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91章 无边落木萧萧下

“这位是日本外务司副司长秋田鸿光先生。”

“您好,欢迎秋田先生的大驾光临。”

“这位是日本外交部的代表田中纪子小姐。”

“您好,欢迎纪子小姐的大驾光临。”

“这位是……”

此时在奇迹酒店一楼的贵宾室里,人头攒动。日本方面的代表,婉兰之家的公司高层,还有香江政府方面的相关人员,都在随行人员的介绍下握手致意着。

“慕容小姐您好,早就听说奇迹之岛上有一家世界第一酒店,但一直无缘光顾,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过来参观,对此我感到万分的抱歉。”

听着面前这个老男人的话,尽管话说得非常漂亮,但一想到他们过来的目的,慕容婉就跟吃了苍蝇一样的别扭。

周围还有很多人看着,慕容婉只能干笑道:“是的,我也感到很遗憾。”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按主次坐下后,那个外交部代表田中纪子首先开口道:“慕容女士您好,关于贵公司未经批准私自挖掘青城山宝藏的事情,经过我们的合仪决定不予追究,不过对于这批宝藏我们希望贵方能立即归还,并且协助我们运送回日本。”

随着这个女人的开口,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所有人屏住呼吸、想听听慕容婉怎么回答。

坐在上首的慕容婉、从身旁秘书的手里接过了一份文件,翻开后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又还给了秘书。

秘书站起来、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朝那位梳着大背头的日本外务司副司长走了过去。

“秋田先生,这是前几年我公司人员购买青城山地块的手续,还请你先看一下。”

“根据日本物权法,我司在私人土地上发掘的物品归私人所有,日本政府没有权利干涉,也无权享有这批藏宝的所有权。”

那位副司长秋田鸿光根本就没看土地产权证,甚至对于慕容婉所说的话根本就不屑一顾,打着官腔说:“这批藏宝在出土的时候并没有通知日本相关政府进行报备,换句话说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们是私自盗挖、通过不正当的手段窃取了这批宝藏。”

会议室里全是香江代表、还有婉兰之家的重要人物,现在被人当面污蔑为“小偷”,慕容婉气得脸色通红,愤怒道:“这批藏宝在2013年酒店开张的时候、我们董事长就当众宣布了所有权,你们日本为什么当时不过来要,而非要等到今天呢?”

“这里面涉及到一系列的手续问题,而且当时我还没有担任外务部职务,所以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

其实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有“那个人”在的那一天,日本政府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要不然打死他们也不敢过来要什么藏宝。

现在没了“那个人”搅风搅雨,而且连巴西的远山集团都易主了,日本政府当然敢直接上门讨要了。

慕容婉也是气急败坏下说出来的,现在事情的关键不在那些上面。什么手续,什么报备,说到底就是实力不如人,逼不得已而为之。

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底的愤怒压了下去,冷冷道:“贵方的条件恕我们同样无法答应,那批藏宝需要我们董事长的授权,其余任何人包括我在内都无权答应你们的要求。”

听到她口中“董事长”几个字,那个秋田鸿光身体往后靠了靠,眯着眼睛问道:“哦,不知道方董事长什么时候回来,早就听说了他的英明,只可惜一直无缘得见。”

慕容婉真想说方远山明天就回来,而且她保证,只要他明天真的出现,这些人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乖乖的滚回日本去,再也不敢觊觎这批藏宝。

但是她不敢、也不能。

圈子里的人现在基本都知道方远山失踪了,而且这次是真的失踪,连远山集团出了那么大的变故他都没出现,可想而知他不是身陷囹圄就是已经死亡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行踪的不确定性,使得那些“饿狼”还留有三分余地,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

万一要是她说出诺言,而到时候方远山没出现,不仅仅日本方面的反应无法预料,潜藏的未知风险更大。

本来现在就已经风雨飘摇了,万一之前他的那些敌人全部一股脑得扑过来,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拿什么抵挡?

脑海里飞快的权衡了一下利弊,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想来秋田先生也知道我们董事长会功夫,他现在就在某个秘密之地修习华国古代的一门功法,至于出关的日子还不确定。”

顿了一下,看着对面色眯眯的老男人幽幽道:“不过等我们董事长出来的时候,我会代你向他问好的。”

听到她的话、对面老男人那双不老实的眼睛、吓得立刻移开,干笑道:“不。。不用了。慕容小姐也知道我只是一名政府官员,这些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说着话、这个秋田司长下意识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开玩笑,那个大魔头是出了名的杀人如麻,不仅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而且据相关资料显示,这个人同样也拿自己的小命当儿戏,惹了他杀你全家都是轻的,搞不好连你家祖坟都给扒了。

虽然从种种迹象分析,对方99%已经死掉了,不过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对方还活着,这个秋田鸿光都不敢去冒那个险。

慕容婉都提到“那个人”了,会议室里的气氛一扫刚才的火药味,再次变得凝重如水,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最后还是香江国际事物组的组长邓鹏坤,笑着打圆场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建议你们双方走司法渠道,通过仲裁委员会的判决来决定这批藏宝的归属。”

虽然最后有可能把皮球踢给香江政府,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邓鹏坤作为此次事件的直接参与者,私下解决无论双方最后谁赢谁输,他这个代表都会被这两方看作是对方的人而仇视。

如果走司法渠道的话,他也不用跟着为难了。

“邓组长,你应该知道,我们日本法庭上个月审理了一起贪腐案件,而相关人员正是林业厅的几位主要负责人。”

坐在大厅东侧的邓鹏坤伸手拽了一下领结,脸上满是尴尬的笑容。

那个女外交家田中纪子话里的意思他当然明白,这起案件他也做过了解。

那几个负责人里,其中一人正是负责山林售卖的,检查厅告他私下收受贿赂,并且罪名成立,同时日本政府撤销了之前由他一手办理的相关手续。

换句话说、这批藏宝从哪里挖掘的已经无关紧要了,反正日本政府已经定性,这批藏宝就是盗挖,只不过没有在媒体上大肆宣布而已。

被人呛声的邓鹏坤,尴尬过后脸上的表情显得有点难看,自己代表的是香江政府的面子,而慕容婉她们公司依法纳税,照理来说他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她说话。

虽然不想得罪人,不过邓鹏坤想了想还是说:“原则上我们是不会干涉双方私下达成的协议,不过本着公平交易的原则,只要慕容女士不同意你们提出的方案,她就有权拒绝。”

那边的田中纪子听到他话,立刻反唇相讥,同时摆道理、讲事实,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她的意思很明确,不希望走司法渠道。要知道这种跨国诉讼先不论输赢与否,但就时间来说都是按年来计算的,这与日本政府的目的显然背道而驰了。

被逼着站队的邓鹏坤,最后一咬牙干脆和对方理论了起来,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而作为这次事件的中心点,慕容婉脑袋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伸手按压了一下脑袋。

身后的女秘书关切道:“总经理,您不舒服嘛!要不先下去休息一会?”

“嗯,好吧~”说着话她站了起来,朝会议室里的人点点头致意了一下,转身离开了这里。

走内部电梯上了顶层后,慕容婉急匆匆的进了办公室,迎面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把整个青水湾葱葱树木倒映入眼帘。

不过此时巨大的落地窗前矗立着一个男人、负手眺望着远方的风景,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显得那样的安详。

刚刚推开玻璃门的慕容婉,一抬头就看到了窗户前的男子,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身体还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江河滚滚来。难怪他在这里建酒店,确实是个好地方。”

门口的慕容婉楞了一下,跟着质问道:“你怎么进来的?”说着话她左手已经抚上右手腕,那里戴着一个腕式呼叫器。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难道我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吗?”

“看我?你有那么好心?”

窗前的男子这时候缓缓的转过了身子,除了一身手工西服外、这个男子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把他的脸庞完全隐匿在了后面。

远远的打量了一下门口的慕容婉,这个男子缓缓的摘下了面具,面具下面的面孔赫然是-元高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