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20 “17”号

“17”号是美国内华达州51区“制造”出来的克隆人。他力气庞大,耐力惊人,徒步奔行的速度达到了每秒55的速度,比普通人类的世界冠军快三倍还有余。

以上那些只是身体素质,他真正厉害的是他的大脑。在注射了那些疑似外星人身体里的原始液剂后,不仅身体变得异于常人,连脑袋好像也变得非同寻常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语言,只要认真学习十天半个月,他都能熟练掌握。另外无论是徒手格斗还是枪械,他都能算得上精通。除此之外,他的学习能力也非常强悍,当初从基地里带出的资料,他已经了解透彻,甚至据此制造出了一样特殊的光合武器。

从这一点来说,“17号”已经不能称之为天才了,给他一个平台,他真的有可能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

然而造化弄人,他只是一个克隆体,当初在把他造就出来的时候、就注定了他只是一个试验品。可能是冥冥中早已经注定,那些51区的实验人员竟然没有给他安装定位芯片,也没其他任何的控制手段,只是为了实验而实验、在他体内注射了“外星人”液剂。

“海马体”是大脑皮质的一个内褶区,在记忆的过程中,充当转换站的功能。当大脑皮质中的神经元接收到各种感官或知觉讯息时,它们会把讯息传递给海马体。

假如海马体有所反应,神经元就会开始形成持久的网络,但如果没有通过这种认可的模式,那么脑部接收到的记忆就自动消逝无踪。

很不幸的是,51区所有克隆体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摘除了海马体,简单说,他们这些克隆体是不会产生“记忆”这种东西的。

海马体被摘除有很多的后遗症,比如痴呆、弱智、半身不遂,甚至死亡。51区当然不在乎他们这些克隆体的死活,大不了再造就是了,反正有得是“精子、卵子”。

在这里要说一下“体细胞”。“17号”他们最初的克隆技术基本是有性繁殖的继续,有精子供体和卵子供体,理论上是存在父母的。但现在“体细胞”核的克隆技术已经出现,无性生殖基本成熟。

可能也是因为他们早期是有性繁殖,所以在注射了那个液剂之后、竟然让他们那一批克隆体出现了记忆。

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了了解他们的能力极限在哪里,51区派专人给他们教授知识,还教会了他们格斗技巧,枪械使用等等,而就在这个时候,17号明白了“人”的概念。

在不清楚他们已经能存储记忆的情况下,那些实验人员谈话的时候、基本都不避开他们,这也为日后他们的叛逃埋下了祸根。

91年初的一个下午,当17号一个同伴被拉出去再也没来时,17号和他的十几个克隆体同伴感受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在经过商议之后、十二个人在几天后的深夜杀死了数十名守卫人员、轻松的逃出了51区。

出来后他们远远的离开了美国,之后的十几年当中,他们一直躲藏在幕后,利用自己掌握的技能迅速攥取了大笔的财富。

那是机遇和信息大爆炸的黄金十年,17号和他的同伴也创建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地下组织。而他们就是方远山一直在苦苦寻找的“神秘组织”!

“19,巴西那边有消息吗?”

“那个人收下了股份,但是没有任何话”

两个克隆人的脸上同样面无表情。当初的51区可不单单切除了他们的海马体,包括泪腺,痛觉神经,还有可能影响到情绪的神经元,这些全部被51区给切除了。

在现在的17号看来,当初的51区可能并不了解他们能不能成功,也许抱的仅仅是实验目的。

可这一切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后遗症,包括他们的身体机能都在每况愈下,这不能不让他们担心。

在听到“19”号的话时,17号放在桌上的手指快速敲击着,三个指头比钢琴家弹奏最激烈的曲目还快。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五分钟,当他停下来的时候,突然说道:“这个人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他的南安部现在就是南美一个畸形怪兽,以他的能力迟早会找到冰岛那边。传我的命令,立刻让那边停止试验,全体撤离。”

这些克隆人深埋在骨子里的纪律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存在,19号离开后,门外另外一个黑衣男子沉稳的走了进来。

“17号,如果我们联手,你觉得能不能杀死那个人?”

“很难,根据分析结果来判断,那个人应该是有特殊能力。撒哈拉沙漠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那种情况下都没杀死他,城市当中基本没有可能。”

面无表情的复了一句,跟着道:“根据美国那边传来的情报显示,那个人在去年曾经强闯过中央情报局跟51区,令得51区搬迁到了怀俄明。你觉得以我们的能力,现在有可能闯入51区而安然退去吗?”

“这个人喜怒无常,而且差点被我们给杀死,一旦得知我们的藏身之地,肯定会过来报复。以他的能力、逐个击破的话,我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咔擦”

坐在会客椅上的17号,左手微微用力、实木扶手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掰断了,露出了里面纹路清晰的紫杉材质。

在考虑了良久之后,这个1号还是没狠下心来一场硬碰硬,这一切都来源于他们的身体。

在身体大部分被改造的情况下,他们很多器官都是可以替换的。而且被注射了外星人液剂后,他们老化得非常缓慢,如果当初51区的负责人还在的话就会发现,17号这一批克隆体,在经过20年的时间后却没有太大的改变。

正是因为这样,这个17号的心里也有某种野望。而且他们这群人,除了两个因为后期的排斥死掉外,其余的都如他一样。

想了一会、可能是比较烦躁,这个17号站起了身子,走到这栋山间木屋的门口,抬头望着白雪皑皑的群山,一股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随着微风起,树梢上的一丝雪沫纷纷扬扬的飘洒了下来。

“这里也同样不安全,我们要继续往北”

“好的”

此时在科帕卡巴纳的海滩庄园里,方远山正在招待一群来自国内企事业单位的商贸团。

“方先生您好”

“你好”

一群人最前面的是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西装领带、白衬衫,再加上儒雅的气质,看着就能令人心生好感。

在跟这位男人说笑了几句之后才知道,这个男人叫李伟民,是华国矿业改革发展委员会的主席,简称“矿改委”。不过这个组织是半官方的,并不能完全代表华国政府的态度。

方远山事情多得很,也就是看在同胞的面子上才来应付两句的,要不早就打发给集团公司的相关部门了。

可能是看他心不在焉,这个李伟民在寒暄了一会之后笑道:“方先生,大家都是华国儿女,您在异国他乡闯下偌大基业,实在是可敬可佩啊”

“呵呵,一点运气。对了,李先生你们今天过来是。。。”

今天来的人比较多,整个一楼客厅里坐得满满当当,粗略估计大概得有三十个人。他实在是没心思兜圈子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

端着杯茶水的李伟民,想了想干脆道:“是这样的方先生,淡水河谷今年已经连续两次调高铁矿粉的对华售价,我想问问这是不是您的意思?”

“对华售价?比日本韩国高吗?”

“这个嘛。。。倒是没有”李伟民尴尬的笑了笑。

这下方远山郁闷了。他开的是公司、不是家庭小作坊,跟你关系好就便宜点卖给你,跟他不好,就卖贵一点。淡水河谷作为全球三大铁矿企业之首,价格是公司董事会和矿业部联合制定的,方远山现在虽然是大股东,但他也无权干涉。

知道他们的来意后,方远山淡淡道:“既然没有,那恕我无能为力。李先生应该知道,如果我干涉董事会的决议,调低对华售价,影响面实在是太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华国作为淡水河谷海外最大的铁矿粉采购方,我们认为有权让淡水河谷对价格方面做出一定的优惠,这才有利于双方的长久合作,方先生您认为呢?”

这个华国矿委会主席李伟民倒是挺客气,一口一个“您”,而且说话之间不卑不亢,要是换做别的事情、说不定他也就答应了,但这个对华售价的制定牵涉的范围很大,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不想去没事找事。

“我记得日本跟韩国都在嚷嚷着要求涨价,怎么华国反而要求降低价格啊?”

这句话可谓是说到点子上了,李伟民的脸色有点尴尬,想了想道:“这个问题其实很好理解,日本的钢材都是高科技的高品质钢材。价格很高,但是原料成本占据的比例却很低。所以日本的钢材很容易消化掉原料涨价,就算提价也不愁卖。”

“而反观我们的钢材却正好相反,卖的就是个苦力钱,科技含量很低,花钱就能上个钢厂,上个钢厂就能生产。所以市场价位就被拉低,利润也就很低,竞争激烈,自然就对原料价格非常敏感。”

还有个原因李伟民没说,那就是日本本身就在淡水河谷持有股份。不过这跟双方今天要谈的事情关系不大,所以他也没提。

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事情说出口,李伟民的脸上有点讪讪,不过随后就一脸期待的看着方远山。。。(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