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九十三章 教训

带着洛克他们吃了个光东省的特色早餐,到江畔人家已经9点半了,等进了屋、小蝶已经去学校了,只有保姆在屋里。至于司机是住在物业提供的宿舍里、并不在这里一块住,只要有事出门,按一下门口的呼叫器,司机就会把车开过来等着。

他的母亲王翠兰看他来了,也没问他昨天晚上去哪里了。知道他已经吃过早饭后,嘴巴动了动始终没有说出来。

方远山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疑惑道:“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听着呢!”

“小山啊,是这个样子的,妈现在还年轻,也不想现在就养老,想跟你说一下的,我出去找份工作做做你看怎么样的?”

“为什么啊?你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又不愁吃喝,你要是觉得闷、就去水莲家逛逛不是挺好的嘛!”

王翠兰想了想说:“妈这些年也没什么存款,虽然说这里不愁吃喝,但总是要有些人情往来的,所以。。。”

“我。。。”

方远山听了母亲王翠兰的话后,立刻明白了过来,“这哪是不想养老啊!实在是手里没点养老钱,她心里慌啊!”

“而且有那么个好赌的小儿子,时不时的要接济一下子,她那点老骨头钱背的住几要?”

想到这里说:“您打个电话给李大年,让他过来一下子。”

李大年天天在社会上东游西荡的也不是个事,备不住哪天就被逮了进去,到时候王翠兰也跟着伤神,还不如早点把他的事情捋一下。

“啊,现在就打啊?”

“对啊!过年的时候我有事情,也没空理会他那些事情。现在刚好没事,我来跟他谈谈。”

把洛克两人叫了过来说:“等下你们知道怎么做吧!”

洛克跟元高阳忙不迭的点点头,大声说:“放心老板,这个事情我们最拿手了!”

他揉了揉耳朵,气道:“让你们装个样子、又不是让你们杀人放火,至于这样大声骂!”

李大年估计就住在这附近,电话打完没要半小时,门口的呼叫器响了起来,王翠兰走过去按了一下,里面传来了李大年的声音

“妈,我来了,把电梯开一下啊!”

没过两分钟门铃响了起来王翠兰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刚刚打开门、李大年惊喜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妈,你是不是让我过来拿钱的?我那个项目不能再等了,再不出钱人家就把我踢出局了,那我原来投的钱不就全打水漂了!”

跟着王翠兰走到客厅里,转过屏风看到端坐在客厅里的方远山后、唬了一跳!再看到他身后的两个高壮的保镖后,更是大吃一惊,跟着局促道:“大哥你来啦!”

坐在沙发上的他听到李大年的问话后,就知道母亲王翠兰没有把自己过来的事情告诉他,咳嗽了一下说:“来,坐下说。”

李大年经过最初的不适后,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故态复萌的嬉笑着说:“大哥什么时候来的啊!”

“昨天来的,知道你现在做生意了,特地来看看。”

李大年往他跟前凑了凑说:“大哥啊,我现在在跟朋友做点小生意,就是还缺点启动资金,大哥你看。。。”

身后的洛克往前走了两步,撑着墨镜的脸看不出表情,但那股逼人的气势令得李大年又往后缩了缩

“是嘛!做的什么生意啊?跟谁做的?预计年收益以及风险控制你都做了规划了?”

李大年嬉笑的脸庞这时也冷了下来,看着他说:“不用这个样子吧!我就跟你借几万块钱而已,又不是不还给你。”

“呵呵!”

被他的话气乐了的方远山,脸色一正说:“我不管你做什么生意,你不拿个具体的方案给我的话,一分钱都不会借给你的。”

李大年听了他的话,顿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一会才气急败坏道:“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还不知道你那些钱哪里来的呢!装的跟真的似得,不借就不借,充什么大尾巴狼啊!”

身后的元高阳探手抓过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从沙发里拎了过来,甩起手就是一顿大嘴巴子!

“啪啪啪!”

李大年顿时一阵鬼哭狼嚎进到屋里的王翠兰这时也冲了出来,看到元高阳在抽她儿子,立刻跑了过来到了方远山旁边时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小山啊,大年说话不过脑子你就原谅他吧!快让他们别打了。。。”

方远山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他们有分寸的,打不坏他。再不管管以后还得了您先进屋、放心,我心里有数。”

把个哭哭啼啼的母亲哄房间后,伸手示意了一下子,身后的元高阳一松手、李大年又摔了沙发上。

“怎么样?能不能好好说话的?”

李大年这时两个腮帮子都肿了起来,嘴角一丝血迹挂在上面。李大年抬手摸了摸脸,带着愤恨的说:“有什么好说的,打也打过了,就当你上给我还钱,咱们现在两不欠。”

保姆端着茶壶走了过来,给他的杯子蓄满后又给李大年倒了一杯茶。方远山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说:“怎么,怨气挺深的嘛!打你是让你长长记性,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抛开咱们的关系不谈,作为一个儿子、你二十好几的人了,连个正当的工作都没有,整天东飘西荡的伸手问家里要钱,你怎么好意思的?”

“第二,你作为一个男人,连个担当都没有,要钱就要钱,还以做生意为借口骗,你难道不觉得害臊吗?”

“再一个,我凭什么借钱给你?你拿什么还,就凭你的那张嘴一说我就相信你?你太高看自己了!”

李大年也就二十来岁的人,被他揭了老底、而且还专拣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说,脸上也是一阵火辣辣的,嗫嚅道:“我真是跟人做生意的,就是还没见成效而已,等头赚钱了、我一定把钱还给你。”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听他到现在还说自己在做生意,方远山也坐直了身子开口说:“那你把做的什么生意、还有跟谁做的,都讲给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