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一十一章 坚定不移的华国心

送走小玉门罗,刚刚进了屋子茶几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正在擦桌子的雪莉尔走过去把电话拿了过来。

方远山接过电话一看是包德海,连忙接起笑说:“大胖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那边的包德海沉默了一下才说:“想跟你说个事情的。”

听到包德海没有跟往常一样上来就埋汰他,当下也沉下声说:“一世人两兄弟,有什么事就说好了。”

“嗨,你看我,不是什么大事、就是。。。”

“说呗,放心,我的神经一直很强大,你知道的!”

那边的包德海讪笑道:“那个,小山啊,都怪我多嘴。前段时间你不是问过我孔念秋的情况嘛!然后我在同学群里说我跟你还联系,然后。。。”

“大胖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快点说怎么啦!”

“那个。。。我在群里说了跟你还有联系,被尤元亮这个碎嘴的告诉了她,然后她就打电话给我,让我通知你一下,她。。。六一结婚。。。”

“六一结婚,六一、结婚。。。”

后面包德海说了什么他一句没有听见,脑海里全是那句结婚了,念秋她要嫁人了。呆呆的拿着手机,心里纷纷乱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始终在荡着那句:孔念秋要结婚了。

“不对啊!半个月前大胖不是说她还在光东上班嘛!怎么现在就结婚了?”

“喂喂喂,大胖、大胖。”

等听到手机里传来的一阵忙音他才醒悟过来电话已经挂断了顺着他的号码又拨了去,刚刚接通他就嘶吼着问道:“你不是说她在那边工作吗,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

“那个。。。”那边的包德海嗫嚅了几个词才一咬牙说:“那个消息是尤元亮半年前跟我讲的,现在半年过去了。。。”

颓然的放下电话,也没理会身后雪莉尔的问他什么时候开饭的问题,默默的走向了二楼的卧室里,就连攀爬在楼梯扶手上的帽猴都感觉到了他的悲伤,没有上来打扰他。

直直的趴卧在被子上一会,转个身盯着天花板默默的看了起来,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又浮现在了眼前。

“快来追我啊!追上我就嫁给你。”

“方远山你个大笨蛋,为什么把我的信给丢了。”

“哇!快跑,我们就快变成落汤鸡了”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把对方忘记了,谁就是猪。”

想着高中几年的点点滴滴,他的心都快融化了,嘴角不由牵起一丝笑容。跟着又想到了报考志愿时的情景。

“小山,我妈妈让我报考苏大怎么办,我不想跟你分开啊!”

“没事,我过去陪你。”

从那句话以后,两人的联系就越来越少。高中三年由于尽顾着花前月下了,导致他的成绩从年级前二十名下滑到垫底。后来方远山信守承诺的报考到了苏城电大,然而孔念秋的信息却越来越少。

从刚开始的每周一封信,到后来的半个月,直至最后企鹅上传来的一句:我们分手吧

再之后就没有了,那段时间他颓废的厉害。打架、喝酒、泡妞,没钱了就拼命打几份工,赚了钱立马花掉。

看不下去的包德海、有一天在宿舍里逮住他狠狠的锤了他一顿,告诉他:好好的,不要再作了。人活一世,总不可能没有一点坎坷的。感情上也是,谁是谁的谁,没有她孔念秋,你方远山难道还打一辈子光棍不成?

包德海的醍醐灌顶让他脱离了那种自我放纵的境况,可是那种蚀骨的痛苦还是在日夜折磨着他,不过他也没再继续的疯狂下去。

随着时间的漂移,对孔念秋的思念就像融入骨髓一样。大学里几段恋情也是匆匆结束,没有给他留下痕迹。

也许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难忘,孔念秋是他的初恋,也是他长这么大唯一爱过的女孩。

前段时间包德海只是稍微提了一句就让他几天食不知味,现在突然听到她要结婚的消息,给他造成的打击可想而知。

格温多琳上来问了他两次需不需要吃饭,看他呆呆的躺在床上没有反应,无奈的她只能下楼让蕾西热了又冷,冷了又热。

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方远山爬起身走下了楼,到冰柜里拎了两箱啤酒、从花园处走到了海滩边。

月清无云,海滩边不时传来阵阵嬉笑打闹声,找了处没有游人的地方坐了下来,徒手掰开瓶盖拿起酒瓶仰起脖子开始灌了起来。

喝了几瓶以后开始大声的咆哮了起来:“难道你就不能再等等嘛!”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吗?难道我就那么差劲吗?我真的很差劲吗?”

“噗嗤”

“你真的很差劲!”

正在这里自怨自艾的他、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转过头看了过去,见到是早上隔壁的那位大美女邻居。心情很差的他也没顾得上去欣赏美女了,低沉着声音问道:“我真的很差劲吗?”

慕容婉刚刚正在屋子里跑步,透过窗子看到隔壁这位邻居坐在海滩边喝闷酒,不由好奇了起来。

跟哥哥来科帕卡巴纳度假,看到隔壁居然住了位华人,她相当的惊奇。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一般的海滩,被世界旅行者评为全球最值得去往的海滩--科帕卡巴纳,这里的地价丝毫不输国内一线城市黄金地段的别墅。

早上远远的瞄了一眼,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身后站立的应该是保镖。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应该就是那栋别墅的主人。

到屋里问了下哥哥果然没错,这里的海景别墅每栋要价都超过500万美金。关键是这个价格还在日益提高,不出一年等这波金融风暴过去,有钱也买不到。

见到这么个年轻富豪竟然坐在海滩边自斟自饮,好奇之下她不由走了过来。等听到他的话后不由笑了出来。

听到他的话,不由笑道:“怎么说也是同胞、不请我坐下吗?”

“呃。。。这是海滩,沙子很多的,要是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坐下。”

“认识一下,我叫慕容婉。”

看着美女伸过来的手,再听到她的话后,方远山不由楞了一下也不怪他会发愣,男人总是这样、都喜欢总控。对于太主动的女人总是抱着一种戒备感,越是主动的大美女,这种戒备心越强。

不过好歹是在家门口,人家都伸出手了,虽然心情不好,但还是非常认真的到:“你好,我叫方远山,华国人。呃、不是,现在是巴西人了。”

“怎么,你已经移民过来了?”

这位慕容婉不愧她名字里有个“婉”字,整个人显得非常的婉约,从刚刚握手时得触感来判断也是肤如凝脂,这样一位美人跟他主动搭讪,总让他有种荒谬的感觉。

“恩、前几天才下定决心移民过来的。”

跟着又说了句:“不过我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华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