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70章 离开

2015年的3月14号,这一天是西方的白色情人节,也是2月14号情人节的延续。

方远山这个空间造就出来的“怪物”、没有和自己那几个情人相守在一起,而是选择了离开,带着那个基因战士埃文・迪福踏上了征程。

参加实验的一共有6个人,当场死亡两个,还有个元高阳一直昏迷不醒,剩下的就是洛克、李富贵和这个北爱尔兰人埃文・迪福。

他离开了,但这边始终要有人照看着,无论是公司还是安妮、慕容婉她们,没有两个强力人物镇压着,他也不放心离开。

而这个埃文・迪福其实他带不带也无所谓,但是为了防止自己走后,在没有强力人物镇压下出乱子,他还是没敢把他留下。

那个“装逼男”的基因非常恐怖,虽然没有让他们一步登天,但是现在他们的战斗力简直是呈几何倍的增加,特别是对空间的理解力,仿佛是与生俱来一般,跟当初在香江镇压掉的那个亚籍男子有得一拼。

李富贵就留在亚洲那边,洛克则被他安排在了巴西,还有“圣雅典娜”的控制方法他也交给了安妮。包括空间里数量庞大的黄金珠宝,他一样没带,全部留了下来。

随着实力的增加,早两年的野望他已经初步实现,但是人的**是无穷的,当初的计划换到现在已经完全变了,他的野心也变得更大。

就像这次一心想穿越空间维度,其根本目的是不可告人的,也是现在他藏在心底最大的秘密。

根据整体研究的资料,人从精.卵结合到衰老死亡,要经历70代的细胞分裂,按时间计算其自然寿命约为150-170岁。

可是根据史密斯博士的研究,他赫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那个装逼男的细胞年轮起码经历了100-110代的分裂,甚至不止。

换句话说,那个年轻得过分的装逼男起码有250岁以上。

这种在现代科学下只存在于野史典籍中的事情竟然发生了,他再也不能淡定。

当方远山带着埃文・迪福出现在玛瑙斯那个拱门遗址时,柯元河早就在那里了。而除了他之外,那个丽萨博士也在。

其实需要这个物理学家做的事情已经很少了,但她毕竟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在空间学方面唯一的权威,柯元河也怕出现意外,所以还是请她从科学角度帮他做更完善的准备。

六十二片巨大的水晶石呈不规则状态摆放在那些立柱的四周围,旁边数十架尖端科学仪器在闪烁着红光,而那位丽萨教授则蹲在旁边做数据统计。

“柯先生,这边空气中游离的能量微乎其微,甚至还赶不上西海岸,为什么需要在这里做试验呢?”

“因为我答应过你,想让你看一点东西。”随着话落,方远山已经从丛林中走了出来。

“方先生~”

“嗯,麻烦丽萨教授了。”

还在拿着罗盘不停走动的柯元河,见他出现,停下脚步说了一声。

“师傅对这方面研究不多,所以不能给你较好的意见,但我还是希望你考虑清楚,一旦……”

“您不用担心,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看到他决绝的样子,柯元河涌到喉头的话到底还是咽了下去,带着难以名状的心情继续测算了起来。

整整两天两夜,一座高达五米的合金框架围着乱石堆搭建了起来,在它们的中间则是一根根尖锐的铁臂,呈六芒星形状。

3月16号中午11点10分,柯元河把倒数第二块刻印着原始八卦图的金砖放在了六芒星上面。

和方远山一同站在钢架上的埃文・迪福,此时有点点紧张,两只手紧紧的握着、随后又松开,跟着又握紧。

旁边的方远山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道:“不要紧张,放轻松。”

这个大汉也很早加入了南安部,参加了南安部成立后对哥伦比亚的第一次战斗,可以说表现相当的优异。

而且这个人向往战斗,在随后大大小小十多次的战斗中,他全部主动要求参加,他的年薪最高时有400多万美金,连尖锋小组里有的人都赶不上他。

这样一个人,要钱有钱,要权力有权力,最后竟然选择了参加基因实验,可想而知也是跟李富贵是同一类人,都是战斗疯子。

现在一共就四个人,丽萨教授、柯元河、埃文・迪福还有一个方远山。

而除了方远山之外,甚至连柯元河都不知道他究竟以什么办法躲过能量的撕扯。

以血肉之躯对抗撕裂的空间之力,在柯元河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说个不好听的话,就跟古时候白日飞升一样,你起码要有达到这个境界的实力才行啊,要不然光劫雷就把你给劈了,又何谈什么“飞升”?

见到自己师傅复杂的目光,方远山想出言安慰他一下,可是他发现自己此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自己都不能肯定一定成功,万一一瞬间就被湮灭了呢?或者是睁开眼一看,咦,怎么还在这里,那不是贻笑大方?

他想笑一下,但此时连笑都笑不出来,外表也远不像内心那么淡定。

转头朝丛林的东面看去,在那遥远的东方有他的朋友、亲人,还有爱人;而在巴西同样有他的挚爱。

可……

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却还什么也说不出来。

转头朝柯元河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

这位原本生活在川西大山里的老道,手中那块复刻着图案的金砖始终都没敢往最后一根钢架上放。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他摇摇头,然后看着他手中的金砖又点点头。

“时也、命也~”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手中的原始八卦图最后一角也被安放到了六芒星支架上。

噌~

一声肉耳可辨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仿佛某种机械启动了一般,本来静寂无声的丛林中、突然无风自动,下方的乱石堆好像也受到了这个声音的刺激,跟着颤动了起来。

嗡嗡~

坑洞里面的基石以一种高频率的速度震颤着,本来站在下方看着的丽萨教授,吓得连忙往树林边退去。

一块块泥土往坑洞中落去,大地好像跟着沸腾了一般,整个亚马逊丛林、甚至整个亚马逊州都跟着地震了一般。

钢架上面的金砖此时自动悬浮了起来,汇聚成一个阴阳鱼的造型,在空中高速旋转着。

一幕耀眼的金光从八卦图底部浮现,下面的乱石堆受此刺激,那些早就断裂的石块竟然神奇的汇聚到了一起,同十二根立柱共同抵抗来自天空的压迫力。

一股庞大骇人的能量从两相交汇的点上激发,站在钢架上的方远山有一种感觉,一旦这股能量爆发开来,搞不好整个南美洲都能在世界版图上抹除。

滋滋滋~

一股刺耳的声音从空气中传出,八卦图和拱门中间的区域竟然慢慢的变成了一片漆黑的虚无色,同时一道道亮光从中闪现。

“啊~~”

下方的丽萨教授此时惊呼出口,那道道一闪而过的亮光和能量对撞时撕裂的空间何其相像?

“你们。。你们在试图穿越空间维度,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方先生、方先生,你不能这么做……”

可惜上方的方远山对此毫不在意,对于她的喊声也充耳不闻,继续紧盯着那一幕虚无色。

五米、四米……

那道原始八卦图在缓缓的沉降着,每下降一公分,那丝漆黑色就变得越来越浓郁。

咔咔咔……

仿佛是巨大的石磨在缓缓转动时发出的声音一般,那股惊悚力也越来越强,甚至都带着灭世的气息。

“快停下来、快停下来……方先生,你不能这么做……”

嘶啦、嘶啦~~

一道道刺耳的声音从两相交汇的地方传出,那是空间之力不堪折磨时发出的呜咽声。

“把眼睛闭上。”

脸色已经煞白的埃文・迪福,此时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不仅是他,连下方的丽萨・蓝道儿也在方远山这一声爆喝下、吓得闭上了眼睛。

转头在森林的四周围打量了一眼,随后又看了一眼碧蓝的天空,他毅然决然的朝那片已经压制到极限的虚无跳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