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零六章 绘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到镇上找了家戴尔电脑专卖店,花了3000雷亚尔买了台顶配的,又花了几百块装了款功能强大的正版制图软件。

买了几个最大毫安的移动充电器,把电全部充满以后,找了家卖西式早点的、几个人大吃了一顿,之后又再次杀了南费里斯岭。

开车路过北岭时,看到下面深达几百米的露天矿坑以及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影时,方远山一阵惊悚

“他吗的,cvrd太尼玛疯狂了!这不就跟南非的血钻事件差不多嘛,只不过他们付钱多一些而已”

听到他的感慨,旁边的洛克接口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些矿坑在开山以后,好多大型的运输设备根本就下不去,只能以人力运输。”

“不过现在条件比以前好多了,现在都有转送带,只要搬上传送带就可以了。早些年都是靠人力搬运的,那时候经常出现大规模的死伤事件,一块石头搬运到半路上滚落下去,一次就能砸死好多人。”

听到洛克的话方远山震惊了,这不就是巴西的“血矿”吗?

跟着疑惑的问到:“我记得大型传送带很早以前就用于工业生产了啊!淡水河谷怎么不用啊?”

“嘿老板你想啊!传送带要电吧?以前这里可比现在荒凉多了,哪里来的电力啊,只能靠发电了!柴油加机器的损耗,费用是很高的!”

“巴西早些年经济萎缩,好多人都失业没有活干,只能来开山了。反正工资就那么多,你不干有人干后来导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开矿成本不断的提高,美国钢铁公司一看不赚钱、立马就把那些股份低价甩卖给了淡水河谷。”

“哇靠,我说美国钢铁公司怎么会把这个下金蛋的母鸡给卖了呢,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些弯弯绕啊”

“所以说资本家从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老板你可千万别有代入感啊!”

看到洛克急忙又跟了一句,方远山笑了笑没说话。本来他以为开矿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无非就是钻孔开山、然后由机械臂挖掘、传送带运输。可是见到北岭的情形后他被震撼了,没想到21世纪的今天、还有人在以最原始的方法开山。

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影、以及像巨龙一样延伸到最底下的巨大传送带都颠覆了他的常识。

以他的眼力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最上层的情形,那些人肩背手抬撬棍撬,使出各种办法把巨大的石块弄上传送带。

再想到南费里斯岭今后的情形,方远山浑身打了个哆嗦自己今后的财富是建立在这些人得血汗上的?想到这个问题他就有点不寒而栗!

也许不了解的人会说他矫情,但是在亲眼见过北岭的情形后,相信会有很多人跟他有同样的感受的。这已经无关道德了,纯粹是作为一个同类的怜悯之情。

看到方远山阴沉的脸色,身旁的洛克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笑着说:“嗨、老板,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毕竟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们现在的工作环境其实还是不错的。”

“你别看他们挺辛苦的,但工资却是全巴西最高的。而且现在有劳工部在监督者,像以前血矿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不然你也见不到这么多人。要知道巴西是一个喜欢享受的国度,既然这里还有这么多人,证明他们喜欢这份工作,老板你觉得呢?”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

“咦,不对啊!洛克你什么时候讲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了?”

“。。。。。。”

看到洛克一副无语的样子,方远山顿时哈哈笑了起来从看到北岭情形后就一直阴郁的心情也好受了很多。

这辆从机场租来的“陆地巡洋舰”全时四驱越野车、性能还是不错的,在坑洼不平的水泥路上表现相当优越,除了过太大的水坑时会有颠簸外,别的都是一跃而过,时速保持在了70迈以上

等再次赶到南费里斯岭时已经快中午了,就在车里解决了午饭。吃过饭还是让他们在车里等着自己,方远山拿着电脑和移动电源、独自一人沿着7、8公里长的丘陵地带行走了起来。

按照脑海里的地形图在电脑上绘制着地层走向,走走停停、有时候因为绘图软件的限制甚至需要以文字来作标注。

看到好多地方的形状都显示出灰黑色、没有那种铁矿岩特有的性质,方远山就是一阵无奈。他的探测深度只有50米,而按照露天矿石的标准来算,从地表到地下300米都算露天。。。

从中午搞到晚上接近6点多钟才算走完了南费里斯岭,地脉图也仅仅绘制出26张,其余的地方都呈现出灰黑色,表示只是普通的岩石层,他也没去绘制。

看着电脑里的地形图、方远山拍了拍电脑满意的笑了有了这些地形图,起码对南费里斯岭有了个初步的了解,不然几千万美元投进去、他实在是不放心,万一被泰勒这个老混蛋骗了,到时候有合同的牵制,他连反悔都找不到地去。

“走!我们圣路易斯。”

在这座马拉尼昂北部最大的镇上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又赶了里约。刚下飞机手机里传来了一阵短消息的提示音,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巴西银行的金卡收到了一笔境外转账:4万雷亚尔。

看着手机上的数字、方远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难受,好像被人抽了几个大嘴巴子。跟那个韩元魁要八万块只是因为他的嘴太臭,所以故意要了那么个高价。现在贝听岚真的汇来了八万,顿时让他难堪至极

“呵呵,好好好,你们可真够可以的!”

“钱多是吧!行,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有钱也不是万能的。”恨恨的发了通牢骚,电话又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号码,放下手机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庞,然后才抓起了手机道:“丁大老板您有什么指示的,尽管说!只要我办得到的,决不推辞。”

“哎呦,你小子现在成大老板了,这口气也不一样了!”

听了丁翰墨得话,方远山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子也往后靠了靠,贱笑说:“什么老板不老板的,混口饭吃而已,在你丁大老板面前怎么敢称老板啊!”

“切,又不跟你借钱,不用跟我哭穷。”

“好了,不说那个了。问你个事的,今天早上贝听岚那个丫头跟我要你的银行卡号,不知道怎么事的,方便说一下原因吗?”

考虑了一下,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跟丁翰墨讲了讲,那边的丁翰墨听完以后跟着说:“你别怪岚岚,这事肯定不是她决定的。”

本来以自嘲的口气讲完事情的经过后,也没指望丁翰墨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么个答。

“哦,此话怎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