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212章 死到临头

“当时我用大.鸟顶着裤子,就像这样凸出来一块,那个家伙以为我裤子里的是枪,啊哈哈……伦道夫,你都不知道,那个家伙当时吓得就尿裤子了。”

坐在男人旁边的女郎,右手伸过去摸了一把,脸上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眼睛里也跟着媚眼如丝,好像被他“大鸟”所征服的样子。

这个说话的男人哈哈笑道:“宝贝,今天晚上让你试试我另一支深藏不露的枪,它是男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枪。”

在这个男人对面,那个被叫做伦道夫的男人,留着光秃秃的脑袋,12月份的天气里,他上身仅仅穿了一件体恤还有件单薄的皮衣,外露的手指、手背,脖子上到处都是刺青,看起来异常狰狞。

接过身旁女郎端过来的酒抿了一口,等放下后说道:“马赛拉,上个月我有一批货被你们缉私局的人吃了,你知道是哪个家伙吗?”

正在跟身旁女郎调情的男人,听到伦道夫得话,把手从女郎抹胸里抽了出来,抹了一下嘴唇上浓密的八字胡说:“这件事我帮你问过了,应该不是我的人干得。”

就在说话的功夫,这个叫马赛拉的男人,腰间不经意闪过的警徽出卖了他的身份。

还想再说点什么的伦道夫,楼梯处快步走过来一个彪形大汉,凑过来附耳说了几句后朝楼梯处那边看了一眼。

那边楼梯口处站了两个男人,在这个长着鹰钩鼻的伦道夫看过去得时候,其中那个亚籍男子也正好扭过了头。

作为sk-12的老大,伦道夫识人无数,有帮.派份子,商界精英,政坛大佬,各种各样,什么人都有,然而他却看不出楼梯口那个亚籍男子什么来头。

身材不胖不瘦,脸上没什么“标记”,以他毒辣的眼光看来,对方也不是混南特的。

因为伦道夫有一项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只要看过对方一眼,哪怕三五个月后他都能认出对方,但是他很肯定自己从来都没见过对方。

轻轻点头,示意那边的人放他们过来。

楼梯口的方远山一步步朝这边走来,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伦道夫,一直走到他的对面,就这么旁若无人坐了下去。

“啊~”

沙发上的几个女郎被他挤到了一遍,嘴里发出一声惊呼,那个腰里别警徽的男人更是眉头连连直皱。

伦道夫身体往前倾了倾,一副好奇的样子仔细打量着方远山的脸,抬头示意了一下道:”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伦道夫・萨拉长什么样。”

“哈哈哈……”

听到方远山的话,周围一圈人全部哈哈大笑了起来,留着八字胡的马赛拉更是打趣道:“萨拉老大,南特居然还有人不知道你长什么样,我觉得你明天应该去打个广告,把自己脸印在广告牌上。”

说完之后、马赛拉自己先笑了起来。

对于他的笑话,伦道夫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眼神阴鸠的打量了一下他,吓得对面男人立刻止住了笑声。

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周围男女闭嘴后,伦道夫盯着方远山地眼睛,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上嘴唇,似笑非笑道:“现在人也看过了,你打算怎么办?”

就在他说着的时候,最上层隔断里伸出了很多枪口,暗暗瞄准了坐在沙发里的方远山。

方远山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一下变得暴戾了起来,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道:“黑涩会永远都只是黑涩会,他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流。”

见到方远山沉稳的气质,对面伦道夫心里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劲,脸色阴沉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水晶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名女郎赶忙帮他拿了起来,伦道夫・萨拉接过来看了一眼,脸上满是疑惑的神情,贴到耳边喂到:“怎么啦?”

“老大,不好了,我们被人偷袭了,啊……”

“乓、乓……”

“咔嚓~”

随着通话的结束,握着手机的伦道夫・萨拉脸色变得阴晴不定,猛然伸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银灰色的手枪,指着对面的方远山恶狠狠道:“说,是不是你干得?”

站在方远山身后的保镖刚刚要动手、脑袋同时被数把手枪指住。

“我建议你到窗口边看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把枪放下。”

看着方远山冷静到可怕的表情,伦道夫・萨拉心头一阵“突突”狂跳,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人,一名持枪男子立刻朝窗口走去,身子贴着墙壁,用枪管小心拨开窗帘一角。

就这一眼吓得那名手下差点没把枪给扔掉,只见往常这个时候热闹无比的8号大街,此时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有的只是关掉警灯的防爆车,还有全副武装的士兵。

“老大,我们被包围了。”

“什么?”

本来还直勾勾盯着方远山得伦道夫・萨拉,只听这一句就吓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窗口。

“你瞧~”

当伦道夫・萨拉从窗帘一角看到外面情形后,差点没晕死过去,缓缓把窗帘一角放下后,转头以俯视的角度朝一楼大厅看去。

这一眼又让他眼前发黑,只见本来喧嚣热闹的一楼大厅,此时只剩下了大猫小猫三两只,那些舞池中间的脱衣舞女郎尽管还在卖力的表演着,可是她们的观众已经没有了。

“说,你他么到底是谁?要是不说的话,劳资他么一枪毙了你。”

“啪啪啪……”

沙发上的方远山拍着手站了起来,嗤笑道:“不愧是sk-12的老大,果然有几分胆色,死到临头了居然不想着摇尾乞怜,还有时间在这里威胁我,佩服佩服……”

“你……”

伦道夫・萨拉有心想扣下扳机,但是他不敢,纵横南特十数年,虽然手下成员越来越多,但他也越来越怕死。

他在瑞银有上亿欧元的资产,他在南特、巴里、图尔、波尔多有多达数十名的情.妇,他还没享受够,所以他非常的怕死。

脑海里仔细回想了一下最近自己做过的事情。

贩.毒?那都是街头烂仔做的事,跟他萨拉没任何关系。

拐卖妇女?他们sk-12还需要拐卖吗?有的是缺钱的女人供他们驱使。

贩卖军火?别搞笑了,现在那东西有毒.品利润大?就算是有机会伦道夫・萨拉也不会碰的,那是政府容忍他的最后底线。

想过来想过去他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取死之道,但是现在要是跟军队顽抗到底,下场很可能是当场击毙,连他么走法院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对方有什么把柄?无非就是非法持有枪支,大不了交罚款、赎金,还能怎么样?

想通这一点,伦道夫・萨拉很光棍的把手中枪支扔在地上,同时也命令自己手下放开方远山的保镖。

“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哪里的,军队?秘密警察?内务部?”

沙发上的方远山还是那副样子,冷冷的看着他,好一会才问道:“告诉我,是谁去骚扰库埃龙56号住户的?”

“库埃龙56号?”

伦道夫・萨拉脑海里急速思考着,好一会脑海里才灵光一闪,疑问道:“你说的是卢瓦尔河边那家?”

见到方远山嘴角上.翘,他急忙说道:“嘿,您听我说,那件事只是个误会,我确实是看上她的手镯了,不过我只是想花钱买下来。”

“哦,准备花多少钱?”

方远山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一方帮.派头子,还有一方孤儿寡母,这样的情况下,有几个人愿意花大价钱去买?

“这个嘛……”

见到方远山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伦道夫・萨拉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装作一副肉痛的表情道:“只要您放了我,我愿意出一百万欧元……不,两百万欧元。”

“噢~”

“五百万,我愿意出五百万。”

“噢?”

“一千万!我萨拉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了,只要您放了我,今天所有经费我全出了,另外私人给您一千万欧元。”看着下面大厅里鱼贯而入的军警,伦道夫・萨拉急切道。

“怪不得一个个都喜欢混嘿呢,原来这么有钱。”

听到方远山的话,站在身后的保镖脸上露出了笑容。

楼下全副武装的军警手持盾牌一步步朝上面逼近,一声声“安全”、“安全”在重金属音乐声中显得清晰可辨。

当看到楼上的人已经丢掉武器后,军警蜂拥着朝楼上冲来,很快控制了场面。包括伦道夫・萨拉这个南特最大的黑涩会头子,全部被毫不留情的撂翻在地。

“嘿,松开我,我是警察,我只是过来执行任务的……”那名一块被缴械的八字胡男人,在地上来回扭动着。

“咔嚓~”

“啊……”

这些军警哪管他是什么人,一个剪刀手下去,他顿时哭爹喊娘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正统西服,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青年男子从楼下走了上来,赫然是达索集团少东家-汤姆逊・达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