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10章 乾坤大挪移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这说的是昆伦山腹地桃花谷的外围,但是这个谷底却桃花盛开,林木茂盛青翠葱郁,石壁千姿百态,崖底的窑洞也各有千秋,让人想长留此间、不愿离去。

不过今天的桃花谷有点热闹,穿着各种服饰的男女老幼在这里汇聚一堂,个个眼睛都瞬也不瞬的盯着谷底中央的擂台上看着,生怕错过了什么。

“这位兄台你好,我叫赵子龙”

“常胜将军?”

这位穿着一身休闲运动服的“赵子龙”、肩宽体阔,星眉朗目,看起来一表人才。而且神态淡定从容,要是去拍电视,一准成为男神。在听到方远山的话后,他笑了笑道:“只是同名而已。”

“ok,子龙兄你是准备单挑还是群殴。。呃,不是,是徒手还是武器?”

“你适应哪种咱们就来哪种吧”

“行,那就比划两招吧”

“请”

见到对方拉开架势、单手相迎的帅气劲,方远山暗自嘀咕道:“长得帅就是好,连打架的姿势都这么man。。。”

方远山客气道:“我的拳头比较重,还是你先来吧”

“那我不客气了,看爪。。。”

说着话这位赵大帅哥后蹲的身体、如一张弓弦般,猛得弹射了过来,离方远山两米开外的时候、整个人就腾空而起,双手虎握,朝着他的胸口爪了过来。

赵子龙的身手放在外面绝对是年轻一辈中的高手,动作行云流水,招式没有一丝花哨,“利爪”甚至都带上了劲风,可想而知力量如何?

要怪就怪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多了,抛开空间移动、空间防御、空间收取不谈,方远山的力量、耐力、速度,还有敏捷等等,当世又有何人能跟他一较高下?

“嘭”

不闪不避,任由对方双掌击打在自己的身上,右手迅如闪电般捏向对方的喉咙。赵子龙刚想躲开,奈何喉结已经被抓住。

“我输了”

“呵呵,承让、承让”

“。。。。”

台下一众还等着看精彩大戏的人,眼瞧着一场“以武论道”就这么结束了,都有点傻眼,纷纷交头接耳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没看清,你看见他出手了吗。。。”

“张居士的高徒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不应该啊。。。”

随着台下的议论声起,台上的赵子龙此时也相当郁闷,他同样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已经击实了,但对方却犹如钢浇铁铸般、纹丝不动,甚至他刚才隐隐听到了如击败革的闷响。

“下一位”

听到他的话,那坐在中间的男道人呵呵笑道:“好了小兄弟,不用比试了,你的身手很不错。”

一听这话方远山顿时不干了,摇摇道:“那哪行,我连热身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不符合我以武入道的心。”

“呵呵,赵子龙已经是年轻一辈中得翘楚了,既然连他都不是你的对手,那也没人是你的对手了。”

“年轻一辈没有就老一辈的上呗,反正是切磋,大家点到为止。”

他的话说得客气,但是台下有人却不乐意了,那位板着脸的道姑皱着眉头道:“庞道兄已经承认你技高一筹了,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真得要跟我们比试一下?”

“也未尝不可嘛!”

“是嘛,那我今天就代柯元河教教他的弟子怎么说话、做人。”话未落、这位道姑站起身,紧走两步竟然飞了上来。

是真得飞上来了。这座石制擂台高两米有余,离他们坐的位置大概2米开外,刚刚她虽然走的比较急,但明显没有冲势,而且也没有蹬踏,就是腾身上了擂台,显然习有轻身一类的技法。

这位上了擂台的道姑也不废话,如刚刚赵子龙一般,团身扑了过来。双手带出风雷之劲,显得非同小可。

柯元河教方远山的练气功夫,因为失忆了一段时间,所以落下点,后来南安部的事情又多,又跑美国什么的,所以耽搁了很长时间。直到慕容婉过来后他才有时间修习。

为了试试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所以他没有避让,左脚垫步,拧腰摆胯,以胸迎掌。

这位看样貌在四十岁上下的女道姑,双掌击在他的胸口,借助这股力道,身子不落地、一个鹞子翻身,左脚尖又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口。

“噗”

“嘭”

没有任何悬念,方远山身子纹丝不动,反倒是那位没有任何后力可借的道姑,在落地以后连连倒退。

见她下手毫不留情,方远山估计自己的师傅被她门里的人欺负过,想着为师“报仇”,他大喊一句“乾坤大挪移”,人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

“你可认输?”

正惊疑不定的女道姑,双目还在寻找他的踪影,等感受到来自后脖颈的温度时,她身体一下僵住了,跟着肩膀也踏了下去,显然是心如死灰。

“哗”

他这一声喊,加上随之而来的恐怖“身法”、令得台下所有人张大了嘴巴,随着而来的就是各种惊叹、不可置信的声音。特别是本来坐在长椅上的四个男人,这一下全部站了起来。

“他。。。他刚刚用的什么身法?”

这些人个个是技击高手,眼光非比寻常,方远山那哪是什么“乾坤大挪移”啊,分明就是一种极其高明的身法、再配合上障眼法一类的东西,才出现了刚刚那一幕。

科学意义上的轻功一般特指飞檐走壁,指练武的人身体轻捷,能在房檐和墙壁上行走如飞。而飞檐走壁又是两种不同的功夫,飞檐就是站在屋檐下,两脚用力,身体飞快地跃起,两手按住房檐迅速上房;走壁是站在离墙壁45米远的地方,飞快地跑到墙根,用脚踏住墙壁,借此冲力迅速跑上墙顶。

刚刚女道姑用的就是轻功里的“飞檐”,这种能力相比“走避”要高明多了。但是方远山的身法他们却看不出任何的门道,不知道他又是借助了什么方法瞬间移动到女道姑身后得?

“谁还要上来试试的?我这刚刚热身完毕。”眼瞧着柯元河露出开心的笑容,他当然趁热打铁了。

“我来试试这位小兄弟的身手。”

他的话音刚落,石凳上的那个长发道人站起了身子,一步步的从台阶上走了上去。台下的见到这位道人装束的男人走了上去,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声。

“不会吧,连庞家的家长都上去了。。。”

“那位方什么的也真够可以的,逼得庞太师都出手了。。。”

“他不出手也不行,东宁真人两招就败下阵来,万一下一位再输了,庞太师组织的这个昆伦大会,下一届不会再有人来参加了。”

“也是,大家都是冲着庞太师面子来的。。。”

方远山耳朵尖,听说这位“庞太师”就是发起人,精神陡然集中了几分。不管他是打算做“武林盟主”、还是打算“一统江湖”,首先本身实力肯定是不用说的,要不然怎么号令群雄?

“这位小兄弟,不知道你师承何人,又是走的哪门哪派?”

听他上来不急着动手、反而拉起了家常,方远山笑了笑道:“我师父你不是知道嘛,门派当然是青衣门。”

道人涵养很好,对于他的“玩笑”话也不以为意,见他不肯说,乐呵呵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小兄弟的身手实在是了得啊。虽然知道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练武之人见到高手,总免不了技痒,还望小兄弟不要笑话。”

本来方远山对他还有几分好感呢,谁知道也是一个圆滑之人。还没开打呢,就把自己的退路找好了。以他的身份、赢了是正常的,万一输掉了,人家自己刚刚都说过不是方远山的对手,别人最多说他比较厉害,不会再苛求这位“庞太师”什么!

“行,那就试试吧!”无所谓得说了一句,然后就等着这位“庞太师”的出招。

这位庞太师缓缓的抬起右手,当胸之后、身体猛得一个突刺,右掌同样的朝着他的胸口击来。

不同于前面两位,这位道人的掌心不带一丝烟火味,如无声处孕惊雷般、朝着他胸前似慢实快的击打过来。

方远山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威胁,所以他没有再傻乎乎的用胸膛去接掌了,左脚前踏,屈起右拳迎着他的掌心击打了过去。

“轰”

整坐石制擂台都仿佛跟着颤动了一下,两个人的前脚之下,坚硬的石块瞬间被震成无数道裂纹。

“嘭”

果然不出方远山所料,这位道人的拳劲犹如咏春寸劲一般、竟然留有余地,在第一击过后如连绵不绝的浪涛一般,层层向他涌来。

“噗噗噗。。。”一瞬间两人右胳膊上的衣服爆碎了开来。

不过有句话叫“拳怕少壮”,方远山年龄本身就在巅峰之上,再加上恐怖绝伦的力量,这位内家拳已经练到登峰造极的“庞太师”到底还是稍逊一筹,在后继乏力之下,身体跟着倒飞了出去。。。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