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27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自从去过一次半山后,纪信鸥这两天走路都是带风的,两天来吃喝都在土瓜弯那边,不眠不休的查找着资料,那颗早已死了的心也跟着活了过来。

说起纪信鸥其人,那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他出身贫寒,自幼勤学苦读,一心想着出人头地。不过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他没钱、没背景、没人脉,即使名牌大学毕业,在之前的单位里依然做着最底层的事情。

等他好不容易升到中层管理干部的时候,却无意当中发现了领导的一点秘密。这件事他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闷在了肚子里。

不过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缝,他不说没事,在跟最要好的朋友、同时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手下喝酒吃饭之时,无意间把那件事给当个谈资聊了出来。

结果倒好,他的那位手下心思活泛,找了领导的副手把这件事给捅了出去。结果呢?他那位曾经的手下反倒做到了他的位置。至于纪信鸥,反正单位里一直流传是他告的密。

纪信鸥在心灰意冷之下本打算离职的,可是一家老小等着他养活呢,想在单位里申请换个工作岗位,可是那位曾经的副领导,现在的一把手明确告诉他,这边没他的位置,唯一的机会就是来香江,他爱来不来。

纪信鸥在香江工作,但他户口什么的还在国内,而且工资什么的也是国内发,他就相当于一个临时工一样,而且基本没有出头之日。

在土瓜弯那边查了两天相关资料线索,今天晚上实在太累了,本打算睡觉的,但是他在想着头怎么再跟那位富豪搭上线,所以他出来走动走动。

可能真是时来运转了,皱着眉头考虑事情的他,无意之间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等再仔细一瞧,可不就是那位半山的富豪嘛

“方先生。。方先生。。。”

等见到前面的身影停下时,他带着略微的喘息声来到了他的面前,欣喜道:“方先生也出来逛街啊?”

“呵呵,原来是纪队长。”

超级富豪一般不会在正常人看的见的场合出现,这句话不能说绝对,但也有其道理在里面。万一哪个不开眼的惹了那些富豪,或者是出现什么意外事故,那就是个地动山摇的事情。

所以可以想象,能在“平民街”看到方远山,纪信鸥有多兴奋?在方远山微笑着喊了一句之后,他都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方先生。。你。。吃了没有啊?”憋了半天纪信鸥才说出这么句来。

“哈哈,我吃过了,纪队长吃了没有?要是没吃我请你吃饭。”见到这位几十岁的男人看见自己就跟看见明星一样激动,方远山不由笑了出来。

“不用,不用,我刚刚在单位那边吃过了。”

他朝左右看了看,能去的好像就是前面的“中南大厦”,里面以卖高档服饰为主。朝身边的宋恩熙看了看,想着自己好长时间没给她买过衣服了,冲这位纪队长笑着道:“如果纪队长不忙的话,陪我一块走走吧,顺便去给小家伙买几件衣服。”

听到他的话,纪信鸥真是求之不得,连连点头道:“没问题没问题,天这么早也睡不着。”

方远山朝他猩红的眼珠看了看,微微笑了笑没说话,带头朝前面的广场走去。

夜晚的中南广场流光溢彩,外墙上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在播放着劲歌热舞,还有出来纳凉的老头老太太在跟着翩翩起舞,其中不乏年轻男女。

“听口音纪队长不像是香江人吧?”

“方先生,我老家是辽省的。”

“哦,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内人现在在国内照顾他们的学习生活。”

“挺好的。妻贤子孝,儿女双全,人生赢家啊”

纪信鸥苦笑了一下道:“一年难得国一趟,我亏欠他们实在是太多了。”

“也是。夫妻常年分居两地,彼此不能相聚,确实是一件憾事。”

说了一句他才奇怪道:“难道就不能转学过来吗?”等见到这位中年男人苦笑的脸,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一路朝着广场那边走去,到了近前的时候,这边的人流量相对较小一点了。

你说势利眼也好、自卑心也好,反正这边大厦门口走过得都是一些穿着高档服饰、手提各种名牌包包的男人女人,大厦门口也清一色都是豪华轿车。那些口袋里没银子、卡里没后盾的人,他们连走近的勇气都没有。

富丽堂皇的装饰、清一色高开叉旗袍的迎宾小姐,还有那能倒映出人影的乳白色大理石地板,跟平民街那边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

两边的迎宾小姐等几人靠近以后齐齐弯腰道:“欢迎光临中南s服饰城”

牵着宋恩熙的小手,两个男人边聊天边朝里面走。走在他旁边的纪信鸥,此时穿着个大裤衩,白背心,脚上还有一双人字拖,换作以往、打死他也不会跑到这里面来。

不过今天就不同了,他根本就没心思关注那些异样的眼光,整个人都全神贯注的听着方远山说话。

“这几天纪队长可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纪信鸥点点头,严肃道:“01年大埔村海港那边出了件事,当时一个柴油机载有五名渔民,那天晚上他们正好从大浪湾打鱼港。当他们开到石火州区域的时候,船长突然发现罗盘大约有90°的偏差。就在他打算矫正航线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像是有巨大的消耗用尽了电池里的电一样,船上的灯光开始变弱,后来干脆熄灭了。”

“然后呢?”

“这个时候船长不看罗盘的读数,开足马力向西径的路标驶去。不料岸上的灯光反而向南移动,可见船并没有向西,却是往北开了。后来他们继续向岸边开了两个小时,然而这么长的时间、船还是没有前行多远,好像总有什么东西拖在后面不让前行。”

可能是因为这位纪队长说的严肃,方远山听得一阵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不是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商场,他都忍不住的要抱臂揉一下。

“后来他们的船与石火洲之间的海面上、突然有一大团黑乎乎的影子遮住了星星。正当他们观看这块黑影时、却发现一个移动的光亮突然进入了那片黑乎乎的区域,停留了一会之后就消失了。之后那黑影也跟着失踪,而他们的罗盘也恢复了正常。”

他眉头皱了皱道:“还有吗?”

纪信鸥点点头道:“嗯他们到岸上本来也以为事情过去了,谁知道第二早上,一位年轻的渔民报警称有人想杀他,并且其中一位渔民已经身亡。死者经过法医鉴定,死于机械性窒息,而当时那位报警的年轻渔民正是跟死者居住在同一个卧室内,另外一名渔民则是单独居住在另一间房子里。”

“经过现场勘验可以排除外人作案的可能,所以那位年轻人被定为了凶手。但是仅仅过了两天,最后一名渔民也死于同样的手法,而那位在拘留所的年轻男子则每天嚷嚷有人要杀他,最后变得精神异常了起来。”

“那他现在人呢?”

纪信鸥抬起头道:“现在在清山医院。”

他定定的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这件事其实已经可以归类于灵异事件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还是有人为痕迹在里面。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他的话、纪信鸥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今天下午在查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特地到清山医院看了看那名精神已经异常的渔民,所以此时面对方远山的问话,他从容的说了起来。

“他习惯一个人待着,哪怕是关在屋子里。一旦有人靠近他,他总是会大喊大叫,之后再想恢复平静,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等他说完之后,方远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纪队长有心了。”

一个关在清山医院的神经病,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关系,谁会没事去了解病人的相关境况?

被他拍过肩膀的纪信鸥、心里再次狂喜了一下。人家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自己今天下午特地抽时间过去了解了一番,现在看来真是去对了。

等反应过来后,又自嘲的笑了笑:纪信鸥啊纪信鸥,亏你都四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

中南大厦里面全是一些世界名品潮流店,价格动不动就是数万、数十万,那些荷包不鼓的都没有勇气走进来。即使小富之家的人,在这里同样要心里打鼓。

另外在大厦里购物的人群,领着手提袋、大包小包的男女,个个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那是金钱作为后盾给他们的自信心。

走到环形的电梯旁边,方远山特地停住了脚步,等着纪信鸥跟上来后才一起踏上了电梯。此时隔壁相向而行的电梯上又传来一声“亲切”的招呼声:老纪,你也来逛中南服饰啊。。。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