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36章 拉你一把又何妨?

在清水湾的“青州岛”以及清水湾郊野公园之间的海面上,此时一座占地足有十公顷的人工岛屿出现了,与此同时,一栋摩天大楼更是拔地而起,直插云霄。

这座岛屿以及摩天大楼就是方远山当初跟包宏图提出的世界第一酒店。从提出建议,到设计建造,历时两年半,相比于迪拜耗时五年建成的“帆船酒店”,这个还没有正式揭名的酒店,在时间成本上节约了一半。

但是有一点却不得不提,当初的帆船酒店,它之所以耗时需要5年,很大的原因在于填海上用时太久。反观他们这个人工岛呢?当初香江政府在清水湾这边已经推进了填海工程,甚至连“青州岛”都给推平了,这本身就给他们节约了很多时间。

还有一个原因,帆船酒店是在九几年建设的,相比于这个运用了大量新型材料以及新型建筑手段的酒店,那个帆船酒店已经有点out了。

今天在这个距离海岸300米的岛屿上,酒店正前方已经装饰一新的豪华宴会厅里、人头涌动,盛装出席的香江政经名流、文化名人,海内外著名影视歌星、记者,济济一堂。

下方的宴会桌上客人不时低声窃窃私语着,大厅里舒缓的音乐声把那些嘈杂地声音很好得盖了下去。当时针指向晚间六点的时候,主席台后方走上来一位主持人。

“先生们,女士们,欢迎你们前来参加由婉兰之家举办的揭名仪式。我代表远山集团以及婉兰之家向各位嘉宾表示衷心的感谢”

“hewanlan。。。”

“啪啪啪。。。”

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那些在记者媒体面前显得十分矜持的影视歌星此时个个用力的鼓着掌,包括那些商界名流也不吝掌声。

无怪他们这么热烈,只要看看他们身边坐的是什么人就知道了。

前排桌上清一色都是政界大佬,上市公司集团主席,文化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中排有很多各国公司驻香江首席执行官,别的像世界歌后,流行天王,著名导演更是多不胜数。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不出意外以后能来这个酒店举办活动就是身份的象征,此时不卖力鼓掌还到什么时候?

台上穿着大红色旗袍的主持人,是婉兰之家首席新闻官,同时还负责危机公关处理。今天的场面恐怕也是她一生仅见了。在灯光的渲染下,她的脸上浮上了酒红色。

一直等台下的掌声渐渐低沉下去后她才微笑着继续道:“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酒店有66层,高376米,比迪拜的阿拉伯塔酒店还高55米,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酒店。另外它里面运用了大量的新型科技,让入住的贵宾可以无时无刻感受到高科技带来的魅力。”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道:“至于这座酒店到底有什么魅力在里面,下面有请世界著名建筑设计师贝津明老先生为大家详细讲解。”

“啪啪啪。。。”

在会场里热烈的掌声中,坐在最前排的一位老先生站起了身子,转身朝会场里的各位来宾挥手示意了一下,跟着才缓步朝主席台上走去。

“贝津明”老先生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的作品被归类为现代主义建筑。善用钢材、混凝土、玻璃与石材。他的代表建筑有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艺廊东厢、法国巴黎卢浮宫扩建工程。被誉为“现代建筑的最后大师”。

老先生也先后荣获了1979年美国建筑学会金奖,1981年法国建筑学金奖,9年日本帝赏奖,1983年第五届普利兹克奖,及1986年里根总统颁予的自由奖章等。至于其余的奖章,那是已经到了数不胜数的地步。

当初在酒店总设计师人选方面,项目组可谓愁煞脑筋。并不是没人想到贝津明,关键是这位老先生已经90高龄了,他能不能走动道、愿不愿意出山还是问题呢。

不过在听说香江要建世界第一酒店时,这位老先生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至于他的设计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象征性的收了1香江币。

“关于这座酒店我想说的是、它是人工建造的一座奇迹。至于它究竟有什么魅力,我相信以后入住的贵宾会给出最好的答复。谢谢”这位走上台的老先生言简意赅,说完之后便走下了台。

“啪啪啪。。。”

“啪啪啪。。。”

等台下的人反应过来时,掌声差点没把这个宴会厅的顶子给掀掉,一波一波的掌声经久不息。

就在清水湾那边举行着盛大的揭名仪式时,半山豪宅里,方远山也在会客,而这位客人正是郑氏家族掌门人郑玉同。

这位大富豪大清早已经赶到了永宁山庄,不过那个时候方远山已经出去了,至于什么时候来不知道。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也不见他来,精神不济的他只能先去了。

本来打算去清水湾那边参加揭名仪式的,但在收到出席名单没有方远山时,这位固执的超级富豪在精神恢复之后又赶到了半山来。

“方先生,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教不严师之惰,我作为长辈没有管教好子孙后辈的德行,实在是有愧啊。”

一个身家2000亿的超级大富豪,跟香江所有超级富豪平起平坐的珠宝大亨,现在对着方远山这个年轻人说抱歉,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办到?唯有方远山。

谁不来道歉都行,唯有他不来道歉不行。因为他开的是黄金珠宝公司。方远山的远山集团开的就是金矿,玉石矿,黄金都是按吨算的,想击垮郑氏珠宝简直太容易了。说个难听的话,他前脚刚离世,后脚方远山就敢把他们郑氏黄金珠宝集团给收购。

不过相比于孙月娥的儿子,周正豪骂的是他本人。而现在的方远山对于这些事情其实也无所谓,只要不伤及无辜,骂两句也没掉块肉。话再说头了,估计那个周正豪也应该受到了应有的教训。

“没事,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无妨”

把昨天的事情揭过之后,两个同样站在财富金字塔的男人畅谈了起来。

郑玉同是真正的老一辈商人,他们行事准则还是老一辈的作风,更看重情分。不像现在人,整个就掉钱眼里了,这从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他投资“恒达”就能看出来。

当时的“许家颖”也曾面临四面楚歌,他被心怀叵测的对手描述为“冒险家”、“野心膨胀者”,被一些舆论视为那场全球地产江湖巨变的“牺牲品”。

在舆论的渲染中,向来意气风发的许家颖被蒙上了更多“悲壮”或者说“悲情”色彩。当时要不是郑玉同出手相助,现在金融界也没许家颖什么事了。

虽然事后媒体透露许家颖是和郑玉同打了三个月的“锄大d”才换来的投资,不过在方远山看来,郑玉同就是个性情中人。和方远山提携纪信鸥一样,只要看你顺眼、拉你一把又何妨?

还有抛开郑玉同身上的光环不谈,走在街上你肯定不敢相信这个人是个身价2000亿的超级富豪,他就和华国农村的小老头没什么区别。个子不高、身材不健壮,长得比他还磕碜,一脸的老人斑。

不过有一点,这个老头说话清晰,思维敏捷,一点也不像快90岁的人了。

“哎,老郑啊,你跟我讲讲呗,当年你为什么要帮助许家颖啊?”

见到方远山八卦的样子,这位“老郑”在放下心头事之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小方你也知道我唯一的爱好就是打个牌,临到了了也没改过来这个毛病。我这一辈子争强好胜,但偏偏牌技相当臭,几个老友都不大肯跟我玩牌。”

“呵呵,然后呢?”

“后来大概的经过你也知道了,那个小滑头听说我有这个爱好就天天来找我打牌。他脑子好,放牌的技术高,我那几个老友楞是没看出来他放了我三个月的牌,一直到我入股恒达的时候他们才恍然大悟。”

“噗”

方远山刚刚喝到嘴边的一口茶都喷了出来,翻着白眼道:“合着老郑你这是投桃报李呢?”

“我跟他们打了大半辈子的牌,基本输多赢少。钱是小事,关键这个面子放不下啊。难得小滑头帮我把场子找来了,我总得意思意思不是?”郑玉同是光东朝山人,里面的口音很重,不过方远山还是听明白了。

“哈哈。。。”

见到老头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忍不住的再次笑了出来。

这些富豪帮人的名目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还是之前那句话,看你顺眼,拉你一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那个许家颖确实有点本事,要不然烂泥扶不上墙,郑玉同就算是再拉也没用。

一老一少在山庄的客厅里开怀畅聊着,中间时不时的哈哈大笑出声。眼看着天快黑了,方远山一想干脆道:“老郑啊,我那个酒店的揭名仪式今天晚上在清水湾举行,咱们一块过去坐坐?”

老头站起身笑着说:“行啊,难得小方你亲自邀请,那咱们就一块去。对了,顺便把忆辉也捎上。”

“走”

“走”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