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发布会

听了他的话。慕容婉捂着樱桃小嘴呵呵直乐,过了会才说:“你这个人好逗哦”

“能告诉我为什么刚刚那样说吗?”

方远山疑惑的朝她看了一眼,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你真的要听?”

等见到她点头以后才说:“其实挺狗血的,无非就是前女友嫁人了,新郎不是我而已。”接着把他跟孔念秋的事情跟这位才认识的美女讲了讲,说着说着他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旁边的慕容婉沉默着听他讲完,中间没有插一句嘴,等他讲完停了下来,幽幽道:“每个看似完美的人背后、总有那不愿忆的过往!”

“呃。。。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还沉浸在自己神伤过往中的方远山,听到这位大美女忧郁的口气后,疑惑道:“怎么,你也是前男友嫁人了,新娘不是你?”

“。。。”

就着远处的灯火、看到慕容婉脸上阴晴不定的神色,方远山以为自己猜中了,当下以过来人的口气安慰道:“哎,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什么跟什么啊!谁说我被人家抛弃了,你才被人抛弃了呢!”

听到他安慰的话,慕容婉当下薄怒嗔怨的说到,那妩媚的风情让一旁的方远山看得有点醉了。

愣了愣才过神来,想到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不由长叹了一声:“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噗嗤!”听到他的话、慕容婉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方远山赶忙转过头不看她,心里直叹“要命、要命,!”跟着说道:“你大晚上出来跟个男人坐海边聊天,不怕你男朋友生气啊!”

“什么男朋友啊?”

问了一句慕容婉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再一想他刚刚说的“猪”搞不好就是说的自己哥哥,当下气道:“谁跟你说那是我男朋友啊,他是我哥,我们来度假的”

跟着起身说:“不跟你说了,我去了,你在这里慢慢感慨吧!”

刚刚还要死要活的他,听到这位美女还没有嫁人,不知道怎么又开心了起来也许是好白菜没有都被猪拱了的原因吧!

把剩下的一箱啤酒拎了起来,站起身走了别墅。管家鲍曼看到他脸色不是那么难看了,上来问说:“方先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需要我让她们端上来吗?”

“啊!”

听到鲍曼的话,他才想起来午饭跟晚饭到现在都没吃呢,连忙说:“快快快,我饿死了!”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今天下午淡水河谷全资子公司amza、美国希洛克贵金属有限公司和华裔投资商方远山共同达成一项交易,合资成立一间“新南美合资有限公司”、简称:vvxf。巴西环球电视台为你播报,下面是我们的记者从新闻发布会现场为您发的报道。”

“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艾伯特。新成立的vvxf将全力开发南费里斯岭,其中淡水河谷将出资10亿美金占股百分之五十一,美国希洛克有限公司和华裔自然人方远山共同持股百分之四十九。受金融风暴的影响,巴西今年的失业率持续升高,导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相信受这利好消息的刺激,我国的经济将有所好转。。。”

看着电视里艾伯特的侃侃而谈,方远山笑了笑今天他没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由苏姗代为参加。主要是他受不了发布会时的记者询问,万一到时候他大脑抽筋、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那就有乐子看了。

巴西环球电视台虽然是私人电视台,但是观众却极多、高达百分之八十!这要是说出什么不当言论,不说巴西政府了,民众的口水也分分钟把他给淹没。

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着苏姗这位女强人面带笑容的签字、握手,他就佩服的五体投地。

“瞧瞧,人家苏姗这范,淡定从容,面对记者的问话不疾不徐!说了半天,一句有用的话也没说出来。。。”

“呵呵。。。”

身后走过来的元高阳听了他的话不由笑了出来,跟着认真道:“老板,你的电话。”

现在方远山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臭毛病,接电话的时候都是顺手就接,很少去看电话号码,接过元高阳递过来的手机,放在耳朵边喂道:“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好听的男中音:“我是姜飞驰,设备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你有什么要求的?”

“呃。。。不好意思,上还没问您这批设备在哪里的!”

“设备现在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

听了他的话,电话那头的姜飞驰也郁闷了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自己外甥极力向自己推荐的这位小年轻,虽然信誓旦旦的表示没问题,但他还是不放心。

美国海岸警卫队、没有试过的人是不知道他们的厉害的。各种先进的雷达设备使得进入美国海域的船只无所遁形。任何经警告过后不停船的人、会立即被攻击,而且还是打死勿论。

这样严防死守之下的美国海域,他不认为这位叫方远山的年轻人有办法突破进去,并且能安然无恙的把设备带出来。

不过现在公司半死不活的,再拿不到那批设备的话,公司就只能继续苟延残喘,说不定随时会倒闭,再加上外甥的保证、现在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听了丁翰墨舅舅的话,方远山考虑了一下行程。孔念秋的婚礼在六一,自己从巴西坐飞机去美国加上转道去华国,时间上应该绰绰有余了。

想到这里说:“好吧,就这两天我动身去美国。”

想到彼得的汽车配件,顺手又给他去了个电话。今天才5月22号,自己恐怕要在国内耽搁几天,得提前给他打个招呼。

“喂,布雷先生你好,是这样的,我明天动身去华国,来的时候才能走一趟迪拜,你看怎么样?”

那边的彼得接到他的电话明显非常开心,笑着说:“没问题!我跟家族里的人商量过了,只要你的同伴能把货运来,我们愿意出300万美金。”

电话这头的方远山听了吓一大跳,300万美金换成雷亚尔也有1000万了,这真是一笔高昂的运费。

他不知道的是,大型货轮从巴西到迪拜来一趟都需要两个多月,加上杂七杂八的费用,也要大几百万雷亚尔了。

这个费用只是算得正常情况下,如果遇见了海盗、这个费用将成倍的增加,而且到最后很可能什么也没有。

放下电话的方远山心情难以平复,转过身朝鲍曼道:“帮我在4街区租一个小的仓库,位置稍微偏僻一点。另外帮我准备三张去美国的飞机票,恩、拿我的贵宾卡去买。”

“好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