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46章 这小子发财了~

“吱吱吱……”

带水的刀锯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一股浑浊的污水从锯齿中间流了下来。

围观的人很多脸上都带着莫名的笑意,他们光看水的颜色就知道料子是块废料。别说蓝水种了,估计豆种都出不来。

“吱吱……

眼看已经切了三分之一了,有那好心的提醒道:“小伙子啊,你这样一刀切下去,就算是有什么好东西也被你给切坏了。”

握着手柄的方远山充耳不闻,继续切着。

巴西的碧玺也有赌料,只不过规模没有缅甸这边大。他知道解石可是有很多讲究的,不夸张的说,现在真的会有人沐浴更衣、焚香净手之后才开切。

但是这对拥有四维图像的方远山来说根本就是个笑话,如果连他也切不准,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切好?

“咔嚓~”

由于下半部分还有五六公分的裂綹,这块晶灰岩石头在切下去四分之三的时候、在台上直接裂为两瓣。

“……”

就在这个同时,围着方远山的众人一下子傻眼了。

只见方远山切开的这块石头,外面往中间渗透十五公分都是一片青灰色,没有任何东西。

但是神奇的是,一抹沁人心扉的绿从那之后一直延续到了石心,足有成.人拳头大小。

“帝王绿~”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顿时让整个现场沸腾了起来。那些只听过传说、但从来没见过真正帝王绿的人、一股脑的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在哪里、在哪里?”

“让让,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眼看现场即将发生骚扰,那些维持秩序的玉料场军警、提着武器冲了过来。

“退后退后、都退后。。。”

“乓~”

“……”

一声枪响之后整个料场都安静了下来,那些想往前挤、和想往后退的人全部呆立在了当场,不敢再动弹。

“&*&*¥#¥#”

一阵叽哩哇啦的缅甸语从外面传了进来,之前奋不顾身往前冲的人、很多都自觉的往后退。

方远山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对着走过来的一位军装男子用华语道:“我可以继续了吗?”

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朝石台前的方远山看了看,转身用流利的英语道:“谁要是再往前冲,一切后果自负。”

说完对着他点点头、离开了这里。至于石台上的“帝王绿”看也没看一眼~

这个帕敢玉料场可以说是缅甸军方最大的资金来源,出了任何事对他们而言都是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

至于说黑吃黑,别说这小小的一块“帝王玉”了,他方远山就是开出十块、一百块帝王绿,帕敢这边的军方也不会动他分毫。

不过军方不动心,不代表现场的人不动心。面对案台上那抹耀眼的绿色,最前排的人呼吸急促着。那些之前还打算算计一把的人,此时各个眼也不眨的盯着石心看。

“撤下去吧~”

那边卖石头给方远山的摊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过方远山已经买下来了,而且还付过账,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案台前的方远山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朗声道:“有想买的吗?”

“什么?你……你不解啦?”

“这位小兄弟,你这块石头真的卖吗?”

“当然,如假包换。”

见到他肯定的语气之后,围观的人群一下沸腾了起来。

能到这里来的买家,基本都是大户,是珠宝玉石公司采购部门。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想以最小的代价买下大量优质玉石自行加工。

而方远山这块玉石已经开了这么大个“天窗”,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一目了然了。而且不同的是,他这样不完全解下来的半赌石,价格还要稍微低一点,自然是他们青睐的对象。

“这位先生,能不能让我们看看水头的?”

他点点头道:“可以,想买的一个一个来。”

之前那些还打算坑他一把的人,此时早就忘记自己的目的了,派出自己家的玉石鉴定师上前鉴定,而他们也跟着摩拳擦掌了起来。

最先上来的人就是之前跟方远山抢过石头的男人,他本身就是个鉴定师,先是看了看外皮,三翻四转后很严肃的点点头道:“确实是老坑料。”

“哇……”

这句话一出,现场跟着沸腾了。要知道老坑料跟新坑料,相差是很大的。

老坑料和新坑料最大区别是在于翡翠的内部结构,另外像翡翠的矿床类型、翡翠的水头、翡翠的硬度、韧性、表面光泽、密度方面都会有一些差异。

老坑料开采出来的翡翠内部结构致密,晶体与晶体之间胶结得很好;而新坑翡翠的内部结构相对来说没那么致密;而且老坑翡翠的硬度和密度都会比新坑翡翠要大,表面光泽比新坑翡翠强,比较明亮圆润。

不过在方远山看来两者没什么区别,只要是优质的、透明度高、结晶细腻的翡翠,就是老坑种翡翠。

但是没用,就跟华国差不多,同样的品牌、做工、质量,他么的,进口的就比国产的贵。你上哪说理去?

随着“老坑料”被确定后,这块“帝王绿”半赌石的身份跟着水涨船高,下面就是判断料子的好坏了。

由于方远山是从中间一刀切的,现在很多人都在担心他把这个疑似“帝王绿”的翡翠给切出裂綹来。

这个男人看了足足有五分钟,脸上始终带着一丝不解的神色。

这块比成年男子拳头略大的料子、开出的”大天窗“看上去完美无瑕,里面的翡翠水头很足,帝王绿无疑。

但赌石界有句俗语,叫宁买一条线、不买一大片。这块料子真的非常非常好,好的有点过分了。

更让他暗暗称奇的是,这个小年轻解石的手法简直是旷古绝技,这块石头他就是顺着裂綹处切下来的,没有伤及一丝一毫。

但问题是他又没有透视眼,他怎么知道这个裂綹走向的?

就在这个男人沉吟着的时候,下一个人继续上前。每一个人都被剖面露出的纯净色泽给震撼住了,心里暗自道:“这个小子发财了~”

料场里还有很多等着他收取的“能量石”在吸引着他,看了看手表,有点不耐烦的说:“好了的话就开始报价吧~”

“这位先生,你看我们能不能单独聊聊的?”

“哎哎哎,吴老板,你这可就不厚道了……”

“是啊,我们这都还没看呢,你都打算吃独食了。”

“开价吧。”

“五百万~”那位第一个看翡翠、同时也跟方远山抢过石头的男人,盯着方远山的脸报出了一个价格。

方远山转回头朝他笑了笑道:“我的结算单位都是美元,你确定是五百万美元?”

“呃……我说的是华国币。”

“哈哈哈,何老板你在开玩笑吗?”

“就是~人家这种水、这料子,你开五百万不是开玩笑嘛。”

“我出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方远山开出来的这块料子,只要渗透进去哪怕两公分,光是戒面就能取出十几二十个。

现在市场上正宗的帝王绿,你没有一百万华国币,你连问都不要问。有低于一百万的帝王绿,那就是假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同样的,现在这么大的料子,你开价低于两千万,那就是个笑话。

“700万美元~”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卖方远山石头的老板从后面走了上来,报了一个实在的价格。

方远山二话没说,点头道:“成交~”

话刚说完、那个老板已经拿过来pos机,当场刷卡过账,等方远山看到手机传来的震动后,点点头让老板抱走了一块石头。

“……”

前后没用两分钟,一笔四五千万华国币的交易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成交了。这一下刺激得现场的人血液都沸腾了,大声的报起了价格。

“三千万~”

“三千一百万……”

“四千四百万。。。”

“我出五千万~”

眼看着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那个第一位报价的男人忍不住了,在和几个随行的人商议过后报出了一个价格。

方远山看了看这个男人,四维图像又朝案台上开了一大片的“帝王绿”看了看,淡淡道:“给钱吧~”

“哎,我们还没报价呢。我出5100万!~”

“我出5200万~”

眼看这都结束了,现场的人顿时不满了起来,纷纷报着一个又一个的高价。可惜方远山根本就没有理会,直接开始交易了起来。

吵吵嚷嚷、沸沸扬扬了接近两小时,“帝王绿”风波终于结束了。

此时整个大料场里的遮阳伞下谈论的话题全是“帝王绿”、“一个亿”、“年轻人”,谁也没时间再跟他“过不去”。

把这里面的能量石一个不漏的全部收取完毕,方远山带着一块“强买”的石头离开了大料场。

在他走后没多长时间,先是料场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那位买了“帝王绿”的摊主把石头给解了,然而除了表面一层翠绿之外,别说手镯了,连个戒面都掏不出来。

消息传到另外一位购买者那里之后,和同行人准备坑方远山一把的男人当即吓得冷汗直冒。

他是国内某玉石公司的首席鉴定师,花了这么大价钱买下的“帝王绿”如果是废料,那他的名声基本就臭了,以后谁还敢用他?

不过结果是残酷的,当这位鉴定师在公司副总、采购部的几位同事注视下解开这块石头时,里面同样是绿得让人绝望的石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