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八十五章 是你!

吃过饭打了个电话给丁翰墨,那边听到他已经到下海市了,让他等等、晚上见面再聊。挂断电话,几个人出门去往39楼的酒吧。

站在观光电梯里、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想起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里也有点感慨转头看到旁边一脸严肃的两人、嘿道:“放轻松点,这是华国、不会再发生类似巴西那样的事情。”

“还有,拜托你们把墨镜摘下来行不行,我们出来是放松的,你们一副黑超的打扮,还怎么玩啊!”

听了他的话,两人把墨镜摘了下来放进了上衣口袋。至于他前面的话两人就当没有听见了,现在是出门在外、他们还是牢记自己的身份得。

到了酒吧上了二楼后,两个人没再像门神一样的矗立在后面,一人侧身站在了台阶前的景观树后面,很好的遮蔽了自己的身形。还有个元高阳则是依靠在了紧急通道那边的立柱旁,两个人乍一看都是很悠闲的样子,外人很难把他们两人看成是保镖。

丁翰墨在另外一个区,赶过来估计还要一会,无聊之下想起了单君兰这个大美妞,过年的时候联系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联系了,想到这里掏出手机给她去了个电话。

接到他的电话,单君兰在电话里显得非常开心,跟他讲一会就到。对于这个女孩子方远山还是非常欣赏的,没有一般人的矫揉造作,跟她相处起来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单君兰来的非常的快,挂断电话没用半小时就出现在了酒吧里。看到他后快步走了上来,方远山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披风,笑道:“我就欣赏你这一点,每都不需要等太长时间!”

“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我没化妆、觉得很丑喽”对于他的夸奖、单君兰故意曲解的问道。

“怎么会呢,你天生丽质难自弃,不化妆都让别的女人羞惭到死,你要是再去精心打扮那还不得迷死人啊!”

单君兰刚刚手扶翘臀坐下,被他这番夸奖弄的掩嘴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轻启檀口说:“哪有啊!方大老板你在巴西别的没学会,最近倒是变得油嘴滑舌了,巴西的女郎好看吗?”

把她的风衣放在了沙发上,听到她的笑声,转过来被她一张笑靥弄的五迷六道,再听到她最后一句问话,鬼使神差的了声:“好看!”

“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晚上比较好看”

过神来的他赶紧补充了一句,跟着解释说:“巴西女郎都那个样子,再说了、我毕竟是亚洲人,跟欧美那边人的审美观肯定是有差距的。”

“虚伪”

“你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还说不好看”

“哪里?”抬手擦了下嘴角,发现并没有异样,顿时醒悟了过来,原来是这个大美妞跟自己开玩笑的,立刻尴尬的“嘿嘿”傻笑了起来

被他这一逗,单君兰捂着嘴笑的乐不可支,方远山被她笑的更是老脸发烫,语带威胁道:“笑吧,笑吧,笑得太多容易长抬头纹,以后你就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了”

“哼变成老太婆了就赖上你,谁让你是那个罪魁祸首的。”

听到美人娇俏的轻哼声、方远山又情不自禁的陷入呆滞中,掐了一下大腿、赶忙过神来!这个话题不能继续讨论了,不然晚上又要睡不着了。

咳嗽了两声说:“问你个事呗,我昨天在飞机上竟然遇见贝听岚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做什么的。”

听见他的话,单君兰抬手把嘴角边的发丝往耳后别了别,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才说:“她爸爸是贝伟才”

“贝伟才?哪个啊?”

看到他一脸迷惑的样子,单君兰翻了翻白眼说:“贝氏集团你不知道吗?他们公司的建材都上了华国新闻的,世界五百强从下面往上找第六个。”

“现在全球经济风暴,她们家的企业不仅没受到什么损失,反而往上升了两位,取代了两家以金融产品为主的公司。”

“哦原来那个公司是她家的啊!”

那个广告他看过,以沙画视频做的广告,简直深入人心。“好建材、选贝氏”这个广告语在华国简直太出名了。

“那个宣传广告语就是贝听岚的创意,怎么样、有没有心动?”

看到单君兰熠熠生辉的眼神,方远山奇道:“什么有没有心动?“”

“这么一个白富美,你要是追到手了,那可是财色兼收哦”

看到单君兰一脸认真的样子,而且大有他只要敢点头就牵红线的样子,方远山唬了一跳,连连摇头说:“我对女强人实在是不感兴趣,以后要是找的话,就找一个善解人意的,另外最好能顾家一点,恩,就像你这样的!”

说完最后一句他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子,“叫你口无遮拦,这话也是随便能说的嘛!万一人家以为自己调戏她怎么办?”

单大美女听了他的话,明显楞了一下,跟着脸红了起来,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赶忙倾身端起咖啡急急的喝了起来。

“咳咳咳。。。”

刚喝了两口、犹豫速度太快咳嗽了起来,方远山见了更是不好意思,赶忙抽出纸巾递过去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瞧我这嘴又没个把门的。你别介意啊!”

两个人这里尴尬着,身后传来了丁翰墨的招呼声:“哟呵,你们俩这是个什么情况啊,是不是打扰你们了,要不我避一下?”

看到他来了,方远山两人站起了身子,走过去跟他抱了一下说:“你来啦!”

“坐下说,单君兰也是刚到,我合计着两个大老爷们在这里喝酒有点单调嘛,这不她刚好住在附近,我就叫她一块来喝一杯了。”

有女士在场,两个人也没去谈厂房的事情,捡些巴西的所见所闻跟两人分享了起来,丁翰墨听到巴西的迷人风光后,也赞叹说:“是啊!巴西一直被称为南美洲的明珠,男人的天堂可惜我一直没机会去领略一下。”

“你们两个男人能不能别老是谈女人啊!难道没见到旁边有位女士吗?”

“哈哈。。。”

两个人听了她的话,顿时笑了起来说笑了一会、方远山起身去了趟洗手间,等出来的时候,由于走得太快、不小心撞上了一位手捧托盘的女服务员,他抬起头刚准备说声抱歉时。

“是你!”

ps:厚着脸皮来要几张推荐票票了,各位友手里还剩的,投给我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