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17章 坏水

今天的下海街显得特别热闹,从上午8点钟刚刚开门起,其中五六家巴西碧玺店铺门口就围满了人,因为据说有一批巴西顶级碧玺“帝王托帕”将到岸。

目前“帝王托帕”在国际上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克7500美元左右,关键是有价无市,你根本就买不到。所以在婉兰之家店铺里张贴出将于七月初销售一批帝王托帕的消息后,很多顾客已经翘首以盼了。

不同于别的珍贵碧玺,这批帝王托帕不接受预定,必须本人亲自到场购买。有得人说了,你这么拽,还不接受电话预定?那我大不了不买了。可以,你不买有的是人,这种顶级碧玺从来都不缺买家,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所以在店铺刚刚开门的时候,五六家专营顶级碧玺得店铺里涌进了一大片得客人。

“小吴啊,在转交得过程当中一定事先提醒客人,离柜概不负责,一切损失由对方承担。”

“我知道了彭经理。”

“还有,这些碧玺都比较娇贵,你一定要轻拿轻放,客人在没有完全接手之前你不得放手,听到没有?”

被这个经理严肃的语气有点吓着的吴若曦、连连点头道:“您放心彭经理,我一定牢记您的话。”

看着这个20岁左右得小姑娘,这个彭经理心里也有点郁闷。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关系户,也不说进行一个系统的培训,就这么强塞到了他的手下。关键是这家店铺经营的还是高档碧玺,一旦出事自己还得跟着受牵连,搞不好年终奖都没了。

眼看面前这个小姑娘已经朝销售区那边走去,有心想再提醒两句的彭经理,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不怪他这么紧张,就今天销售的四十几件帝王托帕,没有一件是低于二十克的,按照现在的汇率来算,最便宜的一件都要一百万出头的香江币。万一摔坏了一件,那可就是履历上的重大污点,以后就不要想往上爬了。

至于吴若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是慕容婉为了让她多多了解商场上的事情,趁着她放暑假、把她下放到下面的几个实体店进行的一种锻炼。

眼看她做得似模似样,后面的提着心脏的经理缓缓的松了口气,开始在店里转悠了起来。

此时半山的方远山亲自把那个纪信鸥送到山庄门口,这个秘情局的男人嘴里连连客气道:“方先生不用这么客气,您留步。”

“呵呵,没事~”

看着这位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样子,方远山心里也有点莫名的感慨。也许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对于外界的权势、地位看得很淡了,可是这个世界上百分九十九的人还在为此奋斗着。

就在这个中年男子上车之前,他笑着道:“我这段时间都会在香江,纪。。。纪队长有空可以给我打电话。”

一只脚都已经跨进车门的纪信鸥,死死压住心头的激动,连连点点头道:“好的,只要方先生不嫌我啰嗦,回头一定叨扰。”说完弯腰坐进了车里。

方远山不看重身份背景,只要聊得来就会是他的座上宾,但这一切对于纪信鸥来说却是个天大的惊喜。在进了车后,眼睛看着挡风玻璃的某个点,脸上的激动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了,最后干脆笑了起来。

“纪哥,那个人真是方远山啊?”

被年轻人这么一问,这位“领导”了一位手下的纪队长回过了神来,随后便斥道:“没大没小,什么方远山啊,以后要叫方先生。”

“是是是~那个方。。富豪到底跟你说什么了,看把你给乐的。”还是不习惯文绉绉的喊方先生,最后他干脆叫富豪了。

听到他的话,纪信鸥又开始出神了。从今天短短的接触当中可以看出,这位“神秘”的方先生为人不拘泥小节,平易近人、不以亿万富豪的身份自居。更难得的是,他竟然还对自己另眼相看,这让他格外的欣喜。

“难道我要时来运转了?”

“纪哥、纪哥。。。”

听到旁边的呼唤,纪信鸥一下又回过了神来,想了想道:“今天我们到半山的事情不要乱传。”

“那要是局长问呢?”

“局长问?局长问就说还在调查当中。”

从今天跟那位半山富豪的一番接触当中,纪信鸥想到了很多事情。那位富豪搞不好也是一位身手了得、高来高去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也不完全是“平易近人”,更多的原因应该是自己跟他有共同话题,自然能引起他的注意。

自己有什么优势能让那位富豪持续关注?无非就是自己管理的秘密档案。那些秘密档案绝大部分都是纸质材质,很多都堆在故纸堆里发霉了。

“看来要过去查找一番~”

想到这里他立刻道:“走,去土瓜弯。”

“啊,纪哥,不回局里啦?”

“不去了~”

开车的年轻人郁闷道:“纪哥,你看这马上都到饭点了,咱们先回局里吃过饭再去吧。”

不怪这个年轻人愁眉苦脸,他们局里的一座档案库就设在土瓜弯那边,现在过去肯定是查资料。人就他们两个,自己作为他的副手,打下手的事情不用说都是他来了。

副驾驶上的纪信鸥转过头严肃道:“小魏,纪哥我跟你说,把这件事办好了,咱们以后说不定就能鱼跃龙门。你现在告诉我,你是准备继续在这个位置上熬下去、等着某一天调职,还是跟着你纪哥拼一把?”

看到他认真严肃的样子,魏姓青年点点头道:“我跟着纪哥你走~”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里的纪信鸥为了自己未知的前途拼搏着,铜罗弯那里的宋恩熙最后到底还是没走的成。

被那位男孩盖了一脸蛋糕,本来已经心若死灰的宋恩熙刚走到包房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她的几位女同学拉住了她,花言巧语、连哄带骗,最终她还是没走的成。

“宋恩熙,大家跟你开玩笑的,你别生气。”

“就是啊!~同学之间开个玩笑很正常的,我以前也被他们盖了一脸蛋糕。”

“来,我帮你擦擦~”说完有两位女生上前给她擦起了脸上的奶油。

女拔萃书院治学严谨、学生素质普遍较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再好的学习氛围总有那么几颗“老鼠屎”,平时在学校有老师压着她们没办法“逞威”、一到放假顿时就跟开闸的野马一般,到处撒欢。

而宋恩熙呢?她普通话都说不标准,在学习上面也不算多么有天赋,只能算是勉勉强强。那些尖子生跟她玩不到一块,普通的学生在她的容颜面前又自惭形秽,也不愿意跟她玩,只剩下这些别有用心的坏学生了。

宋恩熙是逃难逃出来的,性格特别倔强,同时忍耐力也超凡,面对这些心怀不轨的同学得恶作剧,她再一次的忍了下来。

一群男男女女开始唱起了歌,宋恩熙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高歌一曲自然是跟她无缘了,就这么坐在角落里看着别人唱歌。

也许是看她长得不错,期间有两个成年男子还过来搭讪一下,不过看她不苟言笑的脸,最后还是算了。

见她呆呆的坐在那里,今天的寿星公、正拿着话筒和女孩对唱情歌的“家伟”,把话筒递给旁边的一位男孩,往沙发上一位穿着黑色体恤衫的男子靠了过去。

“子铭哥,你看那个小姑娘怎么样?”

“怎么了?”

这位年纪不大,却一肚子坏水的冯家伟也许没人认识,但要是说起“新洪基”、说起他的爷爷冯静喜,那可是香江金融界的一位传奇人物,很多人都要跟着竖大拇指的。

冯静喜出生于光东市的一个商人家庭。父亲起早摸黑做些小本生意,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加上冯静喜生母去世早,继母与他的关系不好,16岁那年,他就不得不离开了学校,到香江的一个船厂当学徒。

靠着吃苦耐劳的精神、还有过人的胆识、天赋,和香江的郭家、李家合创了“新洪基”。196.7年冯静喜更是靠着国内的动荡一举崛起,赚钱赚到手软,后来更是被人誉为“证券交易大王。”

当然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冯静喜的儿子就不怎么样了,靠着祖辈打拼下来的基业混日子,而且香江人都喜欢赌两手,冯静喜的儿子、冯家伟的老子也喜欢,而且不是小赌两手,他喜欢大赌“三五手”。

新洪基被冯家伟的老子败的差不多了,股份也早早就卖光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家的人脉关系还在。

就好比这位“子铭”,他的那位被称为“融资大亨”、“壳后”、“赌厅公主”、投资界顶级大姐大的老妈孙月娥,就是冯家伟爷爷得门生故旧。

“你不是看不上那些俗脂庸粉嘛,这个宋恩熙绝对是个雏,到现在也没有谈过男朋友。而且听说家里也没什么人,现在寄宿在亲戚家。子铭哥你稍微展现一下你的魅力,还不是手到擒来?”

“去,把她叫过来。”

冯家伟一听这话立刻站了起来,屁颠屁颠的朝着宋恩熙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