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迪拜惊魂(五)

这位走进来的欧亚男子在看到拉杆箱里女人的情况后、对旁边的西装大汉吩咐了几句,没过一会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匆匆走了进来,把那个女人的衣服剪开看了看,转头说道:“伤势很严重,如果不救治的话,恐怕。。。”

欧亚男子大骂了一句“法克尤”之后,跟着狠狠的道:“给我把她治好,她要是死了,你也跟着她陪葬吧!”说着掏出枪来对着天花板一阵“乓乓乓。。。”

一旁的方远山看的是目瞪口呆,随即传来一阵莫名的惊慌感!所谓生死之间有大恐惧,这个长着一副鹰钩鼻的欧亚男人、明显的喜怒无常,把自己小命交付在这样的人手里实在是太不保险了。

那边的琼森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看到旁边两个壮汉的注意力已经被枪声所吸引,当下一双手在背后快速的环绕着,在方远山余光所及下居然神奇的解了开来,不过他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方远山也跟着绷起了肌肉,两只手的拇食两指、捏着尼龙绳的边缘使劲的拽了拽,在没有用太大力的情况下,尼龙绳被他的蛮力居然拉的变长了起来。他感觉到绳子的变化以后赶紧松了开来,万一现在就把绳子扯开、被他们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道是这个医生的医术高明、还是那个欧亚男子的话起了作用!在给那个女子打过一针麻醉后,拿着手术钳的医生从女子的腹部取出一枚子弹头来、“叮”的一声扔进了旁边的托盘里。

又从旁边的包里翻出针线快速的给女子缝合了伤口,接着拿起一粒药丸、搬开女子闭合的嘴巴塞了进去。

“好了应该没什么大事了!”

这位年轻的医生说完抬起白大褂的袖子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珠,显然也心有余悸。

“她什么时候醒?”

“等麻醉过去吧!”

听了医生的话,这位面容阴鹫的欧亚男子抬起手中银灰色的枪朝身后的门指了指,这位医生立刻背起地上的医疗箱、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出去。

“嘿我想我们该谈谈了。”

刚刚转过头的男子听到方远山说出的话,朝一旁的几位大汉问道:“这两个人怎么事?”

“他们两个当时在卫生间里,看到了事情的经过,所以我们就把他们给带来了。”

“那就是没什么用喽?”

“乓”

“啊。。。”

这个神经病一样的男子话刚说完、抬手一枪射在了琼森的小腿上,猝不及防的琼森顿时惨叫出声方远山一看形式不妙,运起蛮力“彭”的一声把尼龙绳给挣断了开来,不等旁边的大汉惊呼出声、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拉了过来。

被他这一拉扯,大汉来不及开枪之下、挥起手中得枪托朝他的脑袋砸了过来,看到枪柄带着一丝凌厉的风声朝自己的脑袋砸了过来,他一偏头让过这一击。

那边的几个大汉反应也是迅速,看到情况不妙赶忙抄起手中得枪支朝他瞄准过来,只要一有射击的机会、估计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打成塞子。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蛮力这时也发挥到了极限,借着一拉之力顺势站了起来,跟着一把掐住了大汉的后脖颈。就算在这样吵杂的时刻里、他都听到了骨节被捏碎的声音。

抵着大汉的身体往前走了两步,这时前面响起了那位喜怒无常的欧亚男子声音,一阵不知道哪国语言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嘭嘭嘭”几声枪响,跟着被他挡在前面的大汉身体一阵抖动,地上随之冒出了大滩的血液。

“艹,真他吗没有人性,自己人都不留手”

被这个欧亚男子残忍的手段吓到的方远山更是不敢松开手,那边的琼森也是忍着大腿的枪伤一把摁住了旁边西装大汉手中得枪支。

在这身死关头也体现出了他身为海豹突击队指挥官的能力,被他解开的绳索快速的在这个大汉的手上绕了几圈然后套在了他的脖子上,跟着松开摁枪的手死命的勒紧绳子。

“乓乓乓”

旁边被方远山牵制住的大汉看到这边情形后,转身连开三枪。琼森松开勒紧的绳子一个翻身把大汉挡在了前面,这个大汉中枪后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法克尤”

看到打死的是自己的同伴,这个大汉顿时破口大骂起来琼森乘机从尸体腰部掏出了一把匕首甩了过去。

“噗嗤”

一声入肉的声响跟着传来,方远山眼角的余光都可以看到大汉不甘的倒了下去,身体还在抽搐着。

没管那边的动静,前面四五个大汉加上那个神经病男子还在前面虎视眈眈着。看到场面快要失控,那个欧亚男子使命的叫喊着,命令开枪。

“啪、乓乓、嘭嘭。。。”

一阵炒豆子的爆响声在空荡的房间里荡着,被他挡在前面的大汉顿时被打成了塞子。躲在后面的方远山见到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咬着牙大吼一声、跟着面前的大汉尸体被他用力一推整个的腾空而起砸了过去,方远山身体前扑、抓住他们视线被干扰的一刻冲了过去。

“啊!”

抓起一个大汉的胳膊把他持枪的手举向天空,“乓”的一声,在他开出一枪之后,抓着他的两只胳膊抡圆了朝前面横扫了过去。

“艹。。。”

被他这状若疯魔的样子吓得半死的欧亚男子、看到他已经杀到了面前,来不及换子弹的情况下、居然转身拉开了身后的门准备逃跑。

七八个大汉被自己人打死两个,琼森又干掉两个,剩下的几个被他那无敌风火轮旋的东倒西歪,见到那个鹰钩鼻男子准备逃跑,方远山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枪当作飞镖砸了过去。

“彭!”

被这个铁坨子砸在后脑勺上,刚刚拉开房门的男子当下一个趔趄扑倒在了地上,方远山走上前抓起他的头发把他拉了进来。

现在外面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形,来的时候身上的零碎都被取了下来。不过这个房间没有监控器,大楼里的人应该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听到琼森在那里“嘶嘶”的抽着冷气,转过头问道:“琼森,你的腿还能不能走了?”

琼森正在用刀子割布条,听到他的话后到:“没有伤到骨头,暂时不要紧。”

看到几个大汉还在哀嚎,想必被砸的不轻,走到旁边对着脖子一人又给了一脚,看到他们彻底的晕了过去才放下心来。转头见手术台上的女人手指动了动,知道她应该快醒了,抬腿走了过去。

(ps:大过年的厚着脸皮要几张推荐票,希望各位读者大大手里有的就投给小弟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