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18章 百十万飞掉了

老话说的好,你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外国还有一条“墨菲定律”,其根本意思就是: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就好比现在,那位彭经理在店里不停的转悠着,眼睛不放过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包括那些店员在拿出价值不菲得“帝王托帕”时,他的心总是会跟着提起,生怕会打碎。

“啪~”

嘈杂得人群当中突然传出清脆的撞击声,光听声音就知道是玉器跟钢化玻璃柜面相撞发出来的。背着手在店里来回走动得彭经理,当时心就跟着漏跳了一拍。

“啊。。。这。。这不关我的事啊,你。。你刚刚根本就没接到我的手。”

“呜呜~我。。我明明已经交到你的手中了,你怎么反倒赖我。”

听到人群里已经开始吵吵了起来,这位三十七八岁的经理心一下沉了下去,从后方的工作人员通道绕了过去,紧走两步来到了店面右侧围满人群得柜台前。

看着玻璃柜台上碎裂成两瓣的明黄色玉石,这位彭经理感觉脑海里有好多星星在跟着旋转。一脸铁青的走过来,满脸寒霜道:“怎么回事?”

此时已经傻掉的吴若曦,手足无措得看着柜台上的碎裂玉石,带着哭音道:“经。。经理,我。。。我明明已经交到她的手上了,可是她没拿稳,然后就。。。”下面的话她已经说不出来了,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柜台前的少妇一听这话可不干了,扯着嗓子喊道:“小姑娘,你说这话可是要负责任得,什么叫我没拿稳?明明是你没交到我的手上,你怎么能怪我呢?”

这可不是开玩笑得,柜面上这块碎裂的帝王托帕,光看大小也不会低于二十克。百十万的东西让她赔偿,那岂不是倒了血霉?

店里有监控,那位少妇和她的朋友在店员得引导下进入了柜台里面,走到监控录像那边看了起来。

此时三方对证,不仅两个当事人紧张不已,就连那位经理也额头溢汗。如果是客人打碎的,那什么都好说;但如果是这位心来员工打碎得,那他可要跟着倒霉了。

视频快进,只见摄像头下面戴着白手套的吴若曦、小心翼翼得拿出玉石朝着这位少妇递去,当那位少妇接手后,吴若曦便松开了手。

然而这位少妇光顾着和身旁友人说笑了,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浑然忘记了吴若曦递过来的宝石,在吴若曦松手之后,她刚转过头来手中的玉石已经掉落在了柜台上。

“啪~”

隔着视频彭经理都好像听到了玉石碎裂的声音,心也跟着疼了一下。

就这么一松手、百十万飞掉了,是个人都会心疼的。何况天天跟宝石打交道、本身也喜欢玉石的经理?

事情弄清楚了,本该没什么疑问了,但是那位少妇不乐意了,红着脸大声道:“你们这属于欺诈,我当时还在跟朋友说话,她就这么交到我的手里,我哪知道啊?这个钱我是不会赔的。”

一句话说完,这位少妇把包往后一甩,朝她的朋友道:“我们走~”

“哎,小.姐你别走。如果你不同意赔偿的话,那就报警好了~”

“报警就报警,我怕你啊。”

说着话这位少妇从手包里拿出了电话,在按了一个号码后激动的对着电话道:“老公你过来,下海街得玉器店讹人,明明不是我的错,他们非要我赔偿。”

看见这位少妇得样子,这位经理顿时头痛不已。他们店铺一天得流水都在上千万,哪怕仅仅歇业一天都要大几十万的损失,报警处理一般都是在最后无可奈何下才进行得。

但是今天看样子不报警不行了。百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有钱人的眼里可能就是一辆车、一顿饭得钱,没钱人一辈子都可能存不到这么多钱。

而面前这个少妇,看样子是不缺这个钱的,主要可能是因为不愿意凭白出这个钱,所以才在这里闹的。

但是事情已然这个样了,这位经理也不怵她。自家店铺背景强大,两位女老板都是在香江横着走的那一类,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来下海街闹事。

为了不影响其余的客人,这位经理把那位少妇请进了后面的贵宾室,后面的吴若曦揪着黑色职业装得下摆、一脸惨白色的跟了进去。

在她走进去的同时,柜台边正在给客人介绍玉石得几位女销售员互相的对视了一眼,里面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得表情。

吴若曦不仅在玉石店帮忙,还到体验店、高档手工旗袍店、黄金专卖店去帮忙。这条街只要是属于婉兰之家的,她基本上都待过。正是因为这样,别的店员才对她特别嫉妒。

下海街的直营店不仅工作环境好,而且福利在销售行业也是首屈一指的,更别提工资了。想当初她们哪个人不是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好不容易才面试成功的?

现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连培训都没有经过就“空降”到了这里。最离谱得是她竟然还属于“直管人物”,店里的经理名义上是她上司,其实人家就是在这里“镀金”的,经理根本没权利管人家。

眼看一场风.波暂时平息了,那些没热闹看得客人又开始研究起手中的珠宝玉器,销售员也在旁边热情得讲解着。

而与此同时,铜罗弯那边的宋恩熙此时也有点紧张,面前一个陌生男子已经打量了她好一会了,就在她准备起身离开之前,面前长相帅气的男子笑着问道:“你今年多大了啊?”

经常被吴若曦、李云舒说太宅的宋恩熙,抱着扩大交友圈的想法认真回到:“我今年17岁。”

“17岁啦,那怎么才上高一?”

“我。。我从朝.鲜移民过来的,学习没有跟得上。”

听着她有点拗口得普通话,对面沙发上的苏子铭此时颇感兴趣,两手伸平撑着沙发的靠背,翘.起二郎腿晃悠着问:“朝.鲜的?那你在这边还有什么亲人吗?”

“子铭,她家里。。。”

苏子铭朝他看了一眼,那个冯家伟顿时闭嘴不言,转头朝宋恩熙看了眼,幽幽道:“子铭哥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我家里还。。还有个叔叔。”

“哦,你叔叔干嘛?”

宋恩熙想了想老老实实道:“我不知道他干嘛。”

这位“苏大少”朝面前锦凳上的宋恩熙打量了一番。头发应该没做过,扎了个马尾辫挂在了脑后;体恤衫、七分裤、板鞋,手腕上系了一根红绳,其余的脖子、耳.垂、手上全部光秃秃,没带什么饰物。

又看了看她的衣物,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货色,估计也就是几十、几百块香江币。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她家应该属于“贫民”那一类。

苏子铭又看了看她的长相,天真无邪的大眼,挺翘的瑶鼻,朱.唇一点,皮肤不算水嫩光滑,但也紧凑有致,加上含苞欲放的身材,真真是个美人胚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的女孩,一向对“幼.齿”不感兴趣得苏子铭,此时脑海里不知道怎么冒出个“养成”念头,嘴角往上勾了勾道:“怎么样,回头哥哥带你出去玩玩?”

“我下午还要去店里帮忙。”

旁边冯家伟不知道她说的什么店,以为她是要去打暑假工,嗤笑道:“打什么工啊,跟着子铭哥、以后只要你乖乖的,想要什么没有?”

宋恩熙只是单纯,但不代表她傻,眼看这个冯家伟说话已经变味了,她一下站了起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看到自己两位同学还在那里唱歌,她突然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她觉得自己真的难以融进他们的生活圈子。

看到她站起来,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苏子铭很有范得往前倾了倾身子,十指交叉笑道:“哟呵,挺有个性的嘛~”

“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跟你出去玩。”

“艹~”

自觉被扫了面子得冯家伟,嘴里恨恨的骂了一句,站起身指着宋恩熙得鼻子道:“给脸不要脸得东西。好心请你过来玩,你他么还装上了是吧?”

“哎呀,家伟,别生气嘛~”

“是啊,伟少,你今天可是寿星,恩熙说着玩的。”

旁边的那些男女又开始和起了稀泥,跟着反过来劝到:“恩熙啊,这位可是我们的学长,而且他家世非凡,是香江有名的富少,愿意请你出去玩那是看得起你,还不快答应。”

“是啊恩熙,快跟铭少道歉。”

这些男女别看年纪不大,一个个都算是老油条了,说起场面话、套话那是张嘴就来。而且不同于商场上的那些人,他们本身年纪不大,说着这样的话、还让人感觉到一丝真诚。

沙发上的苏子铭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小姑娘扫了面子,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相当不快,现在见到冯家伟这个“小弟”出马了,他也就故作矜持的在那里笑呵呵的看着了。

一而再、再而三得被人当面羞辱,宋恩熙这个倔强的小姑娘此时眼珠有点泛红,端起桌上的一杯酒狠狠的泼向了面前的“冯家大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