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16章 恶作剧

花园、洋房、古色古香的家具,鹰睃狼顾的保镖、俏丽的保姆还有即使坐在那里也萦绕着逼人气势的主人,这一切都让走进别墅的两人显得战战兢兢。

“咳~那个,方。。方先生您好~”

“嗯,坐~”

后厨的大保姆梁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给两人面前分别放了一盏香茗,微笑示意过后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可能是见方远山没开口问,进来的两人也不敢出声打扰他,任由他在那里静静的思考着。

从昨天的战斗中他再次发现一个问题,自己以前顾头不顾腚的坏毛病还是没有完全改掉。就好比这回,其实应该留个活口的,但是在心火上来的时候就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想着干掉对方。

现在人是干掉了,但也为自己埋下了一个祸端。从那两个人的嘴里不难得知,他们背后肯定还有“老家伙”,但现在人已经死了,说什么也晚了。

“吗的,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师傅柯元河自从电话打过之后就没消息了,也不知道在忙着查找资料还是在寻访什么世外高人。不过在他看来,那些所谓的世外高人实力也有限,那两个家伙随便出来一个都可以吊打所有人。

脑海里有点混乱的他,恍惚之间好像看到对面坐了两个人,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你们二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面这两个人此时正在打量方远山,至于为什么打量他,很简单,他们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牛逼,敢把越南人的祠堂给砸掉?

然而看了一会之后他们没发现任何特别的地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估计现在把他扔到大街上,谁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个身家巨亿的富豪。而且刚见面时感受到的气势、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淡。

“我们是。。是想过来请教方先生一个事情的。”

“嗯,说吧~”

四十几岁的纪信鸥,面对方远山淡淡的语气,如一个孩童面对师长的考教一般,不仅肩背挺得笔直,而且两只手端端正正的放在膝盖上、十指伸展,可见他的心情有多紧张?

“是这样的,昨天晚间在洲际酒店天台上发生了一点意外,有不明身份人士从酒店天台上掉落下来,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我知道方先生。。。”

不等他说下去,对面的方远山就摆摆手打断了他的问话,浑不在意道:“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也不是香江政府能管得了的。”

“呃。。。这个。。。”

他弯腰端起面前的茶盏说道:“就这样吧,还有别的事吗?”

听到他的话,纪信鸥一时有点无语,他之所以过来,其一自然是想问问这位神通广大的方先生是否知道一点什么,好让他回去对上面有个交代,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想跟这位大富豪认识一下,留下个眼缘也是好的,说不定哪天就撞上了呢?

眼看对方都端茶送客了,他自然也不好赖在这里,起身道:“那就谢谢方先生了~”说完就打算转身离开这里。

就在他们刚走到大门口,后面的方远山喊道:“等等~”

“方先生还有事吗?”

“听说纪先生在秘情局工作,不知道我能问你两个问题吗?”

站在他旁边的年轻人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自己在外面等他,纪信鸥点点头又走了回来。

等他坐下后方远山才问道:“听说你负责保管一些隐新秘闻,可以拣一些能说的事情说给我听听吗?”

难得这位“方先生”开了尊口,纪信鸥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方先生说笑了,什么秘闻啊,就是一些奇闻怪谈,谈不上什么秘密。方先生若是想听的话,那我就说说?”

他坐直了身体,并且还朝前倾了倾身子,感兴趣道:“嗯,你说,我听着呢~”

“咳咳~第一个就是无底洞之谜,不知道方先生有没有听说过?”

见他点头后、纪信鸥继续道:“按说地球是圆的,由地壳、地幔、地核三层组成,真正的“无底洞”是不应该存在的,我们所看到的各种山洞、裂口、裂缝,甚至火山口也都只是地壳浅部的一种现象。”

方远山点点头表示理解,不过随之追问道:“华国一些古籍不是多次提到海外有个深奥莫测的无底洞嘛!比如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的“东海之外有大壑”。是不是就是希腊的那个亚各斯无底洞?”

这个无底洞在希腊亚各斯古城的海滨。它靠着大海,每当海水涨潮的时候,汹涌的海水就会排山倒海一样“哗哗哗”地朝着洞.里边流去,形成了一股特别湍急的急流。

人们推测,每天流进这个无底洞的海水足足有3万多吨。可令人奇怪的是,这么多的海水“哗哗哗”地往洞里边流,却一直没有把它灌满。所以,人们曾经怀疑,这个无底洞会不会就像石灰岩地区的漏斗、竖井、落水洞一类的地形?那样的地形,不管有多少水都不能把它们灌满。

不过随后这些问题都被科学家给一一否定了,他们经过各种方式的验证证明,流向无底洞的水流确实没有再出现在地球上。

“嗯,是的~”

纪信鸥点点头肯定到,跟着解释道:“科学家认为这个无底洞可能是一个尚未认知的海洋黑洞。根据海水振动频率低且波长来看,黑洞可能存在着一个由中心向外辐射的巨大引力场。”

方远山虽然不明白这个数据是从何而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听懂面前男子的意思。点点头问道:“恩,然后呢?”他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些,关于这个无底洞的资料他桌上就有。

“根据线性变化力场来说,黑洞不是永恒不变的,而是会转移、会湮灭、会辐射等等。”

等方远山消化了这些理论知识后他才说:“我不知道那个海洋黑洞的一端在哪里,不过香江在1989年曾经发生过一起意外事件。当时有一辆满载学生的汽车去大坛公园野营,32名学生连着汽车一起消失不见,当警方到了现场之后、只能看到地下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

“之后呢?”

他摇摇头道:“没有之后。那些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找到。”

方先生点点头,想了一会后才继续问道:“这样的事情多吗?”

“嗯,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前后加起来一共发生了十几起。”

顿了一下他才跟道:“至于像昨天傍晚发生在洲际酒店还有游乐场事件,有明文记录的大概七八起,对象都是一些高来高去的人物。不过很可惜,都是目击者的证词,没有录像。”

“七八起?”

纪信鸥点点头,然后给他详细的讲解了起来~

就在方远山忙着寻找蛛丝马迹的时候,此时在铜罗弯的一家私人会所里,很多人正围着一位男孩唱生日歌,现场的气氛很热烈。除了这些年纪不大的学生外,还有很多看上去成年的男女,都在兴奋的鼓着掌。

“家伟,过了今天你可就是男子汉了~”

“是哦,不仅是男子汉,还可以光明正大找女朋友了。”

“家伟今天是寿星公,那就由他点名,被点到的女生要当他的女朋友。哈哈。。是临时的。”

“我赞同,我赞同。。。”

这位头上戴着一顶寿星帽、脸上还贴着贴纸的男孩,在房间里找了一大圈,等看到宋恩熙后眼睛就是一亮,转身从身后的茶几上捧起一块奶油蛋糕,慢慢的朝着她走去。

现场的男孩女孩、男人女人都笑着看向有点手足无措的宋恩熙,其中有知道底细的女孩脸上甚至都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对不起,今天他们是跟你开玩笑的,还希望你不要生气。”

第一次被这么多陌生人看着,宋恩熙有点不好意思,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没事~”

“刚刚他们的提议你也听到了,所以我想。。。”这位叫“家伟”的男孩故意没有把话说完,留了一丝悬念。

不过身后的人跟着起哄道:“宋恩熙,快答应啊~”

“是啊,反正是闹着玩的,快接啊~”

那些端着酒杯、抽着香烟的成年男女也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本来性格就有点内向,而且不善言辞的宋恩熙,看着面前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递过来的蛋糕,想了想还是伸出了手。

“嘭~”

“呀。。。”

就在她犹豫着伸出手的时候,面前的男孩突然把手中蛋糕往上一掀,整块蛋糕全部盖在了她的脸上。

“啊哈哈。。。宋恩熙又变成了宋花猫。”

“哈哈,笑死我了,宋恩熙难道你打算跟emily抢男朋友吗?”

“傻乎乎的,逗你玩呢,你还当真了。”

“好了好了,别玩了,再把我们的朝鲜小姑娘弄哭了可不好~”

远处靠在墙根的那些男女此时摇着头,感慨着这些学生可真敢玩。看到宋恩熙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其中一个女人从柜台上拿了一包纸巾过来道:“跟你开完笑的,别生气。”

机械的伸手抹了一把脸上得蛋糕,看着周围或洋洋得意、或冷眼旁观、或前仰合后的身影,她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朝着包房门口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