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55章英雄好汉

“这个人在南美无法无天就算了,现在跑到我们香江也这样,我认为要立刻对他采取措施。要不然还谈什么法制香江?”

“哦?胡议员是这么认为的吗?既然你认为应该对他采取措施,那就由你出面跟警务处联系,最好让他们派出飞虎队去抓人。”

“我也认为应该对他采取行动。这里不是南美,这里是香江,他有什么权利在这里滥杀无辜?如果我们不能让他绳之于法,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

这里是位于中环的香江政务中心,其中包括政府总部大楼、行政长官办公室、立法会综合大楼及市政公园,另外附近的著名的建筑设施也多不胜数。像什么中呂集团大厦,海港政府大楼,四季酒店,中环巴士总站,香江电力站,香江国际金融中心都在这里设有总部大楼。

方远山公开掳人,并且杀害阮氏商贸集团董事长阮震天,这件事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传遍了整个香江。但是除了越南裔人士跟着跳脚之外、其余的人没有一个敢出声的。

人的名、树的影,“方远山”这三个字在短短两天之内就传遍整个香江。包括他打下偌大一个南美大陆、直憾美国舰队、跟美国人相抗衡。这样的一个人,他不发声则以,一旦发声、谁敢掠其锋?

这些人在这里讨论怎么处理方远山的事情时,他本人已经来到了位于西弓北郊的“长乐”高尔夫球场。根据最新情报显示,那个阮震天的儿子阮绍辉就在这里。”

等他进了高尔夫球场的时候、他的人已经控制了整个球场。也没坐车,就在烈日下慢慢的朝着球场那边走去,远远的就能看到,一个戴着白色棒球帽的年轻男子被压服在地上,身体还在不停的挣扎着,不过却难以撼动肩膀上的一双铁钳。

路上捧着个笔记本的琼森跟了上来,到了他的旁边道:“老板,瑞银那边刚刚传来消息、就在昨天傍晚七点二十五分,阮绍辉的私人账户转存七百万美金。”

“呵呵,这个小子还真不怕死。”

方远山知道、黄金失窃案如果以常规的手段查案的话、十有八九是会变成无头案的。而且这里是香江,是他们的大本营,量他方远山也不敢无凭无据的过来找他。可能这个阮绍辉也没有想到、他敢在香江杀人。这才是他最大的失误之处。

简单说就是,他太高估自己,同时也太低估方远山的能量了。

天上的太阳渐渐升高,水天佑撑了一把黑色大伞走在了方远山的右侧,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自己这个老板到底何方神圣。

到目前为止他跟着这位新老板所见到的大人物、是他这辈子加一块见到的还多。

还有那个重案调查科的谢科长,以前水天佑看见她就跟老鼠看见猫一样、能躲多远躲多远。但是人家看到自己老板那叫一个客气,那一副乖巧的样哪是以严厉著称的谢科长所能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小姑娘看见“情郎”的表现嘛

一路跟着自家老板来到球场的坡道上,地上那个男子还待挣扎,结果后面大汉一脚狠狠踢在了他的腰腹上。

“呕。。呕。。。”

连着干呕了好几下,地上那个身材健壮的阮绍辉等稍稍平息之后继续大骂道:“我草泥马的,你们这帮鬼佬给劳资等着,头我非扒了你们皮不可。”

“还在叫呢?”

阮绍辉长得白白净净,乍一看跟一个奶油小生差不多,不过敞开的胸口一道狰狞得刀疤却把他的形象破坏了,增添了几分彪悍的意味。

接过手下拿着的资料看了看,这个阮绍辉已经二十八岁了,曾经还参演过几部三级片,在香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家伙。

不过他可不靠演戏赚钱,主要的来钱方面有三个,一,走私,靠着北郊港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大批量的朝华国贩私;二,金融公司,也就是地下钱庄,放高利贷的;第三个就比较讨人厌了,利用他父亲的关系,逼良为娼。据不完全统计,他手下夜场小姐起码有30%本来是正经人士,被他活生生逼去卖了。

这种人渣方远山多看一眼都嫌烦,冷着脸到:“把你怎么策划的,黄金的去向,凶手全部交出来,我给你机会自杀。如果不说的话,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他么算什么东西,你。。。”

“噗嗤”

“啊。。。”

阮绍辉一句话没有说完,他撑在地上的手背上突然插了一把匕首,直没刀柄。一旁撑着伞的水天佑咬了咬牙齿,感觉握住伞柄的手背都起了鸡皮疙瘩。

而与此同时他才注意到、那个一直隐藏在众人身后的阴影、他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就在刚才,他只感觉到一阵微风从面前刮过、然后那个阮绍辉的手背上已经插上了刀柄。

从老板、到他的保镖、再到他的影子杀手,仿佛各个都在向他证明、他们的身手是如何的不凡。如果换成自己的话、他相信自己连一击都挡不住就可能被杀死。

地上的阮绍辉还在惨叫,方远山面无表情的走了上去,抬脚踩在了刀柄上,而阮绍辉在剧痛的侵袭下、左手死死的摁住了他的脚,不让他动弹。

“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啊。。。我。。我说。。我说你麻痹啊。。。。”

就在他刚刚骂完,踩在刀柄上的脚突然往后狠狠的一拉,锋利的刀口向后剖去。顿时他的手背血流如注,森森骨肉茬子都跟着冒了出来。

“说还是不说?”

阮绍辉剧烈的喘着粗气,扭曲着面容道:“我。。我没什么。。没什么好说的。”

“啊。。。”

再次往后一拉,匕首直接从他的指缝间拉了出来,皮肉、骨头全部被带了出来,整只右手都变得血肉模糊了起来。

“啪啪啪”

“呵呵,看不出来啊,我们的阮少爷还是位英雄好汉,真是失敬失敬”

拍着手笑着,嘴里道:“来,给他换个手掌”

“噗嗤”

“。。。。”

一道人影在旁边掠过,阮绍辉的左手背上再次插上一柄匕首。然而还不等他拔除,方远山的脚已经狠狠的踩了上去。

“啊。。。”

“放心,手掉了还有脚,脚断了还有手臂跟大腿,咱们今天就慢慢来,我时间多得是。顺便告诉你一声,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那死鬼父亲已经给我员工去陪葬了,你也很快会步他的后程。”

听着他不急不慢的话语,地上还在掰他脚的阮绍辉彻底崩溃了,大叫着道:“我说,我说。。我他么说。。求求你把脚拿开吧。。我求求你了。。呜呜。。。”

“行啊,那就说吧”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香江的这些人在他眼里可有可无,而且他也猜到了,他的黄金肯定已经离开香江了。

果然不出所料,据阮绍辉讲,这件事是境外势力组织策划的,而他就是帮着牵线搭桥而已,另外他还负责处理善后事宜。

等他说完方远山算是理出了一条清晰的脉络。彭永宗负责腐蚀婉兰之家的相关人士,阮绍辉负责处理香江这边的一切蛛丝马迹,至于人手一概不用香江这边的,全部从欧洲那边过来。可以说各司其职,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

其实从昨天下午旽门那边的老太太被杀害起,方远山就知道这件事光靠线索去破案是基本不可能了。这件事参与人员很多,而且都是大有来头,还有英国那边的相关人等又都跟他有旧仇,所以他也没打算在这边多耗时间。

“好了,把这个小子送到亚马逊去,给我多多关照。”等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高尔夫球场。

几千万美金的黄金、现在在他眼里不算什么,但是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来挑衅,这是底线。那个过气的奥本海默既然还不死心,那大家就来玩玩好了。

连着忙了两天两夜,事情基本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战场不在香江,而是在欧洲。

一行人该去休息的休息,该吃饭的吃饭,而方远山则是到了半山别墅。

“老板,那个阮氏商贸集团怎么办?”

“强行收购。不听话的全部送到亚马逊去”

等琼森他们都离开后方远山才去休息。

黄金大劫案发生的悄无声息,结束的也落地无声,但是很多人却为此送了命。根据阮绍辉的口供,他手下凡是参与此次劫案的、基本一网打尽。而香江政府在此次事件当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也没人敢过来警告他一声,让他收敛一点什么的。

就在方远山熟睡的时候,婉兰之家这边已经派人公开收购阮氏商贸公司的股份,同时对“西弓”那块占地几百公顷的宗亲祠堂用地问题展开了调查。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既然已经出手了,他也不会再给他们留一口气,直接打死为止

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他就幽幽醒转了过来,看了眼时间才下午三点多钟。

坐在床上发了会呆,无聊之下的方远山手心一番出现了部笔记本,对着笔记本说了一串ip地址后,屏幕缓缓的升了起来,一副不堪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电脑上,同时还伴随着一阵低沉的暧昧声。

“嗯。。哦。。。啊。。。。”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