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坐在车里的方远山看着酒店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酒店门口的液晶显示屏上不停地滚动着:祝新郎王立成新娘孔念秋新婚快乐永结同心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轰。。。。”

“嘭嘭嘭”

“啪啪啪。。。。。。”

这时酒店门口驶来了四辆新婚的车辆,刚刚停稳、一连串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跟着一对新人下了车,后面的跟着的摄像师不停的闪着灯光。

“你们在车上不用下来了”

推开车门的方远山头叮嘱了一句,走下车时那边的一群人已经围着新郎新娘走进了酒店里,他也抬腿走向了那边。到了酒店里、门口一个标牌上写着:结婚亲友请去往六楼。

站在电梯口的他这时莫名的烦躁了起来,在口袋里到处摸了摸、脑袋一怔才想起自己已经戒烟一年多了,看到过路的男服务员一把拽住说:“有香烟吗?给我一根”

这个手捧托盘的男服务员被他拉的一个趔趄,过头才发现是一个气度非凡的年轻人拽住了自己,等听到他的话后才小声说:“有倒有,不过就是丑烟、怕您抽不惯。”

“没事”

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一根“红双喜”,道了声“谢”后,就着服务员的火点了起来。等这位服务员走远以后才狠狠的吸了一口。

“咳咳。。。”

好久没抽烟的方远山,这一口抽下去顿时大声的咳嗽了起来眼泪都跟着呛了出来,等缓过这口劲后、才后背倚着墙小口的抽了起来。

路过的值班经理样的男子有好几次都想过来让他把烟掐灭,碍于他的气场、以及脸上阴暗的神色,始终都没敢过来打扰他。

一直抽到烟屁股烫手时才发现烟已经没有了,把烟头狠狠的掐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转头看了看电梯伸手按了个6。

到了六楼出了电梯后、门口摆着个办公桌,上面写着:礼台。他摸了摸口袋才发现没有准备礼金。看到还有几个年轻人围在那里给礼金,等人都离开后才走了过去。

收礼金的是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看到他站在门口、问说:“请问先生叫什么名字啊?”

“名字就不用记了,写个同学吧!”

“哦,那你。。。”

可能是临时被抓来当壮丁的,这个小伙子还不习惯直接问礼金,说了半截后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方远山也没让他为难,嘴角咧了咧露出一丝笑容说:“不好意思啊来的匆忙也没准备红包。。。”

这个年轻人顿时郁闷了“你来参加婚礼你说没准备红包,这也太扯了吧?”不过到底是喜事,跟着说道:“没事,来的都是客,心意到了就好!要不您先进去入座?”

本来准备大闹一场的方远山、被这个年轻人的几句话说的冷静了下来。

“是啊!自己算孔念秋的什么人?闹过以后又能怎么样?”

想到这里从上衣口袋掏出了巴西银行的支票本,跟面前收礼金的小伙子要过了笔,刷刷的填了个数字递过去道:“帮我跟念秋道声喜祝他们夫妻百年好合。”说完也没朝身后观礼台那边看、转身走了出去。

礼台后面的年轻人傻傻的看着手里的支票,等见到上面的数字后、顿时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佰陆拾陆万陆仟陆佰陆拾陆。等再三确定数字后,一股贪念从这个年轻人的心头升了起来。

方远山刚刚连名字都没报、只写了个同学,按他的估计很可能是以前男朋友之类的!等再看到他的出手以后更加确定了这点!有几个好朋友在同学婚礼的时候连个面都不露就出手这么大方的?

这个男子是王立成家的亲戚,跟王立成一样、老家并不是这里的。他知道自己这个嫂子家境也并不富裕,并不是有钱人家的闺女,当初还是自己那个表哥死缠烂打之后才同意了这门婚事。

现在突然见到这么一大笔钱的现金支票,他很想据为己有、而且有很大的可能不会被发现。站在那里想了好一会才颓然的坐了下去!

不是他不想要这笔钱,实在是不敢拿啊!这么大笔钱、没人发现也就算了,要是被发现了,那后果不是他能想象的。

在椅子里呆坐了一会才想起来应该跟表嫂说一下,赶忙起身走到了大堂前面的观礼台那里、跟表哥私语了几句,王立成脸色难看的朝旁边妆容精致的孔念秋瞄了几眼。

凤冠霞帔的孔念秋见到王立成的目光后,疑惑的道:“怎么了?”

站起身的王立成脸色阴沉的说:“你跟我来一下。”

三个人顺着礼台旁边的走道来到了屏风后面的司仪准备间,里面的司仪正在拿着演讲稿在准备着,见到他们几个人后说:“怎么了?等下就要开始了,是不是紧张啊?没事的,你们只要保持微笑就行了,别的不用担心。”

“刘司仪你先出去下的,我们说点事情,等会就好了。”

这个被称为司马的司仪,听了王立成的话后也没多问什么,拿着演讲稿出了准备间。见他走了出去,王立成才转过身说:“今天来的那个男的怎么事啊?”

穿着大红色旗袍的孔念秋奇怪道:“什么男人啊?”

“你自己看?”

接过王立成手里的支票后,等见到上面的数字后孔念秋就是一阵眩晕,等再看清上面的笔迹后、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颤抖着嘴唇说:“他人呢?”

收礼金的小年轻听了她的问话后、说:“那个男的放下支票就走了,还说祝你们百年好合。”

大学几年由于距离的关系,高中时的海誓山盟随着时间、空间的拉长变得慢慢淡薄,而对方远山的那丝愧疚也随着王立成的热烈追求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有好几次她都想去跟方远山说声对不起,然而终究是没有成行。她有时候也想给自己找个理由来证明当初的决定并没有错,可是遍数过往的种种、还是自己有愧于他。

捏着手里的支票、孔念秋好像觉得握着一团火似得

把自己结婚的消息告诉包德海、就是想跟他当面说声对不起然而自己却没有考虑到他的心情,一厢情愿的以为他能祝福自己,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张支票。

头上的朱钗坠子随着孔念秋激荡的心情摇摆不定,一旁的王立成见此赶忙说:“算了算了,我们不说他了,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我们出去吧!”

被王立成一提醒、过神来的孔念秋立刻跑向窗口,透过茶色玻璃、正好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弯下腰坐进车里,那个背影是如此的熟悉,此时孔念秋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

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如果这样说不出口

就把遗憾藏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

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啊

从来没有这样要求

怕你难过转身就走

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从此以后

我在这里日夜等待你的消息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无论你在天涯海角

时不时的偶尔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ps:谨以此歌献给曾经逝去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