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31章 我的是飞象

清山医院是香江著名的精神科医院,于1961年落成,位于旽门区。ㄟ⒈由于设21计过时、设施不足及维修困难种种问题,后来清山医院在获得社会团体的资助后于9o年代初进行了重建。

从半山赶过来的方远山、看着前方的医院大门,那庄严中透出的晦涩阴暗的感觉,让人看得心里很不舒服。

抬起手腕看了看,现在已经快9点钟了,跟他约好的纪信鸥、人到现在都没有来,关键是他还没有对方的都不好办。

“香江内务部电话多少啊?”

前面的保镖在他问完之后已经开始拨打了起来,等接通之后把手机递给了他。

“我是方远山,你们下面有位叫纪信鸥的雇员,他的电话是多少啊?”

对面的接线员有点愣,他还从来没见过说话开头先报自己名字的人,好像谁都要认识他一样,显得有点可笑。不过可笑归可笑,他还是公事公办道:“对不起,这属于私人信息,我们无权透露。”

“我再问一遍,他的电话是多少?”

“我们。。。”

“嗯?”

仿佛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森寒的语气一般,对面的接线员顿了一下后、最终还是把电话号码报了出来。

等顺着号码再次拨通纪信鸥的电话后,对面铃声响了好多次才被人接了起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是香江廉政公署的,请问你是哪位?”

“廉政公署的?纪。。纪队长他收受贿赂了?”

“关于这点我们不方便透露,还请你报上名字,头我们有人会跟你核实的。”

方远山跟纪信鸥接触了两次,无论是从行为、穿着、语气等等来判断,这就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人,就这样的还收受贿赂?而且早不查晚不查,非要在这个时候来调查,方远山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我不管他收没收贿赂,现在你立刻让他到清山医院来,我有事要找他。”

“这个恕我们无能无力,另外。。。”

“啪”

挂断电话后他把手机扔给了保镖,嘴里道:“让人到廉政公署去看看那个纪队长怎么啦。”说完他推开车门朝前方的清山医院走去。

谁也没用,他直接在大门口登记过后走进了这坐“蜚声中外”的医院。

精神医院说是医院,其实就是另类的监狱,因为里面不仅仅收容正常的精神病人,也会收治一些穷凶极恶、被定为患有精神病的“病人”。

清山精神院常人是很难一窥全貌的,不过这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问题,四维图像展开,在这两栋占地庞大的建筑物里细细观察了起来。

这里从高空俯视下去,就是两栋椭圆形的大楼,分内外墙,前面一栋大楼设施包括职业治疗部、物理治疗部、临床心理学科、x光部、图书馆、电子医学检验室等等。而后面一栋则是病区,里面门禁森严,每个走道都有钢制栅栏,电子锁,在走道尽头还有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保安。

下面几层都还好,只是关押了一些普通的精神患者,但是四层往上景象就变了。房门不再是木头的,而是换成了铁制大门,门上如监狱一般,有送食物的窗口,有通话器,外面不仅有电子锁,还安装了粗大的钢制铁条。

再看里面关押的病人,有的在来走动,有的坐在床上静静呆,还有的蹲在墙角,盯着墙壁的某一点默默的着呆。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有的房间里墙壁还是血迹斑斑的,仔细瞧上去,墙壁被人用鲜血画出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图案,看上去甚是恐怖。

精神病人的世界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就跟患了抑郁症一般,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可能很小的一件能让人感慨得事情,他们看了就会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这位先生,79号病人情况比较特殊,他不愿意跟人接触,任何细微的动静他都会颤抖不已,而且还会做出攻击的举动,所以很抱歉,你只能在视频监控室看。”

对于工作人员的话、方远山根本就没有理会,他想跟谁面的面接触,谁还能阻止不成?

在通往大楼的庭院里,两边是茂盛的万年青,花园里的草木繁盛,有那穿着条纹服的病号正蹲在花草跟前默默呆着,还有的则是在拿着水壶浇花。当他们两人经过的时候,有的病人朝他们看了过来,脸上还露出善意的笑容。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哪怕现在是七月份,他们的笑容也让人有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甚至周边温度好像都跟着降低了几度。

“咔哒”

大楼的钢制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方远山跟在工作人员的身后走了进去。到了这里面病患就多了起来。男女老少,看报的,看电视的,下象棋的,还有一个人默默呆的,做什么的都有。

“为什么你的大象可以过河,而我的大象不可以过河?”

“因为我的是飞象。”

“那我的也是飞象。”

“不行,你的大象还没学会游泳,我的大象已经学会游泳了。”

看到那两个年纪相加足有1oo岁的男人说出得话,方远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要不是想到这里是清山医院,他真能笑出声来。

走在他前面的男工作人员训斥道:“1356、22o2,你们在干什么呢?”

听到这名工作人员的话,那两名本来还在争执的男人立刻站了起来,如犯错的小孩一般满脸的忐忑之色。这名工作人员满意的点点头,朝方远山谦虚的笑了笑,然后继续朝楼梯口那边走去。

由于一路都在边走边看,所以他的度有点慢,当工作人员已经上了楼梯时,他才刚刚走到楼梯口。

“给,它是新鲜的”

见到斜刺里突然递过来的一朵小花,方远山楞了一下,朝送花的主人看了一眼。这是位满头花甲的老妪,脸厐上道道沟壑,显示出了岁月的年轮。在见到方远山朝她看来之时,这位老妪朝他咧嘴一笑,露出了只有两三颗板牙的嘴巴。

“谢谢”

“嘘,它还在睡觉,你不能吵醒它。”说完她指了指方远山手中的花朵。

“嗯”

等方远山离开后,这位老妪又如出现时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跟着工作人员一直上到了五楼,在一道巨大的铁门前他们转了个弯,朝着监控室走了过去。里面只有三名工作人员,此时正在打牌,见到有人过来了他们立刻扔掉手中的纸牌,站起了身子。

“头,这位是?”

那位带方远山进来的工作人员随口道:“来探望79号病人的,你们把最近表现还有视频给他看看。”

这些跟“狱卒”没什么两样的工作人员,据方远山所知可比监狱里的狱警狠多了。

监狱里的犯人起码还有狱政科的人关注,有体制的监管,而精神病院呢?里面关押的都是些神经病,他们随时可能会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就算是把工作人员杀掉、连刑事责任都不需要负。

正是因为这样,这些名义上的工作人员自然也不会对他们客气,很多时候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人看,像虐待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找两个人来练练手。

就好比监控室里的这几个人,包括这个“头”,方远山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很强烈的戾气。至于这个戾气是怎么来的,相信也不用多说了。

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监控前,里面的“79”号病人此时正坐在窗前,金色的阳光沐浴着他,在视频里看去竟然有那么几分神圣的味道。

“他一直这样吗?”

“嗯几年前还偶尔的作一下,曾经还咬伤过一位同事。不过这两年好多了,基本除了吃饭就是呆,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连姿势都不会变换一下。”

站在监控前看了一会,懒得打电话的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香江币,往旁边的工作人员手中一塞道:“带我过去看看。”

这里是清山精神院的顶层,里面病人的家属基本都死绝了,很少有人过来探望。至于这些保安,他们只是医院的雇员,每个月拿着微薄的薪水,也不会有人来贿赂他们。此时陡然见到这一沓厚厚的香江币,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这位拿着钱的保安朝自己的头看看,见到他点头后,顿时喜笑颜开,把钱放到桌上后拿起一串钥匙道:“请跟我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路上还说不能近距离探望呢,现在不仅把方远山带到了16号病房门口,而且还在他的要求下打开了铁门。

“你走吧,我跟他谈谈。”

可能是钱起的作用,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从后腰上掏出了一根粗大的电击棍交到了他的手中,嘱咐道:“如果他攻击你的话,你就按这里。”说着话,手把手的教他怎么用。

“嗯知道了。”

等这位“殷勤”的男子离开后,方远山握着铸铁门栓“咔哒”一声把铁门拉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