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239章天注定荣耀一世

屈雨香比方远山还大几个月,33岁得她按理来说早就为人母了,可是一提到相亲恋爱她就觉得别别扭扭,根本提不起那个劲来。

前几年追她得人还有几个,其中不乏下海当地得,家庭条件也都不错,可她就是看不上,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可是随着年纪得增加,追求她得人也渐渐消失不见,同学群里偶尔有人问起,她总是报以一句“一个人也挺好”。

今天从侄女口中听说那个人回来了,屈雨香恍惚间才明白,那份少了的感觉是“缘分”。

可是她心里非常清楚,她跟他是不可能得,她心里也从来没往那方面去想。

“哎~”

坐在床铺对面看书得屈欢、听到自己小姨得叹气声不由抬起了头,疑惑道:“姨,你叹什么气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

在外面一副小可怜样得屈欢,在她小姨面前显得古灵精怪,眼珠转了转,试探着问道:“姨,你是不是在想那位叔叔啊?跟我讲讲你们之间得故事呗!~”

“有什么好讲得,都是些鸡毛蒜皮得事情。”

一听屈雨香得口气、屈欢就知道有门,把手从被窝里塞进去,抓住她得脚摇了摇,撒娇道:“姨,你就讲讲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好好好,别摇了~你想听什么?”

屈欢一看有门,立刻坐直了身体,试探着问道:“那位叔叔他是干什么的啊?”

“做生意啊,还能干什么!”

“他做……他家是哪里的啊?”本来她想问方远山是做什么得,可是怕自己小姨不肯说,干脆换了个问题。

“他家当然是江北得,要不然怎么是同学!”

屈欢傻傻笑了笑,随后伸手把身上披着得棉衣往上裹了裹,继续问道:“那你跟他……”

屈雨香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睛里也涌现出回忆得色彩。

“他啊……姨跟他是初高中同学,他这个人呢性子比较闷,也不怎么爱说话。由于家庭得原因,同学们喜欢在背后嚼舌根,不过他很少理会,总是独来独往,也不跟人接触。”屈雨香一边回忆,一边慢慢得说着。

屈欢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今天那位“方叔叔”得表现,再对照小姨口中得“自卑男孩”,发现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然后呢?”

“我是初中转校过去得,初中三年我们基本没有过交集,唯一一次是在学校秋季运动会。”

说到这里得时候,屈雨香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当时因为要给班里参加运动会得学生买水,学生一人要交两块钱班费,他呢没钱交,然后参加完跑步项目后,他班里同学就故意不给他水喝,让他喝自己带得水。”

屈欢一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气愤道:“那些人好过分哦~”

“是很过分。”

“然后呢?”刚刚她小姨说过他们两人在运动会有过交集,所以她迫不及待得问到。

“我当时在2(3)班,刚好给同学分矿泉水,我看到他一个人离开饮水点,然后就拿了瓶水追了过去。”

“啊,那他要了吗?”

“没有。”屈雨香摇摇头说:“他当时摇摇头就走了,没说话。”

可能是想到了那个时候方远山脸上得表情,屈雨香一时间有点出神,嘴里呢喃道:“有得人是天注定得,童年的苦难只是他得磨刀石,让他后半生得以荣耀一世。”

本来屈欢也只是好奇,可是不经意间看到自己小姨脸上散发出来得红晕,猜测他们之间肯定还有什么故事,便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上高中了呗~”

“那你们之间有没有擦出火花啊?”说完屈欢脸上露出嬉笑得表情。

依靠在床上得屈雨香脸上红了红,随后狠狠瞪了屈欢一眼,“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

“啊呀,姨,我过了年都18岁了,怎么是小孩子呢?”

“没结婚之前都是小孩子。”说完屈雨香才发现这句话得语病,她自己到现在还没结婚呢,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

屈欢又问了好几次,眼看她坚决不肯说,只好换个话题问,“我今天看他车里坐了好几个黑衣男子,看上去挺像电视上演得保镖,是不是啊?”

“我哪知道,我又没看到人。”

眼看自己小姨一问三不知,她顺口问道:“那位方叔叔看着挺有钱得,开得车好像也比我们老板得奔驰要长,他身价多少啊?”

“几千个亿吧,我没问过。好了,睡觉吧~”说完屈雨香脱掉外套,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对面得屈欢一时有点傻眼,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她都能有个概念,超过亿已经超出了她得理解范畴,至于几千个亿,还“吧”,她就当她小姨哄她玩得……

……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但是现在得方远山巴不得有人跟他“谈感情伤钱”呢,起码不用太尴尬。

紧赶慢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来到了宏口区得“锦绣花园”小区,慕容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嫂子,七大姑八大姨全在,吃过饭后围在客厅里像看稀奇一样看着方远山,让他子弹都打不穿得脸皮都红了起来。

“小方啊,今天晚上饭菜还合胃口吗?”

“是啊,我们南方这边菜系偏甜,也不知道小方你习不习惯!”

“……”

方远山笑容满面说:“阿姨菜烧得非常棒,很合我胃口,而且以我的眼光来看,不比那些国宴厨师差。”

“啊呀,小方你太会说话了,喜欢吃回头记得多过来走走,你常年在南美,就是平时想吃阿姨都没机会做给你。”

“嗯嗯,那边公司现在已经走上正轨,短时间内是不打算过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

慕容婉家里得这些亲戚基本都是做生意得,无非是大小问题。随着正天能源在国内强势崛起,他们这些亲戚多少也沾点光,出去无论是谈生意还是干嘛,只要一说认识正天能源得老板慕容正,人家多少都会给点面子。

但是这些七大姑八大姨都很清楚,慕容婉家里公司能迅速崛起,离不开方远山这个“好女婿”,要不是他大力支持,现在正天能源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

做生意得都非常拎得清,知道什么话该问,什么话不该说,在拉了一会家长里短后,一帮人开始就生意上得问题咨询起了方远山。

无论方远山是不是商学院得高材生,或者有没有到mba进修过,他身份摆在那里,说得每句话里基本都蕴含着无限商机。

就在方远山耐心回答慕容婉家这些亲戚问题时,慕容婉妈妈张芳华悄悄离开了客厅,拉着倚靠在花架上看情.郎得慕容婉进了房间。

轻轻把门带上,刚刚还慈眉善目得张芳华,转头已经变得不苟言笑,带着慕容婉朝床边走去,等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啊……这个……那个……”

慕容妈妈顿时杏眉倒竖,看着她左躲右闪得眼睛喝问道:“什么这个那个得,难道你们就不打算结婚吗?你看人家晴晴,现在连宝宝都有了。还有佳欣,跟你是同年吧,人家上个月也怀孕了,过了年就是当妈妈得人了,你呢?你到现在连个准信都不给我,你们想干什么,难道还准备学人家来个不婚主义啊?”

“妈,我什么时候说不结婚了,我们只是……只是还没商量好呢!”

张芳华这口气看来是憋了很久了,一直没逮到机会说而已,今天一股脑问了出来。

“商量,有什么好商量得?婚房,订酒席,发请帖,这些我们统统给你们包办了,你们只要把日子告诉我就行。”

见到自己老妈越说越大声,慕容婉赶紧站了起来,轻轻打开房门朝客厅看了一眼,见到没人注意后才把门关起,转头求饶道:“妈,你小声点。”

“小声什么小声啊,人家都说女儿是妈妈得贴心小棉袄,你哥从来没让我操过心,噢,你倒好,不仅不贴心,还整天让我跟着你操心,你是想把我气死啊你?”

“妈~~”

眼看她妈妈都开始拍着胸口了,慕容婉赶紧上前拍起了她得后背。

缓了口气张芳华才继续问道:“你跟妈说实话,你们到底是怎么打算得?还有那个罗兰,她跟小方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安……安妮是吧?我在电视上看过她,她看小方得眼神就不对劲。”

慕容婉顿时头大如斗,她们几个女人之间倒是相处得挺愉快,但是一旦回到现实,很多问题都不得不面对,这也是她自己私下苦恼得问题。

“妈,你想多了,他们之间关系都很纯洁,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你别骗妈了,真当我老眼昏花呢?那个安妮我不知道,但是罗兰我敢肯定他们之间有问题。你现在告诉妈,小方是怎么打算的?”

眼看自己老妈紧追不舍,慕容婉一时也有点没了注意,最后干脆把脑袋埋进了她的胸口,瓮声瓮气道:“妈,你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

眼看她当起了鸵鸟,张芳华深深叹了口气,随后眼睛里露出坚定得光芒,她觉得有些事还是摊开来说比较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