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223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哇哦,漂亮,丽贝卡还是这么彪悍,我喜欢。”

场地上面对丽贝卡这来势汹汹的一拳,那个叫塔特尔的男子不慌不忙,一个后摆腿对着她的拳头蹬了过去。

“嘭~”

势大力沉的一拳砸在对方脚底板发出声巨响,两个人同时后退了两步,随后就是贴身短打了。

“嘭嘭嘭~”

以快打快,能被选到集团来参加大汇演的没几个庸手,这个塔特尔自然也有两下子,面对丽贝卡的强攻,他见招拆招,丝毫不落下风。

“没想到这个家伙也有两手,他是从哪边过来的,我怎么没看过他?”

“好像是智利吧,之前在厄瓜多尔那边时我见过他,手下确实有两下子。”

就在说着的时候,丽贝卡的右腿突然被那个塔特尔给抱住了,众人心里一紧,知道她危险了。

没想到还不等别人发出“吁”声,呈金鸡独立状的丽贝卡,一个弹跳左腿对着对方脑袋抽了过去,那个塔特尔要么放手,要么硬挨一下。

面对这凌厉的一脚,塔特尔选择了放手,然而还不等他后退,丽贝卡的右腿竟然凌空蹬了出去。

“嘭”的一声,塔特尔顿时成了滚地葫芦,翻滚出去两三圈,刚想一个乌龙绞柱站起来、翻滚出去的丽贝卡冲上去一个铲腿蹬在了他的小腹,直接把他蹬出了场外。

“噢噢噢,塔特尔,你输了……”

“哈哈哈……”

“嘿嘿,体操小王子,你抱得美人归的愿望是落空了~”

训练垫外面的塔特尔有点懊恼,显然正像他们说的一样,被美人踢出局心情能好才怪!

这边在比格斗,那边从各个分部过来的狙击手、通讯专家也都在找人比划比划,毕竟这种机会实在是不多。

……

今天的巴西来了很多人,有过来冷眼旁观得、看笑话得、看稀奇得,不一而足,在这些人里,还有些身份特殊的人士--过来准备干掉方远山得。

这些人基本都是杀手,有在杀手界名扬四海得,有默默无闻但实力惊人得,还有些则干脆是敌对势力派出得军方人员乔装得。

此时在法属圭亚那的边境城市“圣乔治”,一伙人正在紧锣密鼓的策划着刺杀方远山。

“你们瞧,他的庄园在这个位置,根据计算,一月一号早上他会提前半个小时出发,一共有两条路,要么从商业区那边穿过去,要么从拉各亚那边的公墓走,不过我有90%的把握他从公墓那边走,因为那边早上不会堵车,赫德森你到时候就潜伏在披萨店的顶部等着就行。”

“万一他不走公墓那边走呢?”

“不会的,他肯定走那边走。嗯,不过为了防止万一,奥帕你提前把c区路口的消防管道破坏、造成堵车,他到时候不走也得走。”

布置任务的是个白人男子,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子,在说话的时候双眼里射.出道道精光。

“记住,这个人手段诡异,而且会华国功夫,你们千万不要掉以轻心,特别是赫德森,如果不成功的话一定要立刻离开那里,不要试图开第二枪,明白没有?”

“我们知道了,头~”

“那就出发吧。”

这个白人男子看着周围的同伴收拾东西,他单独走到了旁边,掏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西尼尔先生,我们已经准备出发了,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隔着电话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定给我.干掉他,钱不是问题。”

“当然,我们会尽力的。”这个白人男子嘴角肌肉抽.搐了一下,面色复杂的挂断了电话。

说实话,对于前来刺杀方远山,这个白人男子心里还是非常恐惧的,不过老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可以让人忘记恐惧,让人拿起手中的枪干些平时不想干、不敢干的事情。

一个人站在那里想了会细节,觉得没什么纰漏了,这个白人男子才跟着一起收拾了起来。

与此同时,跟这个白人男子干着同样勾当的人,出没在圣保罗、里约、米纳斯吉拉斯,在这些人中有个叫“修”的家伙可能是所有前来刺杀方远山的人中、唯一一个抱着必胜信念的家伙。

这个世界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在地下世界里,关于“修”这个人的传说挺多的,有说他是亚洲人,有说他是美国人,还有的说他是中东人。

至于性别也是同样,有的人信誓旦旦说他说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有的说他是个长相妖冶的女人,但大多数的人都称他为“魔鬼”。

此时这个“魔鬼”就在科帕卡巴纳的商业a区其中的一栋写字楼里。

……

“康玛先生,这一层是整栋大楼里目前唯一对外出租的,如果你想租的话还请尽早。”

业委会的工作人员顺手把钥匙放在了桌上,然后摊开怀里的文件开始讲述起租售这栋房产所需要的材料。

站在工作人员背后的康玛先生,看面相三十五六岁,胖胖的脸上蓄满了络腮胡子,唯一不协调的就是他的身材,看起来好像有点瘦弱,跟他脸型不相符。

这个络腮胡男人手指在裤兜里拨.弄了一下,那位房产工作人员走到旁边接起了电话,而这个男人掏出一个盒子,把桌上的房子钥匙在盒里的印泥上按了一下。

等那位工作人员一脸疑惑的走过来后,这个络腮胡男人点点头道:“好得,我知道了,明天傍晚之前我打电话给你,在这期间还希望你不要带其他人过来看房子。”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之后同时下了楼。

目送着业委会的人离开后、这个男子立刻转身进了大楼,徒步从消防通道往上爬去,在半道上拎了个硕大的包裹,举重若轻的朝楼上快速走去。

来到之前那栋租售的楼层时、这个络腮胡男人从包裹里掏出了工具,蹲在地上捣鼓了起来,没过一会就复刻出一把多边菱形钥匙。

大摇大摆的从消防通道里走出来,来到门边重新打开了门,一闪身、在实时监控拍到他之前进了房子。

房子里除了一个柜子外,其余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这个男子根本不在乎,背着大包快速走到窗台边,斜对面正是远山集团总部大楼的16层。

从包里掏出望远镜看了一眼,那边顶层办公室里除了有一名秘书在收拾东西外,没有别的人在。

把望远镜放下之后、这个男子解开大包,从里面拿出了各种工具,还有一大股绳子。

组装、架设,来到窗户边的时候三两下就把整扇玻璃给卸了下来,之后从地上拿起个火箭筒一样的东西架在了窗台上,调整了一下方位后、他抬起手腕看了看。

就在这个时候时针刚好指向下午三.点钟,大楼下方突然响起烟花的声音。

“嘭、啪~”

就在这个时候,络腮胡男人手中的火箭筒发出“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的绳子一股脑的窜向了近百米外的远山集团大楼天台。

几秒钟后钢勾挂在了远山集团天台上,这个男子从包里拿出两瓶药剂,又拿了个护目镜戴了起来,之后栓上保险绳后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靠着楼层间的落差,这个男子顺利的滑到了远山集团大楼顶部,不过这个男子却没有上天台,而是沿着天台落了下去,停在了总裁办公室的外面。

从怀里掏出了带来的瓶瓶罐罐,沿着整扇玻璃小心的撒了上去,等透明的液体淋满玻璃后、这个男子又沿路返回。

整个过程可谓是行云流水,哪怕是方远山看见了也不得不说一声高手。

……

此时的方远山已经到了七区,正在大礼堂里给南安部参加大汇演的士兵开动员大会。

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台上的方远山脸上满是笑意。

“长篇大论我不去说了,相信大家该了解的也了解了。你们是职业军人,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们的军事素养,但是在这里我要通知大家一件事,就在来的路上我接到了几个电话,有多**事部门将会派出代表来参加我们的大汇演,我也同意了。”

“什么,其余的国家要来?他们来干什么?”

“是啊,这是我们南安部自己的事情,别的国家来凑什么热闹?”

“要我看还是这个直播惹的祸,搞不好是别的国家想在全世界观众面前让老板下不来台。”

听到方远山的话,下面一千多号参战选手全部议论纷纷,前段时间在阿根廷领海发生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不出意外两者肯定有瓜葛。

“老板,灭了他们。”

“对,把他们打回去。”

“老板您放心,我们一定不给你丢人。”

看到下面群情汹涌的样子,主.席台上的方远山伸手压了压,面带笑容道:“老板我从不怕战斗,从我来到巴西后没多久就开始跟人斗了,有政府,有地痞无赖,有家族势力,有流氓帮.派,有跨国组织,甚至其中不乏国家势力,但我从来不怕,为什么?我们华国有句话叫,与人斗其乐无穷。”

顿了一下道:“今天这句话我把它送给你们,不要怕,尽管去斗,老板就在你们身后。”

“老板您放心,要是输给那些兔崽子,回头你枪毙我们。”

“对,要是枪王之王的称号被别的国家军队拿走了,您尽管枪毙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勇者无惧”,下面的士兵一下站了起来,齐声呐喊道:勇者无惧……勇者无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