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十一章 打骂

今天太阳难道的从云层里露了出来,给零下五六度的江北小城带来了一丝温暖。在玉西玩了三天,包德海的父母听说方远山来这里玩,坚决不许他住宾馆;拗不过老两口的他只好住进了他家。当天下午包德海又陪他好好的逛了逛,给他买了好多特产。保证金的事他提了一嘴,被包德海狠狠的数落了一顿、连带之前借钱的旧账一块翻了出来。所谓人穷志短,既然他现在有能力了,也没再纠结这些事情。

九点的飞机没到吃午饭就下了机,打了个的,一直送到养父母开的鲜花店。看到有车子停在了自家店的门前,方远山的养母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看了过来。

方远山走下车子打开后备箱拿出了带来的东西,这时他的养母看清了他的相貌“嗷”地一嗓子叫了出来。随后冲了过来扯着他的衣服骂道:“你个挨千刀的,啊!你说走就走,半年了连个电话也不打,你想干什么啊?”

店里方远山的养父听到外面动静也走了出来,一看是方远山来了老远就骂道:“你还有脸来!你怎么不死外面的?你来干什么,谁要你来了?”

“你那两个没出息的父母把你扔给我们说走就走了,这些年问过你没有?不是我们两口子收留你,供你吃饭、读你现在就是个社会二流子。。。”看着养父母扯着自己什么难听的话都骂,方远山一脸的苦笑。。。

车里的司机等的不耐烦了道:“你们谁把车费给一下的?”方远山腾出一只手掏出了钱包付了车费,司机接过钱发动车子‘呜’的一声开走了,留下一路青烟。。。

那边的养母已经开始打电话召集人了:“喂是我啊,他来了,对,是他!你马上过来。”

“喂,琳琳啊你赶快来,方远山来了,对、唱什么歌啊!头再去唱,先来。”打了五六通电话后,老两口拉着方远山的胳膊就往店里拽。

旁边等花束的客人看见这一幕,都兴致勃勃的看了过来,弄得方远山感觉自己就像欠款潜逃被人债主抓住一样。

挣脱开两人的胳膊说道:“不要拉着我啊,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走的,旁边有人看着呢!”养母嗤笑了几下:“你还怕人说啊!怕人说你当初为什么跑到国外去?”

方远山苦笑不已,心里想道:“这还不是你们逼的?”,跟着两人进了屋子。外面响起了摩托声,跟着方远山的二叔走了进来,看见他坐在椅子上、上来就想抓他的衣服领子。

“干吗啊?”推开他伸过来的手方远山问道,“干嘛,你说干吗?揍你!”说着就挥起了拳头对着他的脸打了过来。

把拳头挡开、没办法之下只好站起了身子道:“我还叫你一声二叔!”

“二叔,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要打我,但是我今天必须把话跟你说明了。如果你再敢动手的话,我立即报警。”方远山站起身子义正辞严的道。

“刚刚过了奥运会,国家现在严厉打击暴力犯罪,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只要动手打人,一概从重处理!”

听到他的话方远山的二叔被镇住了,嗫嚅道:“你不用吓唬我,老百姓教训家里的子侄犯什么罪啊?”说完也没再动手。

这边话没说完,那边一大帮子人已经进了屋。看见方远山就是七嘴八舌的数落、咒骂着,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紧随其后进来的方琳琳进来就嚷嚷着:“让一下,让一下。”

看到方远山先是满脸厌恶、待看到地上散落的衣服包包后惊喜道:“快让开,别踩到了。”

“哇!爱马仕的包包啊,这个包包好几万呢吧?”

“啊呀,这个是叫什么香奈儿的衣服吧?我看见小姐妹跟我炫耀过的,不过款式怎么不对啊?难道是新款?”方琳琳捡起地上的衣服包包后就是一阵大呼小叫。。。

旁边七大姑八大姨听见一个包包就要好几万,又是什么最新款的衣服,知道价格肯定都不便宜。这些大妈虽然不买奢侈品,但是她们就喜欢家长里短。谁家闺女给她妈买了一条几万的项链、儿子买了一件上万的衣服这样的话每天都能听到好几。

而且诸如“真是的!就知道瞎花钱。这些不能当饭吃的东西买那么多干什么?”虽然话是抱怨的,但掩盖不了浓浓的炫耀味经常听到这样抱怨的她们、现在突然见到方远山也变成了那些人口中的‘儿子、闺女’,脸上不由的一阵红一阵青。

看到进来的援军突然偃旗息鼓,他的养父母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方琳琳:“怎么了,这些衣服很贵?我就知道这个小兔崽子不学好,不知道在哪里弄的钱买来这些东西。”

“我告诉你,把这些东西都扔出去,头要是警察查出来不得了,琳琳你可不能要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

听到母亲的话,方琳琳大叫一声:“你懂什么啊!这些衣服跟包包要好多钱的,我才不扔呢。都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许碰!”说完把袋子都拎在手里走了出去。

“这个死丫头,成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样来路不明的东西也能要吗!”看到方琳琳就这么走了,养母在背后气道。

本来准备讨伐方远山的亲戚看见这个仗势、一时有点冷场,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起来。方远山的养父一看连忙道:“方远山你说清楚了,这些东西哪来的?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多钱啊?”

满怀着喜悦心情来的方远山,被这一家子弄得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东西都是我买的,钱是在国外打工赚的。”说着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另外的话!这张卡里有二十万、密码是六个八,感谢二老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以后有时间我再来吧。”放下卡的他径直走了出去,没理会身后的叫喊声,在街边打了一辆车直奔飞机场而去。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倒影,愣愣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到这片土地?”想到大胖的父母、又想到自己的养父母,长长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人和人不一样呢?”

在机场外给另外一个网店主去了个电话,告诉自己已经到了国内。等对方把地址发过来后,在中转服务区问了问快递的事情,然后签了份保价协议便把准备好的包包交给了对方。

这些东西都是货到付款的,他也不怕对方会耍赖,大不了拒签头他拿着送人好了,反正现在他也不差这几个钱,:“果然钱是英雄胆啊!”

坐在机场的候机区里给包德海去了个电话:“大胖啊,我现在在机场,十二点的飞机去下海市、直飞法兰克福。给你爸妈问声好,我就不打电话了。”

“怎么了?你不是中午才到吗!怎么现在就走了?”包德海在电话里奇怪道。

方远山揉了揉眉头无奈道:“家里出点小意外不想待了,所以就走喽!”

一听他的口气,包德海就知道什么事情了。方远山的家庭背景他非常了解,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路上注意安全,然后就挂了电话。

到了上海给丁翰墨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两人交流了一下各种制造配件的信息,给方远山也大大的开阔了视野。比如“小型的精密机械,限制进口的仪器。”这些体积不大,但价格动不动都在几百万以上的高精尖设备,只要运来有的是人抢着要。

被丁翰墨说的心驰神往的方远山连早上的不快都抛之脑后了,在机场的餐厅吃了点饭,匆匆的踏上了飞往法拉克福的飞机。看着云层在窗外翻滚着,觉得自己都快变成那些‘空中飞人’了。早上还在玉西,下午就到了江北小城、晚上再到法拉克福睡觉。。。

amp;lt;ahrefhttp://amp;gt;,!amp;lt;/aamp;gt;amp;lt;aamp;gt;amp;lt;/a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