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24章 没钱你装什么逼?

“我是李贤隆,康安身体怎么样啊?好长时间没有给你打电话了~”

听到对方的称呼,荣康安这位香江最高首.长楞了一下,微笑着道:“谢谢李先生的关心,咱们之间好像是有近大半年没通电话了。”

“我最近也有关在香江那边,在华国政府的帮扶下,现在的香江繁荣稳定,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哪里哪里,新加坡在李先生的治理下显得井井有条,产业方面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香江现在被你们新加坡拉开了很大一段距离,还要努力追赶才行啊。”

这个话不是荣康安谦虚,香江现在制造业已经彻底空心化,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唯一支柱。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消费拉动,投资的边际贡献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样的经济结构稳定性弱,经济增长缺乏后劲。

而反观新加坡呢?人家的制造业则从劳动密集型成功转型为资本、技术和知识密集型,附加值不断提升。制造业和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双引擎,消费、投资和出口三架马车共同发力拉动经济增长。

不过这些事情双方心里都心知肚明,不需要说破。而且荣康安知道,李贤隆不会无缘无故的打自己私人电话说这些事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果然,对方的话锋一转道:“弘亿这几天去香江走走看看,就在刚刚那边电话打到了我这里,说是跟人在下海街那边起了冲突,我想让康安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的。”

听到“下海街”这几个字、荣康安的眉头不由皱了一下,但嘴里还是应承道:“李先生不用担心,我们香江的治安一向都很好,相信贤侄不会出什么事的。”

“那就麻烦康安了~”

“应该的。”

等对面挂断电话后、荣康安在缓缓的放下了手机,隔着落地玻璃朝江对岸朦朦胧胧的油马蒂方向看了一眼,转回身朝自己的秘书道:“你知道下海街那边是什么情况吗?”

“行动处的曾队长刚刚来过电话,说是跟那个人起了冲突,现在双方正在下海街那边大打出手呢,您看?”

荣康安一听这话顿时头大不已,一个小时前铜罗弯那边刚刚出事,这一转眼怎么又跑到下海街那边去了?

这位荣特.首曾经听人说过,那家伙被人誉为“惹事精”、“灾星”、“霉星”,反正他走哪哪出事,不是跟人大打出手,就是哪里的治安案件高发。

就好比铜罗弯那边,事情刚刚结束就有好多人报警家里失窃,而且都是现在在警察署的人家,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是那个人干的。

从荣康安第一回听说“方远山”这个人起,每回都没好事。他只要一来香江,保证鸡飞狗跳,让人不得安生。要不是大陆那边态度暧昧,荣康安真想给他颁布一条特别法令:不允许其人进入香江。。。

不过这件事也只是想想而已,从他了解的资料来看,被他祸害不轻的美国都没敢颁布这样一条法令,他要是敢颁布的话、估计回头要不了多久就下台了。

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想了好一会之后才拨打了出去。

“嘟。。嘟。。。”

“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

“我。。我是荣康安~”

本来看到地上还在哼哼唧唧、装死的李弘亿时,方远山一只脚已经抬了起来,准备踹向他的嘴巴了,听到是香江的“大老板”亲自打电话过来,他心里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问道:“不知道荣老板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荣康安虽然作为贫民家庭走出来的精英人物,不过你可千万别以为他真是什么“贫民”,他的妻子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两个人相识于英国剑桥大学,之后相恋、结婚、生子,荣康安能当上香江的大老板,他的妻子居功至伟。

正是因为她妻子的关系,他在很久以前就开始接触上流人士,那些人谈吐温文尔雅、说话中规中矩,不会像方远山这样带着调侃的意味。而且说实话,以他现在的身份、整个香江、整个东南亚,有谁敢调侃他?连新加坡总统都要恭敬的称呼他一声“康安”。

不过不习惯也没用,“那个人”性格古怪,脾气暴躁,而且为人处世不是以现下价值观来执行的,完全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待人接物,你不习惯都没用。

“听说弘亿跟方先生起了一点冲突,不知道。。。”

“哦,你说这个混.蛋啊。我跟你说老荣,不是我当面打脸,这个混.蛋就是欠收拾。也不知道在哪里学了两手西洋拳,跑到我店里来耀武扬威了,你说我不抽他抽谁?”

“老荣”?“混.蛋”?“抽他”?听着这些“社会话”,荣康安感觉对方就是个社会小地痞,哪有一点集团公司老板的意味?

荣康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忍住挂断电话的冲动,僵笑着道:“方先生,我这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方先生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弘亿一马。”

此时下海街上的方远山、手一招、一张折叠椅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坐下来后翘着二郎腿道:“放他是无所谓的,反正今天我也没打算拿他怎么样。不过老荣啊,不是我在背后挑拨离间,就这样的小混.蛋,他的家里肯定也好不到哪去,你还是少接触为好。”

对面的荣康安心里一震,嘴上道:“谢谢方先生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方远山的身份摆在那里,他的话即使是以市井之间的语气说出来得,但是却不容人小觑。论起身份地位,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荣康安放眼香江,方远山志在制霸全球,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等挂断电话之后,荣康安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他做事心里当然有数,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年轻人都敢教育起自己了,这让他心里相当不快。但是没用,他心里不舒服也只能忍着。

“把那个人的近照找人复印一些,然后分发到那些世家大族的手上,让他们一定严格约束自己家里的子弟。出了事一概自负,不要过来找我,找我也没用。”

说完之后他跟到:“对了,还有他家眷也一并把资料传下去,让他们平时低调一点。”说完他叹了口气,朝着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现在已经下午六点钟了,往常这个时候荣康安已经到家,喝着老婆煲好的汤,但是连着两件事让他有点应接不暇,而且全是关于同一个人的,这让他更是身心俱疲。

“一颗、两颗、三颗。。。。一共二十七块。”

“嚯,你倒是挺有钱的嘛,百十万美金的玉石随便往地上砸。啧啧啧,不愧是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就连我都舍不得这么个玩法~”

面无表情的李弘亿,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方远山在那里慢慢数着玉石,等全部结束后道:“钱我明天让人打给你。”

“我发现你怎么不长记性啊?我不是说了,现在给钱。不给钱哪也别想去~”

“你。。。”

见他死死的瞪着自己,方远山眉头挑了挑,语气森冷道:“别以为荣康安打电话就有用,我要杀你这个世界没人能拦住,包括你的父亲都不行。”

“我没带那么多钱。”

“艹,没钱你装什么逼?”

嘴里骂了一句,自顾自道:“二十七块巴西顶级碧玺,价值2700万美金。我这家店每天的流水大概在一千万美金,你是下午来的,算你半天误工费,那就是五百万美金。”

说着朝地上的灯框和墙壁看了一眼继续道:“我的灯具是欧洲订制的,光这一个就要10万美金。墙壁涂料要重新粉刷,人工费什么的加一块你给个5万美金吧。别的嘛。。。”

听到他一天的流水要一千万美金,却跟自己要五百万美金的误工费,李弘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王.八蛋”也知道是流水,那你怎么不把玉石成本给刨去再算的?

还有柜台上那些碎玉石,之前的店员明明说一块是八万香江币的,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一百万了?而且还是美金。

最离谱的就是灯具了,麻痹的,那个框子上面明明写着“philips”,你他么眼睛瞎啦,它哪里值十万美金了?五十块香江币,不能再多了。

没管李弘亿铁青的脸色,在店里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什么需要算账的,咂咂嘴道:“就这样吧,所有的加一块3215万美金。零头不要了,你给个3210万美金好了。回头我自己花钱弄墙壁。”

本来听到“零头不要了”,李弘亿以为是后面的15万呢,谁知道竟然是最后的个位数,这一下差点把他憋出内伤。

看到李弘亿呆愣在那里不说话,他眼睛一瞪道:“是不是没钱啊?没钱就跟我到巴西挖矿抵债,什么时候把钱还光我什么时候放你回新加坡。”

被方远山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心里想着过来“会会”方远山的公子哥,无奈之下掏出了手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