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一十三章 恭喜

傍晚方远山接到了苏姗的电话,在电话里把相关事宜跟他讲了讲,别的事情他之前已经跟泰勒商量好了,那个新闻发布会也不过走个过场而已。

他在这里漫不经心的跟苏姗聊着发布会现场的一些细节,华国这时已经闹翻天了。就在前两个月,华国最大原铝及氧化铝生产商华国铝业集团,以1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力拓9%的股份,成为力拓第一大股东。

就在3月16日,华铝注资力拓的交易再生波澜。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16日在澳洲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将延长对华铝与力拓交易的审查时间,在原定的30天审查期基础上,再增加90天。

然而2009年3月26日,华国企业在澳投资屡屡遭受延期审查之后,澳方终于传来消息。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明确表示将不反对华铝公司注资力拓的交易,原因是这一交易不会降低全球铁矿石的价格。

这一利好消息刺激的华国企业家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到海外投资矿业。就在这风口浪尖上,企鹅一个弹窗让全国与矿业有关的公司蠢蠢欲动。

“华裔青年企业家方远山于5月22号下午、跟淡水河谷达成一项驻资协议,双方将投入数十亿美金共同开发卡拉加斯成矿区中的南费里斯岭。”

现在的华国还是凌晨五点,大多数上班族还没有起床。等早上上班后听说有一个华国人走在了他们的前面,居然跟淡水河谷这样的跨国巨头合作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到处在谈论着方远山到底是谁?

而绝大部分人都不相信这个人就是他们认识的方远山,只是以为重名重姓而已。有部分认识他的人知道他最近在巴西以后,不由得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了一起。

其中就有包德海跟丁翰墨,首先来电话的还是包大胖。

“干嘛呢?”

“是大胖啊!我还能干嘛,睡觉呗,你也不看看几点。”

“咦不对啊!”听到他现在在睡觉,电话里的包德海显得相当惊奇,顿了顿说:“你不是说在那个什么卡巴海滩买了栋别墅嘛!那边据我了解、美女相当多的,你不出去嗨皮,怎么睡起了大头觉了?”

“美女再多也是别人的菜,跟我何干!”

裹着空调被的方远山翻了个身,嘴里淡淡的了一句。他肯定不会告诉包德海自己现在在海滩的名声很臭,美女看见他都是绕着道走的。当然了,这种情况一般是发生在他带帽猴出去溜达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的。

“小山啊、问你个事情的”

“大胖啊,这不符合你一贯的风格嘛,我发现你最近说话越来越婆婆妈妈的了!”

“滚蛋,我这不是现在上班了嘛,所以说话变得含蓄了一点,到你嘴里怎么就变味了呢?”

“不跟你扯了,问你个正事。我今天上班后、公司里好几个人都跟我说中国青年企业家把巴西的淡水河谷给收购了,然后我一听名字叫方远山,这不考虑你在巴西嘛,而且你最近也发财了,所以。。。”

听了包大胖的话,方远山差点一口吐沫呛死!收。。。购。。。淡水河谷。。。

“你说什么?收购淡水河谷?你脑子被枪打啦!”

“嘿嘿!”

包德海在电话里讪讪的笑了两声才说:“这不是一时激动嘛!也没顾得上看新闻,就听同事跟我讲了,我这就查查电脑。”

“不用查了,没那事。我就是出了几千万美金占个名头,其实跟我屁的关系没有。”

“啊!几千万。。美金。。。”包德海听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几千万美金,差点一口把舌头给咬下来。

包德海怎么说也是一个富二代,初始的震惊过去以后,过神来贱笑着说:“那你现在不就是大老板了嘛!年底我就去巴西吃大户去,你负责大保健的钱。。。”

“。。。”

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接起道:“丁大老板有什么事情啊?”

“几天没见你都跟淡水河谷去谈合作了,下一步你有什么动静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我也好趁着东风捞点油水!”

被丁翰墨打趣了几句,两个人聊了聊国内的时事,等从丁翰墨口中知道自己现在变成名人了后,他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久久不能合拢。

不过还好,国内的人也只是知道了个名字,具体的也不是太清楚。再加上他并不是娱乐明星什么的,所以关注的人相对较少,都是跟矿业这一块有关的。

丁翰墨的电话刚刚挂断,贝听岚也跟着打来了一个电话。看到手机里的名字,方远山的心情很是复杂。

原来从单君兰口中知道她是一个天之骄女以后,对她方远山是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心态的,奈何人算不如天算,转个圈到底还是跟她们家的人接触上了,而且还是非常不愉快的那种。

等从丁翰墨口中知道她的身世后,他就开始对她同情了起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她说点什么,然而双方并没有什么交际圈,他对她也不是太了解,双方就这样慢慢的冷淡了下来。

现在看到她突然打来电话,方远山猜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跟国内的报道有关。她家是做建材这方面的,对于矿业这块肯定非常的关心。

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说:“你好,贝。。。贝听岚,不知道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的?”

据丁翰墨跟他讲,贝听岚也有一个比较狗血的身世。母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后来又娶了个二十来岁的模特后妈,后妈对她还算可以、不过那个后妈的家里人算是攀上高枝了,没事就怂恿着她后妈赶快生个男孩好坐实正统的地位。

后妈不负所望,在贝听岚十五岁的时候又给她添了个弟弟。这下她娘家人算是安心了,所有的亲戚全部被她后妈的枕头风吹上了油水比较多的岗位。

不过她的爸爸能把企业做的这么大,也是有一手的。枕头风是厉害、但还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凡是那些要害部门都没容她娘家人插手。

再加上虎父无犬女,这位长女贝听岚这么出色,在商业上的资质丝毫不输乃父,这就使得她后妈的娘家人越加嫉妒,几次怂恿她后妈让贝伟才立遗嘱。

而他上遇见的那个韩元魁、就是她后妈的哥哥,这就让她夹在中间进退两难了。

“没什么事情,就是听说你现在跟淡水河谷合作开发南费里斯岭,特地打个电话来恭喜你一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