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十章 往事

看到方远山拿出来的东西,包德海也是惊喜连连。特别是看到htc的智能手机,更是笑颜逐开。倒不是说他买不起,关键他没时间特地去买部手机,再加上此时国内由于网络的限制还不能随时随地上网。智能手机在国外也才刚开始流行起来,更别提国内的普罗大众。

拿着这部充满科幻色彩的手机,脸上褶子都笑出来的包德海啧啧称奇:“瞧瞧,瞧瞧,这手机真酷!比我这个滑盖的5230漂亮多了。”

“嘿嘿,别急啊,这还有呢!”

“喏,这个给你爸,那个白色的给你老妈用吧!你就用这部银灰色的吧!高端大气上档次,怎么样?”说着他把手机从包里都翻了出来。

看着他跟街边手机贩似的变魔术一样地从包里一连拿出几部手机来,包德海也有点傻眼看着床上四部颜色各异的手机不由问道:“我家就三个人,你拿四部干吗?”

“还有一部给你未来的女朋友准备的,你要是找不到的话就放家里吧!到时我给你带新款。”方远山一边说着一边又从包里拿出一个首饰盒。

打开首饰盒递了过去:“看看,给你老妈带的一个碧玺手镯。”

“这就是你卖的那些宝石啊?”包德海拿出来举在手里看了起来,:“看倒是挺好看的,就是不值当花这么多钱买这些不能当饭吃的玩意。”

“你呀活该现在还找不到嫂子!就你这想法人家卖玉石地全家去种田喽?”听到他的话方远山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恨铁不成钢的道。

“这东西挺贵的吧?我妈带带黄金就算了,她一年到头在家里,也不需要带这么好的东西。”包德海放下手镯咂咂嘴道。

“这是巴西玉雕琢的,玉能养人,对伯母的身体有好处。黄金就不要带了,以后就带玉吧。”

说着又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来顺手递了过去,包德海一看还有个盒子赶紧放下手里的玉镯:“怎么净花钱买这些不能当饭吃的东西”

听着他的抱怨,方远山心里感觉非常的踏实,一直以来都是他把自己当弟弟一样对待。也许这就是眼缘,大一刚开学就认识的两人,三年中没有红过一次脸。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是父母妻儿都有拌嘴的时候,何况两个老爷们?

有段时间不知道是同宿舍的人嘴碎,还是别的什么人传出的风声,“说方远山靠着包德海救济过日子,从来不肯花一毛钱,是个铁公鸡”,包德海逮住那两个嘴碎的一顿海扁,:“放尼玛屁,老子拿他当亲弟弟待。哥哥帮助弟弟怎么了?再尼玛背后嚼舌头下就没这么客气了。”

那两个同学被他百十公斤的体重打的住院了一个礼拜,事后还是包德海的老爹从玉西赶过来花钱解决的。不过他老爸当着副校长的面就直言:“虽然我儿子动手打人不对,不过我还是坚持认为他这事做的好。我儿子帮人有什么错?那些同学在学校不好好读在背后议论人是非,这是学生该干的事情吗?”

副校长被他老头的话噎的直翻白眼,“果然是有什么爹就有什么儿子!”不过大胖也背了个处分,一直快毕业了才花钱找导师消除了。

想着那些往事不由得愣神了,包德海一看赶紧到:“嘿,买了就买了!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只要咱妈高兴就行。。。”

被他一说方远山过神来:“什么呀,我刚才走神了。”

“哦,对了,伯母身体不好,我带了点蜂胶原液来。”当下又把蜂胶拿出来,跟他讲了讲服用时的注意事项。把包德海赶去睡觉,他自己也洗洗睡了。

第二天七点多就被‘咣咣’的敲门声弄醒了,开了门包德海风风火火的进来放下个包装袋说了句:“给你带的早餐,今天还有点事。下午两点我打你电话”说完又冲出了房间。

吃完早餐在房间里看了会电视,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给艾德里安去了个电话:“马伦叔叔、我是远山啊,货已经全部脱手了。”

“那钱我是给你打过去还是直接带过去给你?好的,我知道了”放下电话的方远山心里升起一丝阴郁。

从艾德里安的惊喜中他感觉到一丝不安,虽然他跟托尼是同学,不过那只是两人维系纽带的一个利益点。说到底艾德里安还是看上了他的渠道!不然也不会那么大方的把这批货分文不收的借贷给他。

他始终是rocinha的片区大佬,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自己一个外国的穷留学生在他面前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等于是与虎谋皮!现在既然他肯定了自己有一条稳定的渠道,难保他不打自己的主意。

“哎!”方远山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是没钱惹的祸啊!不然何必找他去赊欠货物。没有办法,这是天生的短板,一时也急不来。艾德里安那边暂时还不能断掉,好多东西找他进货比市面上的便宜了一半都不止,甚至有钱都不好买。看来只能先跟他周旋一段时间了!不过想必他也不会自断财路,有我这么一个稳定的渠道对他来说也是现金流的保障。

“话说巴西虽然物产丰富,不过有能力私下走货的人也不会去干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再说艾德里安养着那么多的小弟、人吃马嚼,对我这个现金奶牛暂时应该不敢怎么样!”想到这里暂时的放下了心里的顾忌。

那边挂掉电话的艾德里安心里也同样不平静,方远山这一手既是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当初他敢提出那个方案说明他肯定有一个稳定的走货渠道,不过等方远山真的这么快把货物全部出手,还是令他大感意外!

几十万雷他可以不在乎,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一个片区老大,要是被别的老大知道自己被一个外国的留学生骗,他还怎么在rocinha混?所以必要的监视还是有的但是华国的线人完全没有传过来任何有用的东西,甚至连货物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方远山估计的没错,去年国际足球联合会在瑞士苏黎世宣布2014年男子足球世界杯在巴西举行!现在整个巴西都处在一种狂热之中,这是巴西继1950年后再次举办男子足球世界杯,也是最后一次由五大洲轮流举办的一届。可想而知巴西政府对世界杯的重视。

巴西人民重视了、巴西政府也就重视了,巴西政府重视了他们这些大佬的日子也不好过了。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盯着巴西,弄得‘rocinha’这座贫民窟举世闻名,让巴西政府有点下不来台。最近他收到风声,军队要对贫民窟进行彻底的扫荡,虽然他不屑一顾,但是对他的生意也是重大的打击。

现在生意不好做,下面的小弟要拿钱养着,上面那些该死的蛀虫更是贪得无厌!几个片区大佬偶尔的碰头会也是怨声载道!

现在方远山的横空出世、令得他眼前一亮,这简直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太好不过了!他现在才没时间去管他怎么把货送出去的,只要给他拿来真金白银方远山以后就是他最尊贵的客人

两个心怀各异的人算计着各自的得失,这边的方远山在房间里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他的家庭背景其实蛮复杂的,小时候他的亲生父母离异,爸爸带着他姐姐走了,到现在都没联系过。母亲后来改嫁,没办法之下把他寄养在现在的家庭、一个远亲家。

那个远亲家刚开始是因为没有小孩才收养了方远山,没过一年他那个妹妹出生了,他也彻底的沦落到小长工的地位。吃的、喝的穿的全是那个妹妹用剩下来的,小时候没少因为穿妹妹的花衣服被同学嘲笑直到他开始串个子再也穿不了为止。

走在玉西的商业区看着橱窗里琳琅满目各式衣服,他感慨良久还是走进了店里:“你好,给我拿两套衣服。要二十四五岁女孩穿的。”

店里的导购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经常买衣服、尤其是女孩子的衣物。连价格都不问的人,要么有钱任性、要么就什么也不懂。店员很热情的道:“好的先生,您看这套呢子布料的怎么样?是今年秋冬季新款,全国统一上市!”

方远山的习惯就是不懂的不装懂,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干就对了,所以他也没发表什么意见,把身材、偏好告诉了店员然后就坐等店员给他挑衣服:“這几款每样给我一套,另外橱窗里那款咖啡色的包包卖不卖?”

店员一看是个土豪,连连点头:“卖的!只是那只包包是限量版的‘爱马仕’,价格有点贵。”

三套衣服加个包包花了接近8万,刷卡走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出这家奢侈品专卖店看到对面有中老年衣服卖,想到养父母决定给他们一人也买几身。

边走边想到“早知道如此就在巴西给他们买几身衣服了,特别是那款爱马仕的包包!”。这带的那些包全是客户预定的,如果不能按时发货给网店主,那两年多经营起来的信誉就毁于一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