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98章 好日子过多了

“慕容婉小.姐,我们已经向你提出多次严正交涉,如果你还是拒不履行的话,所发生的一切后果全部由你承担。”

现在的日本外务司司长秋田鸿光,相比于五月份来说,底气增长了一大截。

当初第一次交谈的时候,对面的女人一直拿那个人压势,使得他不能、也不敢把事情做绝了。

但随着接触的深入,他发现这个女人完全就是在虚张声势,那个人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甚至连她本人都被人从香江逼回了国内。

一个玩手机,一个织毛衣,一个喝咖啡,唯一正经一点的慕容婉也不时探头和那个玩手机的女孩说笑两句,对于秋田鸿光的威胁毫不在意。

“慕容小.姐,如果你还是坚持的话,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了。”

慕容婉朝二楼看了眼,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坐在二楼靠栏杆的地方,两个肩膀连连耸动,跟饿死鬼一样在拼命吃饭呢。

“慕容小.姐、慕容小.姐……”

“啊,噢~什么事?”

见到她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直在跟进这件案子的日本外交部代表田中纪子,一张俏.脸布满了寒霜。

要知道这件事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日本政府在关注了,此时民间的呼声也越来越高,都是希望政府能追索回这批藏宝。

“慕容小.姐,我现在郑重向你说明,这批藏宝必须在月底之前移交给我方,超过时限,发生的一切后果皆由你来承担。”

“噢,我知道了,还有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样子、田中纪子就气得牙痒痒,要是现在在日本的话,她一定会大嘴巴扇上去的。

看到她眼中闪过的利芒,慕容婉朝二楼那边斜斜瞥了一眼,当见到他终于放下筷子后、心里舒了口气,同时气得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你说你什么时候吃饭不行,非得赶着恶客上门的时候喊肚子饿?害得她还要再忍受一下对方的骚扰。

正在织毛衣的罗兰此时抬起了头,朝她看了一眼说:“你可以不用为难自己的。”

看到罗兰那双能勾起男人心底最深处**的双眼,慕容婉怔了怔,暗自道:是啊,他都回来了,我还跟着敷衍个什么劲?”

想到这里、慕容婉刚刚面带微笑的脸庞,转眼就变得气呼呼了,冲楼上喊道:“你再不来我可生气啦。”

“好啦好啦,这就来。”

楼上的方远山说着话、端起水杯灌了一口,随手拉了张餐巾纸抹了下嘴巴,冲柯以泰笑道:“老柯啊,你慢慢喝,我先把这些人拾掇了。”

“哈哈,方爷出马、一个顶俩,我等你回来继续喝。”

就在跟柯以泰笑着的时候,转身时就跟换脸了一样,瞬间变得面无表情,朝楼梯口那边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矗立在楼梯口的李富贵、瓮声瓮气喊道:“老板~”

这一声“老板”不仅客厅里的慕容婉等人清晰可辨,连偏厅那边被叫过来的各国使臣还有一块来的随行都跟着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一米七五的个子,齐眉短发,黑色风衣,条纹衬衫,黑色西裤,锃亮的皮鞋踩在楼梯踏步上发出“噔噔噔”的声音。

也许是现在皮肤比过去白了很多,再加上他消失在大众视野里的时间长了,客厅里浩浩荡荡数十号人竟然没有一个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不过第一眼认不出,不代表第二眼就认不出,方远山的形象早已经成为很多人的梦噩了,想到他很多人连做梦的时候都能惊醒过来。

没理偏厅那帮人,从楼上下来的方远山、直直朝着客厅走过来,然后也不拐弯,就这么冲着秋田鸿光行来。

“你……你……你……你……”

客厅沙发上的日本外务司司长秋田鸿光,认出方远山的身影后,比看到鬼还震惊,嘴巴张得足以塞下鸡蛋,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指着方远山的右手食指好像得了帕金森症一样,不停的颤抖着。

“咔嚓~”

走过来的方远山抓.住他的食指狠狠一掰,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在客厅里响起,周围的人包括偏厅的那些前来打秋风的人、都跟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为他疼得~

“啊……”

方远山右手往后一伸,后面跟过来的李富贵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倒转枪口,把枪柄递到了他的手中。

接过来的方远山、直接把手枪塞到了还在惨嚎的秋田鸿光嘴巴里,笑眯眯道:“你个王.八蛋,再敢发出一声鬼叫,劳资就在你嘴巴里开个洞。”

“呜呜呜~”

“草.泥.马的,劳资才刚刚离开一年多,你们这些牛鬼蛇神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怎么着,想翻天啊?还是想看看我现在是不是吃斋念佛了?”

“呜呜呜~”

“噗嗤~”

就在慕容婉她们起身离开后,方远山突然扣动了扳机,巨大的动能在他后脑勺处开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喷溅出一大.片血花,连着后面的实木沙发都被洞穿了。

“啊……”

挨着秋田鸿光坐着的田中纪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身体吓得连连往后缩,脸上更是花容失色。

把枪口从秋田鸿光的嘴巴里拔.出来,走到这个女人旁边,把滚烫的枪管硬生生的怼进了她的嘴巴里。

“是不是以为劳资不敢杀人?”

“呜呜~”女人连连摇着头,脸上的泪水很快把精致的妆容给划画了。

“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惦记着那批藏宝的?要是说的不好,你就跟他一块做伴去吧。”

“呜呜~”

哪怕旁边躺着一具尸体,方远山的脸上还是笑盈盈的,仿佛就跟杀了只鸡一般毫不在意。

“是。。是三井联合住友还有三菱共同向日本当局提交的议案,这件事也是他们在幕后策划的。”

“还有呢?”

“我。。我只是按照上司交代的任务办事,具体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

“不好意思,你的回答我非常不满意,所以你嘛……”

“噗嗤~”

本来蜷缩在沙发上的女人,身体猛得往后倾倒,额头正上方出现一个血洞,鲜血很快流满了整张脸。

“呼~”

吹了下枪口的硝烟,看也没看旁边五六名随行人员苍白的脸上,把枪扔给了李富贵后转身朝偏厅那边走去。

“你……你……”

“方……方先生……我们……我们……”

走过来的方远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正前方的沙发上,冷着眼看着一大帮人。

这些分属多个大洲、不同国家的人,今天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从慕容婉口中得知圣骑士藏宝的下落,哪怕自己用不上、转手把这个消息卖给别人,那也是一笔不菲的酬劳。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们这副怂样,劳资就有种开枪杀人的冲动。”

里面一个高个子白人大汉排众而出,镇定了一下心神道:“方先生,我们。。我们只是问点事情,并没有给慕容婉小.姐带去什么伤害,还请您原谅我们的鲁莽行为。”

“来,你过来~”沙发上的方远山、伸手招呼了一下。

这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白人大汉,略带忐忑的走了过来。

“来,跪下来~”

“方先生,我……”

站在旁边的李富贵不容他分说,直接伸手抓.住他的头发,一个鞭腿扫在了他的膝弯上,这个白人大汉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可能是力气太大,冲撞力太剧烈,他的膝盖骨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十有八.九是碎裂了。

看到他脸上露出的痛苦神色,方远山身体往前倾了倾,十指交叉,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道:“问点事情?来,我现在人就在这里,你说吧,我听着呢。”

“对不起方先生,我错了,呜呜呜,求你饶了我这次吧。”

“你们这帮王八蛋,永远都是狗改不了吃.屎,就算是这回放了你们,下回只要一有机会,你们还是会蹦跶出来。”

“啪。啪。啪~”

伸手扇了几巴掌后才问道:“来,现在告诉我,你是谁的狗?”

“我……我是贝塔斯曼书友会的副总经理。”

“哟呵,你们集团不是玩文化的嘛,你他么也敢跑来掺和一脚,是不是嫌命长啊?”

“我……”

“我看你们贝塔斯曼也是好日子过多了,有点拎不清。行了,滚一边跪着去吧。”

抬手朝左前方的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看了一眼,这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男人亦步亦趋的走了过来,没用他吩咐、自己先跪倒在了地上。

“你个老东西又是谁家的狗?”

“我是西班牙inditex集团的。”

“佩雷拉这个老逼样的看来也是好日子过多了,既然这样,那以后就去要饭好了。”

听到方远山骂他身前老男人的老板为“老逼样”,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不过同时心里也升起一个疑惑,为什么他会说“佩雷拉”这几个字呢?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个西班牙inditex集团老板“阿曼西奥·奥尔特加”、其实就是西班牙殖民时期臭名昭著的“佩雷拉”家族的后裔,只不过后来改了名字而已。

看着身前一大帮的人,方远山如同一座待发的活火山般,随时会爆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