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94章 促进中.外文化交流

“呼~”

一辆大众甲壳虫从方远山面前呼啸而过,卷起了中山装已经泛白的下摆。

“吗的,不停就不停,开这么快干嘛?”

嘴里嘟囔了两句,身子还是往马路边走了走。

从山村里出来的方远山,本来准备到镇公社去打个电话的,可惜大门紧闭,想找个人问问,结果除了两个耳背的老头外,他连一个能正常交流的都没找到。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顺着公社的土路朝乡里走去。谁知道乡镇府没找到,倒是顺着路一直到了省道边。

这辆甲壳虫已经是他拦的第四辆车了,可惜都一个鸟样,本来在远处的时候还仅仅六十码,到了他面前时直接呼啸而过,速度直接上了80码。

“哎,停车、停车~”

刚刚走到路边的方远山,见到远处一辆越野车过来了,他赶忙伸手招呼了起来,让他喜出望外的是、车子竟然慢慢停了下来。

车窗降下来后,驾驶位戴着墨镜的小白脸伸头过来问道:“去哪里啊?”

“嘿,我这出了一点小意外,能不能把电话借我打一下,或者把我带到县里也行。”

此时副驾驶位的女郎瞥了一眼车外的方远山,看到他浑身脏兮兮的,脚上竟然还穿着夏天的凉鞋,脸上立刻浮现出鄙夷的神色,不满道:“大龙,你看他浑身脏兮兮的,我可不跟他坐同一辆车。”

小白脸摊摊手、做了个“sorry”的动作,然后把玻璃窗缓缓升了上去。

这下方远山急了,敲着玻璃窗喊道:“哎哎哎,哥们,只要你把我带到县里,我给你一万块。”

听到他的话、车窗再次降了下来,里面的小白脸疑问到:“现钱?”

“只要到县里,我打个电话我朋友立马会送钱过来的。”

副驾驶的女郎“切”了一声,翻着白眼道:“没钱你说什么,咱们走~”

“哎,别走啊,我给你十万……一百万……”

“艹~”

看到车子一溜烟的开走了,方远山顿时破口大骂道:“吗的,两个大傻.逼,给你们赚钱的机会都不把握。”

骂了两句,他再次悻悻的往路边走去。

其实也不怪人家,要怪就怪他现在的造型实在是寒碜了点,了解得人知道他想搭个顺风车,不了解的人还以他想打劫呢,没给他顺手拨个110都算是好事的。

不过也不知道是与生俱来的抗拒,还是心底一丝隐隐的不安,反正他现在非常不想见到警察。要不然让人打个110,现在的困境自然迎刃而解。

从下午一点钟,一直拦到四点多的时候才有一辆大卡车停下来把他捎上了。等路过县城下来时,又是一番感谢。

不过那个司机应该是“眼花”,等上车见到他的行头后就一直防着他,连手机都没借他打一下。

“现在的人怎么这么冷漠呢?”

看到卡车尾灯消失在前方后,他不自觉的感慨了一声,随后沿着主路朝县城方向走去。

这里离县城已经不远了,不过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喝了一天西北方的他,肚子倒不饿,就是胸口隐隐的刺痛有点麻烦。

伸手摸了一下那两根断裂的肋骨,让他不敢相信的是、两根肋骨竟然已经完好无损,至于那隐隐的刺痛,不出意外应该是骨头生长时发出的。

“劳资变成不死小强啦?”

方远山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他是从七八十米的高空坠落得,因为现在空间已经完全塌陷,变成了一个奇点,自然也没有空间防御帮他抵挡,他是靠的纯**硬生生抗住得。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不过从他苏醒到现在时间才过去不到12小时,两根断裂的肋骨都愈合了,换个思路来想,会不会之前胳膊腿也断了,只不过在他醒过来之前就已经好了呢?

“要不要回头试试?”

想到把自己的腿敲断,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加快脚步朝前方的霓虹走去。

“咔哒、咔哒……”

穿着凉鞋的方远山,在马路上快速的奔跑着,路过的行人看到他怪异的装束,不时的捂嘴偷笑着,然后对着他指指点点。

等终于来到一处商业区的时候,找了一家有公共电话的小卖部,也不问老板没钱能不能打,直接抄起电话就准备按号码。

“婉儿的号码是多少来着……”

想了半天他也没想起来,然后又想安妮的,结果还是一样,他不记得那边座机号是多少来着。

想过来想过去,方远山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号码都不记得。因为以前都是存手机里,或者是人家打给他。

很多时候看到号码了,他都要问一下是谁才能确定身份,更别说主动去记号码了,因为不需要。

“这可怎么办?”

小卖铺里的老大爷看他举着个电话楞了半天,在里面喊道:“哎,小伙子,你要不要打电话的?”

“嘿,大爷您别急啊,容我想想号码。”

活人总不可能被尿憋死的,想了半天他想到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

先是打了个114查号台,拿到了遂灵市安巨区下面的“柯家沟”乡镇府电话,然后又从乡镇府那边拿到了柯以泰的电话。

把号码抄下来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拨号键按了出去。

运气不错,电话竟然是通的,而且在响了几声后就接了起来。

“喂,我是柯以泰,你是谁啊?”

方远山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对着电话道:“老柯,是我。”

“你……你是方爷?”

“嗯,我是方远山。”

“方……方爷,真的是你啊,您没事吧?您现在在哪里啊?您还好吗?我……”

听到他的声音,对面的柯以泰显得万分激动,一连串的问了好多问题,到最后声音都变得哽咽了起来。

“老柯,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很好,就是遇到了一点小意外,能不能麻烦你到文川这边来接我一下的?”

对面的柯以泰“吸溜”了一声,赶忙问清了他具体的地址,让他稍等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两分钟电话再次响起,等接起后里面是柯静武的声音。

“方爷,您先待在那里别走,我已经派人过去接您了。他们的车牌是川a88c55,大概十分钟左右。”

“好的,麻烦你了小武。”

“方爷,您千万别这么说,要是让我叔听到了可不得了。”

两个人也没挂电话,就这么聊着,七分钟后,一辆闪着双跳灯的豪华越野车停到了小卖铺的旁边,车门拉开后三个穿着西服的大汉从车里跳了下来。

等见到小店门口的方远山时,几个人走过来恭敬道:“您就是方爷吧,我们是柯爷的人,奉命过来接您的。”

终于松了口气的方远山,把电话举起道:“要不要跟小武说两句?”

他们口中的“柯爷”,到了这位主的面前竟然变成了“小武”,几个大汉越发显得恭敬了起来。

走上前小心的接过电话,没过一会就连连点头道:“是,是,我知道,您放心柯爷,我们等您过来。”

把电话放下后,几个大汉已经拉开了车门,只等着他上车了,方远山笑问道:“有钱吗?”

“有~”

“给我~”

也不问他要多少,其中一个大汉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从储物箱里拿出了一个手提包,等打开后递到了方远山的面前。

他从里面抽出一沓厚厚的钞票,走到小卖铺门口,朝里面战战兢兢的老大爷道:“这是电话费,您拿着。”

“不用不用小伙子,你给个三两块钱就行了。”

“那怎么行,要不是这一通电话,搞不好我今天晚上就要睡大马路了。”说完硬塞到老头的手上,转身朝马路边走去。

这里其实还是郊区,离县城还有十几公里的路程,等上车后也没问他的意见,车子直直朝前方开去。

这些大汉过来的时候已经给他带了衣服还有鞋子,就在车里换好衣服后,他才靠着车座长舒了一口气。

“呼~”

“呵呵,真是他么郁闷~。”想到今天大半天的经历,方远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看到车里几个大汉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笑问道:“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啊?”

副驾驶上的大汉转回头笑道:“方爷,我们都是柯爷公司的员工,今天刚好到文川这边办点事情。”

“哟呵,小武他都开公司了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开的什么公司啊?”

“回方爷的话,柯爷现在在城督还有重清开了两家文化公司,主营嘛……就是促进中外文化交流~”

听到这个大汉的话,其余两个人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他奇怪道:“怎么个促进法?”

“就是把国外那些有人文历史背景的雕塑啊、油画啊、钱币啊、陶器之类的古董,通过一种非正常的手段带入华国,让华国相关爱好者好好欣赏一下外国的文化艺术。”

听到这个大汉拐弯抹角的说了大半天、方远山才恍然大悟道:“这不就是走私古董嘛~”

“呃……方爷您要这么理解也成。”

“……本来就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