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26章 不争气的东西

逆反心理大多数出现在年轻人的身上,他们不喜欢按照别人说的去做;认为绝大多数规章都是不合理的,应该废除;如果父母再三叮嘱同一件事会使他感到厌烦。

苏子铭家境优越,虽然大学毕业已经两年了,但是平时很少在公司上班,每天正常的活动情况是这样的:早上睡到七八点起来吃饭到公司打卡出去和自己同样家境优越的同学朋友玩耍晚上去公司打卡下班。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还是习惯按照大学里的那一套作息规律行事,平时接触的也大多数都是那些富二代。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心理可以说还没有完全成熟,哪怕他已经25岁了。

今天在自己妈妈的逼迫下来道歉,他本身心情就很不爽。而且他不认为那件事自己有错在先,完全是那个女孩自己神经质。现在把人捅伤了,不但不抓她,反而要自己来道歉,你说他心里能服气才见鬼了呢。

方远山是什么人?面前这个曾经见过一面的年轻人话刚刚出口,他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面无表情道:“你不需要跟我道歉,恩熙原谅你这件事就算揭过了,如果她不原谅你,那就哪里来的哪里去。”

苏子铭平时都是众星拱月,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的中心点,现在这一幕他已经感觉自己脸快丢干净了。不过想到妈妈在路上说得事情严重性,他还是僵硬着身体转过了身子,对着沙发上的宋恩熙鞠了一躬,嘴里道:“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行为给你带来的困扰。”

沙发上的宋恩熙身体颤动了一下,往旁边罗兰的怀里缩了缩,但还是一言不发。

正端着杯子喝茶的方远山,此时放下了杯子,语气淡淡道:“行了,你们去吧”

听他送客的话语,孙月娥急切道:“方先生。。。”

“嗯?”

见他眉头皱了起来,孙月娥这位香江商界女强人脸色惨白了一下,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就是仗势欺人,有点钱就了不起了?好像谁都要巴结你一样。妈,我们走,不用求他。”梗着脖子的苏子铭、冲着方远山一脸不忿的说道。

“啪”

“不争气的东西”

孙月娥一巴掌狠狠的挥到了他的脸上,眼眶泛红的呵斥了一句、随后一脸落寞的离开了这里。

一个在东亚地区有头有脸的女强人,除了刚出道的时候跟人弯过腰、低过头,在她三十岁之后就再也没人能逼得她这样了。想她孙月娥一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到头来却败在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手上,可想而知她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沙发上的方远山就这么看着那个背影慢慢的走出别墅大门,始终都没有开口说什么。

朝罗兰臂弯里的宋恩熙看了一眼,方远山慢慢的站起了身子,转身朝书房走去。

第二天从慕容婉口中得知,香江特首会携妇人参加明天晚上在青水湾那边举行的酒店揭名仪式,其中意思自然不言而喻,问他去不去参加?

方远山考虑了一会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个难听的话,这些“世俗界”的事情在他眼里现在就是生活的调剂品,但要是让他特地去应酬,他还真的没有那个闲工夫,他宁愿去逛逛街,看看这个大都市。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晚上七点多钟,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方远山带着宋恩熙逛起了庙街。

庙街位于香江油马蒂,是香江一条富有特色的街道,同时也是香江最负盛名的夜市。很多电影都曾以该条街道取景。庙街以售卖平价货的夜市而闻名,被喻为香江的平民夜总会。

天后庙坐落于油马蒂的榕树头,把一条庙街生生地一分为二。靠着庙的南墙,比较寂静,一溜儿都是看相、算命的摊子。摊主们一个个摆出副半仙的模样,而且还真有人坐下来问前程,也有青年男女来问姻缘。

带着宋恩熙一路逛过来的方远山,看着热闹的街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涌起了一股疏离感,好像这些离自己很遥远一般。

算命打卦这些东西方远山向来是信则有、不信则无,而且他自己也被人拉着算了好几。记忆犹新是在华国五夷山的那一次,当时算命的说宫小蝶有一劫,后来发生了“落石事件”,从这里来看也不能说他是胡说八道,只能说冥冥中自有注定。

“叔叔,那个人在偷钱包”

从警察局离开之后,宋恩熙这是第一次主动开口,方远山的心里喜了一下,顺着她的目光朝前看去,只见一个鱼丸档前,两个小年轻正贴在一位妙龄女郎身后,其中一个镊子已经从人家包包里镊出了一个钱夹子,并且随后迅速的转移到了他的同伙身上。

他拉着宋恩熙慢悠悠的走了上去,等到了这个女人身后提醒道:“喂,你的钱包被人偷了。”

还盯着鱼丸档里的美食流口水得女人,冒然之间听到身后传来的话音,转身楞了一下之后赶忙查看起了自己的钱包,等看到包包上被人割了一个大口子时、脸色一下变了,赶忙打开包看了一眼。

“啊。。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呢?”

方远山笑了笑道:“不是跟你说了,你的钱包被人偷了。”

“你怎么不早说啊?对方人呢?”

他四维图像四处转悠了一下,在几百米外发现了那两个小偷的身影,耸耸肩道:“你可能是追不上了。”

这位长相能打个七八分的女人,脸色转瞬之间就变了,黑着脸道:“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嘿,刚刚我隔着老远呢,怎么提醒你?”

“你就不能喊一声啊?非要等人走了才过来告诉我,亏你还是个男人。”说完这个女人一脸晦气的表情走远了。

她的潜台词就是方远山怕小偷报复,所以才不敢大声提醒的。

“我。。。我艹。。。”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方远山顿时一脸吃了苍蝇屎的表情,心里也是连连大喊晦气,遇到这么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好心提醒她一下,结果反倒挨了埋怨。

“吗的,果然是好人做不得。”

看到旁边刚刚有点活泼的宋恩熙,转眼间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方远山气得直喘气。眼看前面那个女人已经融入了人群中,他目光微微动了动,地上出现了一台最新款的智能手机。

他紧走一步、赶在另外一人之前把手机捡了起来,那个跟他同时弯腰的男子楞了一下,等直起身后嘿笑道:“见者有份”

“滚蛋,我要还给失主”

男子看了看他的体格,感觉能靠自己的气势压迫住他,顿时嘴一歪,健壮的肱二头肌屈了起来,露出一副凶悍的样子。

方远山眼角余光看到了宋恩熙小脸上露出的笑意,心里也是一乐,抬手朝面前男子胳膊上的肌肉捏了过去。

“哎哟哟,疼。。疼。。快,快松手。。。”

“知道疼啊?知道疼那就麻溜的滚蛋。”说着话就松开了手,这位打着赤膊的男子,手臂上立刻浮现出了青紫色,吓得他立马跑路。

“嘿嘿”

“我爱你。。爱着你。。。”

这边还笑着呢,手中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看,顺手接起来喂道:“你是哪位?”

“先生你好,我是手机的主人,你的手机是我得。”

“你的?你怎么证明这手机是你的啊?”

“我手机有密码的。”

“哦,密码是什么?”

“是。。。你人现在在哪里?我见面证明给你看。”对面显然没上当,刚说了一句便停住了口。

想到刚刚好心当做驴肝肺,他随意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

“那你能过来吗?我把我地址告诉你,只要你还给我,我给你五百块的报酬。”

方远山把手机从耳朵边挪开看了看,发现还是苹果公司推出的一款触摸屏智能手机,估计售价要在三四千香江币,嘿笑道:“我没时间。”

“你。。。我给你一千块”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出现了一个垃圾桶,他对着手机道:“我扔进天后庙这边的垃圾桶了,你自己过来找吧!”说完真的把手机顺手扔了进去。

虽然这个行为很不君子、很不男人,但是他被人当面骂了一句,现在念头很不通达。要是不干点什么,他心里会很不爽的。至于现在,他感觉神清气爽。。。

白天的香江繁荣稳定,治安秩序良好,那种电视电影里的古惑仔你是一个都看不到的。

不过到了晚上,各种牛鬼蛇神全部都出来了。大社团是不干那种小偷小摸的事情,但你可不要以为现在的混混素质就比过去高了,相反的是,在国内高压态势之下,那些大社团都不出手的情况下,现在的小帮派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素质更是良莠不齐。

就好比刚刚的扒手,他不用猜都知道,就是那些小社团出来捞金的。

再往前就是娱乐一条街了,看着远处街面上到处游荡的年轻人,他刚打算转身离开,一声“方先生”把他给叫住了。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