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走了

出了酒店的方远山、心头的阴霾随着天上的阳光好像消失于无形,头看了一眼酒店上方的led灯,转身坐进了车里说:“走吧,去机场。”

看着路边飞速倒退的树影,曾经那些美好的记忆仿佛也随之远去了。单君兰自从那天家以后也杳无音信,发去的信息都石沉大海一样、连个信都没有,好几次想拿起电话拨打过去、想了想还是放了下来。

离开光东的方远山到下海后,电话通知那个贺老板到他的厂里来一趟。那个贺圣仁都给他公司下单子了,想必知道他公司的地址吧!

到了江边小厂,跟老钱打个招呼以后带着几个保镖进了厂里。那个小房间在他离开的几天里竟然装上了一个不小的卫生间,他见了不由诧异道:“巧巧这个丫头速度还挺快的。”

贺圣仁来的速度也非常的快,电话打完没要半小时就来到了厂门口。也不怪他心急,关键那套设备太重要了!

不谈为了这套设备花去的心血,光机器就高达4000万华国币。虽然在公司副总张根健面前表现的很淡然,但心里却始终放不下来。

“老板,外面有几个人找您。”

听到外面老钱的声音后,方远山从铺上坐了起来。走出厂房后、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站在门卫室那里,旁边跟着一个年轻人。

见到方远山过来后,那个男子快步走了过来,老远就伸出手说:“鄙人贺圣仁,久仰方老板的大名,今天才得见,实在是荣幸之至啊”

这个贺圣仁面貌堂堂,一双大手厚重如山,握上去后能明显的感觉到掌心里的老茧,看来是经常干重活的结果。

“贺老板客气了我们去看看机子吧!”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贺总第一面他就非常的有好感,也许是出于他手心的老茧吧!

那套设备他看过了,是德国德玛吉的五轴联动机床,虽然是批量生产的,不过也是价格昂贵,没有个几千万根本拿不下来。而贺圣仁的公司他也做过了解,是一家年产值过亿的私人企业。

就是这么个能算得上成功人士的年轻老板,手却不是如大多数富二代那样的细皮嫩肉、而是粗糙如此,可想而知平时是怎样的为人。

把钥匙拿出来打开了挂车的车门、跟着那位贺总的年轻人首先爬了上去。看到木箱子已经被损坏、这个年轻人就是一怔,走上前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箱盖,只见机器安安静静的躺在了箱子里,上面一圈的薄膜还好好的附着在上面,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随后爬上来的两人也看到了年轻人的动作,旁边的贺总就着外面的光线看到青年人脸色一变,赶忙也走上前看了起来。

看到两人在细细得查看着机器,方远山靠着箱体默默的看着。那位贺总走上前见到机器无恙后,伸出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机器,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激动神情,嘴里呢喃道:“好啊好啊真是太好了。”

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老话说的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套好的设备有时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真的能扭转乾坤。

查看着机器的两人又连忙把另外两个箱子也掀开,等见到里面的机器后、顿时满脸的喜色那位贺总留着年轻人在那里查看机器,走过来笑道:“方老板,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好了”

“也罢,现在说什么感谢的话都是假的。”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道:“方老板,这是你的运费,还希望你不要嫌少。”

接过支票看了一眼:伍佰万。方远山连忙笑道:“贺老板,这个是不是有点多了?”

被姜飞驰公司里人坑了一把的方远山、没想到歪打正着的接了他这么个单子,本来他心里预估的费用在200-300万之间,谁想到这个贺老板这么上路子,一出手就是五百万。

“不多、不多,方老板有路子帮我把这套设备运来,我实在是感激不尽啊!只要方老板不嫌少就行,呵呵”

又客气了几句,看这位贺总的眼光频频朝那边看去,也知道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连忙道:“那贺老板就把车子开去吧!我这里也不留你了”

“那。。。那好吧!”

客气了几句,这位贺总就带着那位年轻人开着挂车离开了。目送着这位贺总离开以后,掏出手机给钱巧巧发了个短信。

“巧巧,我去巴西了,你头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巧巧忙于公司的业务,所以财务早就换人了。现在做财务的是她的同学,一位叫柳柳的女孩。

带着这位公司的财务、到银行里把那张五百万的现金支票存到了公司账户里,之后方远山一行人赶往了机场,买了几张直飞迪拜的头等舱机票。

一天连轴转的方远山,坐在vip候机室里不停的揉着脑门,中午在飞机上吃的一点东西现在也消化完了,问了问阿诺德他们要不要吃,看到他们直摇头,他到旁边的服务区里要了点吃的东西端到旁边的沙发上对付了起来。

“这不是方先生嘛!”

“呃。。。你好!”

看到面前的詹金斯,方远山就感觉世界好小,这位下海希尔顿酒店的执行官见到这位年轻的富豪显然也非常的意外。

打过招呼后问说:“不知道方先生去哪里啊?”

“我去迪拜有点事情。”

这位三十来岁的大女人长得倒是不赖,就是鼻梁太高,还有眼眶太凹陷,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詹金斯听了他的话后,惊讶道:“是嘛!我也去迪拜。”

“呵呵,那实在是太巧了”

跟这位老外眼中的美女聊了会,那边的广播已经在提醒旅客登机了,詹金斯起身说:“登机了,方先生一起走吧!”

“恩”

想到还没有跟单君兰道别,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个短信:我走了,谢谢你给我留下的那些美好忆,也请你原谅我的冲动。

对于单君兰突然之间的冷漠他实在是摸不着头脑,前几天一直想着孔念秋结婚的事情、也没去过多的理会,现在沉下心来才发现单君兰的异样来。

他现在也算明白了,有些事情刻意的去追求、到头来可能就是一场空,而当你放弃时、惊喜却不期然的到来。

飞机在跑道上慢慢的滑行着,渐渐地速度越来越快,跟着猛一抬头冲向了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