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45章 叔叔你好可怜哦!~

乌国富以前是徐晖区下面一个村的村主任,拜自己去世多年的老父亲福、帮自己取了这个名字。国富不富的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富了。

农村的两委干部,尚不属于体制内的职业化专职干部,允许有自己的产业项目和经营项目。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只有带头致富,才能更好的带领群众共同致富。同样的,村里人有多少钱他也不知道,反正都没他有钱。

因为这两年下海整风的厉害,乌国富早早的从村主任位置上退了下来,专心经营自己的几个工厂。

其实说老实话,就那两个厂赚的钱、还不如他两套门面房的年租金呢!不过为了夯实自己“企业家”的名头、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身份,不让别人说自己是泥腿子,哪怕就是倒贴钱、那两个厂他也不会关了的。

刚从酒店来的乌国富,进门就看到自己儿子站在客厅里,见到自己来了,竟然一脸的气愤,惊道:“小豪啊,你这是跟谁赌气呢?”

被自己的父亲这么一问,那位在ktv跟方远山见过一面的帅气男孩立刻蹦了起来,吵吵着喊道:“爸,你儿子女朋友被人抢跑了。”

别看乌国富身上一堆诸如“著名企业家”、“慈善家”、“市人大代表”等等头衔,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认亲不认理的人,而且流氓习气比较重,要不然怎么对付那些阻碍城市化发展的乡间刁民?

再说了,乌国富三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更是连着换了三个老婆,直到四十岁才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那已经不是溺爱了,完全就是捧上天的架势。乌豪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乌国富都要想办法去摘给他。

这么一个人,而且还是在酒酣耳热之下,一听到自己儿子小女朋友被人抢走了,立刻鞋子也不换了,怒目圆瞪道:“哪个小兔崽子敢跟我家儿子抢女朋友啊,他不想活啦?”

就在这个时候,乌国富的现任老婆从厨房里端着汤走了出来,啐道:“你别听他整天瞎嚷嚷的,我问过了,那是人家的叔叔。”

乌国富这个老婆今年才35岁,长得不说是国色天香,但也是小家碧玉,颇有几分姿色。他的儿子也就是遗传他妈了,要是跟他一样长得肥头大耳、啤酒肚、小短腿的,估计也没现在的自信。

听到自己老婆这么说,乌国富却不甚在意,摆摆手道:“叔叔怎么啦?现在什么年代了,讲究的就是一个自由恋爱,小孩子谈个恋爱他这个叔叔跟着瞎掺和什么?”

越说越来劲的乌国富,转头冲自己儿子道:“小豪你别急,先去吃饭,等头爸帮你去问问。”

见自己的老婆还要劝,他训斥道:“你们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小孩子就要从小培养他的自信心。谈个恋爱都要横加干涉,以后岂不是要控制她的人生。我得跟她家长好好说道说道。”

这边摩拳擦掌的要来说道说道,徐晖区实验中学对面的小区里,某一栋高层建筑里,此时的方远山正跟一群人在吃饭。

在坐的有他母亲王翠兰,他的那个妹妹李水莲,还有一个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李大年。

方远山一走两年,他的母亲王翠兰到底还是没忍住,把他给叫了过来。当方远山来的时候、他正拎着个拖把在擦地呢!

这么长时间了,方远山的怨气其实早就已经消了。只是恨他烂泥扶不上墙,给他那么好的机会他不珍惜,把个好好的网吧给折腾关门了。

桌上的气氛比较诡异,谁也没有说话,连吃饭都显得小心翼翼,好像随时准备迎接方远山的怒火。

他的母亲王翠兰到底还是没忍住,停住筷子说道:“小山啊,大年他。。。他现在在一个机械厂里上班,已经一年多了。我打电话问过他们老板,人家说大年干得不错。”

方远山一下就抓住了重点,他母亲怎么会认识人家机械厂老板的?

转头朝李水莲看了眼,这个便宜妹妹挺机灵的,立刻放下筷子道:“是我帮他联系的一个厂,老板是建业设备的贺圣仁。“

方远山点点头没说话,继续吃着饭。那边的宫小蝶在扒拉完一小碗米饭后,放下筷子道:“叔叔、奶奶、阿姨,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

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她的小碗,道:“这就饱啦?”

“嗯”

等她离开后、方远山不紧不慢的继续吃着,很快李大年他们都放下了筷子,也不起身,就这么等着他。

等吃过饭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李大年,淡淡道:“好好工作,不要再犯浑了,听到没有?”

从开始的打骂教训,到后来的恨铁不成钢,再到现在的淡然,桌上的几人都听出了话语里的凝重。一而再、再而三,方远山已经给了三次机会,如果这个李大年还是不上路子,估计这辈子方远山都不会给他机会了。

方远山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在两个家庭里都是擎天巨柱,他身价已经不能用钱去衡量了,现在他随便说句话、足够把他们所有人都拉到九层楼那么高。

有他这个亲人在,想要什么没有?基本只要是不太出格的事情,以方远山的性格都会包容。不谈他的母亲王翠兰,所有认识他、并且知根知底的人都了解这一点。

李水莲也深深的明白,只要她的这位哥哥不倒,她们家在整个下海、甚至整个华国都能畅通无阻。

但那个李大年就偏偏爱作死,大好的机会不珍惜,还偏偏出幺蛾子。以她“小山哥”的性格,网吧只是一个试金石,你好好经营好了,以后求他个事情还不是小意思?偏偏弄到今天这个地步。

坐在李水莲旁边的李大年,听到他的话立刻站起了身,也没发什么毒誓,只是认真的点头道:“我知道了哥”

方远山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宫小蝶的房间走去。

可能知道他要来“说教”,所以宫小蝶也没做作业,坐在自己的公主床上,抱着个粉色的“hellokitty”,小模样显得可怜巴巴。见到他进来了、吓得立刻站了起来。

“叔。。叔叔。。。”

顺手把门给关了起来,在房间中打量了一番。房间被布置的很卡哇伊,到处都是毛绒玩具。靠近阳台花架的地方摆了张书桌,上面还贴了好多青春偶像的大头贴。

走过去拿起书本翻看了两下,厚厚的考试题看得他眼晕。不要面子的说、方远山不认为自己会做。现在的中学课本跟他们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叔叔。。我。。我错了”

转身的方远山,一脸的笑意道:“是嘛,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去ktv”

“嗯?”

“我。。我不该谈恋爱”

“哦?”

“我不该喝酒”

“是吗?”

低着小脑袋的宫小蝶,说着说着已经泫然欲泣了,紧紧的搂着布娃娃,肩膀已经开始耸动了起来。

“来,坐吧”

拍了拍身旁的床铺,他也跟着一屁股坐了下去,微笑着道:“你说的这些事情其实叔叔以前也想过,但叔叔人长的比较丑,人家女孩子看不上。那个时候我们那里还没有ktv,放学了都是到游戏房打游戏机的,可惜又没钱。”

听他说了几句、宫小蝶停止了抽泣,抬起挂满泪痕的小脸蛋,带着鼻音道:“那。。那叔叔。。。”

他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带着一丝忆道:“我那个时候除了学费,很多东西都是要自己赚钱买的,比如作业本啊,笔啊,文具之类的,也根本没时间去玩。”

“那叔叔你想到办法了吗?”

“呵呵,拣废品卖呗!不过那个时候很少的,街面上你基本看不到什么矿泉水瓶、饮料瓶、纸板什么的,就是塑料制品之类的,还有铁器。”

说了这里方远山笑了一下,跟着道:“初中的时候我已经搬到镇上了,记得有一我在离家不远的垃圾箱旁边发现了一个铁桶,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上去拎着就准备拿去废品站卖钱。”

可能是被他的故事吸引了,宫小蝶仰起巴掌大的小脸好奇道:“那后来呢?”

“后来嘛。。呵呵,那个铁桶是一个倒垃圾阿姨放在那里的,她撵了我一条街让我放下来、我就不放,转悠了一大圈、最后到底还是给她拿去卖掉了。”

“咯。。。”

宫小蝶刚刚笑出声,立刻想到了目前的“处境”、伸手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方远山带着忆的表情道:“那个铁桶卖了之后我准备去买个新圆规的,钱不够、最后买了三支花脸吃掉了”说着还砸吧了一下嘴。

“呃。。。”宫小蝶还等着听少年自强不息的故事呢,却等来了这么个结局。

过神的方远山呵呵笑道:“是不是很失望?其实那个时候我的童年很单调,基本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上学放学,什么都没有。”

宫小蝶小脸上布满了心疼,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道:“叔叔你好可怜哦!”

“。。。。”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