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29章 你说我是什么东西?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华国,对人们来说“奢侈品”就是手表、缝纫机、自行车“三大件”,此后便渐渐衍变为了电视机、电冰箱与电话。

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奢侈品也成为了生活品质的代名词。女人要是没两件名牌衣服、包包好像都走不出去一样,所以哪怕是为了面子,没钱借钱也要上几个“高大上”的奢侈品。

而在国际上、奢侈品被定义为“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简单说就是,没有必要非买不可。

不过这是对别人说的,对方远山来说,这些价值昂贵、别人奉为至宝的奢侈品,现在在他眼里跟路边摊没什么区别。

在跟纪信鸥聊了一会那个神秘事件后,方远山又问了一点别的事情。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世界远不是自己看上去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有一些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存在。

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方远山发现秘密越多,好像这个世界始终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薄膜,自己和这个世界上的人类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操控着、观测着,俯视着。

“两位先生你们好,我们店里的款式都是一些限量版的衣服,为了给客人最好的体验,所以我们都是在确定客人有购买的意愿之后才能试穿的。”

正考虑着事情的方远山,一时还没有过神来,随口问道:“什么意思?”

“人家的意思是说你如果想试穿的话就需要有购买的实力。”

听到门口解释的话语,方远山转头看了一眼,见到是刚刚那几个人,眉头皱了皱,转头朝胸口挂着名牌的店员问道:“你是不是说如果我买不起的话就不可以试穿?”

他的话问的有点诛心,不管是多高档的服饰,你就是上面全部镶满钻石,既然挂出来了那就要让客人试穿。如果我不喜欢,难道还要我非买不可?

但是站在店员的角度来说,不管你喜不喜欢,但你起码要有购买的实力。你口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明显就是过来找找感觉的,根本不是我的潜在客户,我又为什么招待你?

看着方远山咄咄的目光,这位三十来岁的店长被看得脸上一片通红,随后强笑道:“当然不是,这位小姐尽管试穿。”说完对着宋恩熙做了个“请”的手势。

旁边的纪信鸥朝门口的那几个人瞥了一眼,随后眼皮耷拉了下去,里面有一抹笑意闪过。

他这几天可不光是查找方远山需要的资料,顺便还连着他本人的资料一块查找了。相比于那些神仙鬼怪,这位华裔大富豪带给他的震撼要强烈多了。

这个人在08年11年之间,在世界上简直是“死神”的代名词,他走到哪,哪里就会跟着死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的死,要死死一大片。

冲动、嫉恶如仇、眦睚必报、杀人如麻,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什么矜持,什么形象,在这个人面前统统等于零,他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世俗的礼法对他毫无作用。

反正据纪信鸥所了解,你不惹到这个人就拉倒,你要是不小心惹到他了,他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见他根本就不搭理自己,那位跟进来的白富美,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对着店里的员工“好心”提醒道:“他们是大陆过来的,不知道这个衣服的价格。”

听着她挑拨离间的话语,方远山毫不留情面的斥道:“我认识你吗?请问你是哪位?”

“你。。。”

纪信鸥那位同事见到自己女人受辱了,皱着眉头道:“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lydia,咱们走吧”

“啪”

一把打开男人的手,那位拎着名牌手包的女人、抱臂冷笑道:“我就不走,我今天还就要看着他们买。”

“不知所谓”方远山朝几个心怀不轨的男女看了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就朝店里走去。

最后过来的那位长相英武的男人,此时也“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喊道:“你说什么呢?”

出来溜达一圈都能遇到这些纠缠不休的人,方远山心里真是腻歪透顶了,转身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道:“你们他么的还没完了是吧?给劳资滚出去。”

方远山不怒则已,一怒则尸横遍野,杀伐之气透体而出,这间唐纳卡兰女装店里好像有一股寒风涌起一般,激得店里人都跟着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世界上有句话叫不作不死,本来看他怒目相向,跟进店里的三个人还有点心虚,但想到他们只是内地人,而且自己本身也有点能量。再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外地人喝骂,他们也拉不下那个脸离开。

“你骂谁呢?你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香江,不是大陆,就凭你刚刚那两句话我就能告你诽谤。”

“真是太野蛮了,俊贤你看你同事都交的什么朋友啊,我看让你们局长要好好审查审查他的资格,不行赶快开除了。”

几个人你一眼、我一语,把个方远山气得够呛。唐纳卡兰的店员见到两帮看样子相熟的客人自己反倒内讧了起来,虽然嘴上在劝,但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压抑不住。

纪信鸥虽然也在劝着,但他心里却在替这几个人默哀,希望他们头能挺住。不过说实话,看到他们这么威胁、辱骂“方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竟然还有一丝隐隐的兴奋感。

“好好好,不滚是吧?来,纪队长,你告诉我,这几个人是香江哪个衙门的?”

纪信鸥强忍着心底的快感,脸颊肌肉抽搐着道:“这位任先生是内务部审查科的,旁边是他的女朋友杨宝怡,家里听说是做房产的。至于另外一位,如果没猜错的话叫周正豪,郑氏珠宝集团顺位继承人之一。”

“来,把电话给我”

伸手要过纪信鸥的电话,就在那里拨打了起来。纪信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阻拦,这位大富豪性格古怪,寻常人根本琢磨不透。再加上他诡异的发家史,外人在对他真正了解之后,面对他的时候心里总是会不自觉的打鼓。

是啊,一个三四年时间就聚敛起富可敌国财富的人,其手段要多么的不可思议,光想想就能令人毛骨悚然。这样的一个人,他的话就是圣旨,不容人质疑。谁敢劝?

“哎,老荣啊,你们香江是怎么事啊,几个不知所谓的混蛋老是在我跟前和苍蝇一样嗡嗡嗡的,这样的混蛋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公务员体制的,你头好好审查一下。”

“叫什么名字啊?叫什么来着?”说着话转头朝纪信鸥又看了一眼。

“任俊贤。”

“对,叫任俊贤,是你们香江内务部的,你给我好好查查。”

也不管对面说什么,他继续问道:“那个郑玉同的电话你有吗?这里还有个混蛋,问我是什么东西呢?老荣啊,你说我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一出,旁边的纪信鸥腿都开始发软了。问这位南美无冕之王是什么东西?这不是找死嘛

本来也就是气话,打无好手,骂无好口,情急之下骂什么都正常,但凡是就怕上纲上线,他这话一问顿时就变味了。

“方先生别生气、别生气,这件事你交给我去处理吧,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纪信鸥的电话还是那种老式诺基亚,就两点好,声音大,结实,见他打电话,这家店面里静悄悄的,所以里面的话一字不漏的全传出来了。

“真是气死我了。老荣啊,我跟你说,我最近一年多都在修身养性,要是换做一年前,我非大巴掌呼死他们不可。”

说完之后把手机还给了纪信鸥,摆摆手道:“走走走,这个店还是不要看了。买个衣服都弄一肚子火”

“装的跟真得一样”虽然方远山电话里的声音这些人都听到了,但是那个女人还是在他们临走前呛了一声。

走在后面的纪信鸥差点一跤摔倒在地上,随后连忙跟了出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事情在心里形成固定思维后,这个印象就很难改变了。

打个比方,天天跟你聊天打屁、吃泡面的**丝兄弟,哪天突然对着电话说“哎,那个谁,你把我股票都出手吧,什么?少赚三五个亿?哎,无所谓,都卖掉吧”,你要是遇见了,你也会大巴掌呼上去,问他是不是睡迷糊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面对方远山这个大陆灿的“满嘴胡言”,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是真得。不过也没有继续追上去了,反正事后有得是办法对付他们。

已经走到门外的方远山转身朝这家店看了看,见到里面的店员还在看着自己,随手招了招,等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大汉快步跑过来的时候,他指着这家店道:“问问唐卡董事长怎么做生意的?公司还要不要开了?不开明天就让他滚出香江。”

一番话说完,他背着手朝下一家店铺走去。。。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