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82章可转债债券

实物股票,10年以上的长期不记名债券,稀有的宝石,到了三千五百号左右的时候,时间已经追溯60年代了,他从保险柜里收走了数十张油彩自画像。

本来像逛展览馆一样朝前走着的方远山、一下顿住了脚步。倒不是他看这些包裹严实的画像有多么了不起,主要是因为这里高昂的租金使得那些富豪、政要绝对不会把那些纪念品也放到这里来,简单说这些都是有巨大价值的物品。

意识沉入到空间里扫了一眼,有的画像没有什么记号,有得画像底部会有一个英文的签名。由于实在是太潦草了,只能看到“vinc”等几个字母。

不过即使这几个字母也让方远山心头巨震,全世界著名的画家就那么些,而以这几个字母作为签名的只有一个:文森特威廉梵高!

压抑住心头的狂喜,他继续朝前面走去,然后不久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个更加让他震惊的东西:杜邦2%的不记名债券股!

在上个世纪,当时的杜邦领导者拉蒙杜邦死于爆炸,在后来的领导者皮艾尔一连串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后,杜邦成为了化工界的龙头企业,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同样的,当初杜邦内部的股权争斗也相当残酷。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拉蒙,他的儿子皮艾尔这位伟大的领导者,当初可是一点股份没分到。

由于拉蒙的意外身亡,皮艾尔这位天才的化学家、在为公司获得了两项无烟火药的专利下,除了薪水和一些专利奖金外,在家族的内部会议里,他一无所获。

之后他离开杜邦,到堂兄科里的公司工作,1902年杜邦的总裁狄仁杜邦死于肺炎,杜邦公司的家族成员要把杜邦给卖掉,另一位大股东阿尔弗莱德和皮艾尔经过商议,以年息4%的债券形式从那些股东的手里取得了公司的实际经营权。

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在当年杜邦市值1200万美元的情况下,皮艾尔大魄力的决定,把公司市值加了800万美元,达到了两千万。

打个比方说,我想买你市值一百万美元的股票,但我没钱买,不过我可以跟你签个协议:这一百万美元的股份首先我会以超出百分之五十的市值付钱,另外还付你4%的高额年利息,只不过这个钱同样需要等一段时间。说到底就是空手套白狼!

但话说来,不管是不是空手套白狼,反正杜邦被皮艾尔拿下了,并且那些股东都得到了好处。而方远山现在手中的2%的不记名债券股应该就是当初那些股东之一的!

至于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很简单,不记名债券下面有一份说明遗嘱。可惜遗嘱的时间太长了,这个债券主人的后代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

相比于苹果的那些原始股票,这个杜邦的2%债券股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连方远山身家百亿都不由得跟着呼吸急促了

强行压住激动的心情,方远山继续朝前走。

可能今天真得开启了财富之旅,下面看到的东西越来越震惊,也越来越吓人。

ibm、可口可乐、福特、富国银行、美国运通、柏林顿铁路等等,全是吓死人的东西,这些实物股票、不记名债券不知道是何人存放在这里的,又是为何存放在这里。但是从年头来看,这些保险柜的主人很可能都已经不在人世了,简单说这些东西全部都将是方远山的了。

“呵呵,哈哈。。。”

数百米深的地下保险库里,方远山一个人边走边笑。不过走着走着他突然再次顿住了,因为他发现了一样让他欣喜若狂的东西:7%的淡水河谷不记名股票!

跟不记名债券差不多,不记名股票是指在股票票面和股份公司股东名册上均不记载股东姓名的股票;不记名股票也称“无记名股票”!无记名股票股东权利归属于股票的持有者;认购股票时要求缴足股款;转让相对简便;安全性较差。

说得再简单一点,方远山现在拿着这些股票就能去卖,或者要求加入淡水河谷的董事席位。

“吗的,头就要求召开股东大会,非好好的恶心一下那个拜伦。”

保险柜编号在五百名以内的,基本都是全球大公司的股票、不记名债券这些东西,看得方远山眼珠都快凸出来了。虽然来的时候心理有所估计,但还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

等到了一百名以内的,基本都是大额的国债券,还有一些遗嘱、百年老店配方之类的。有变现价值的他全部扫进了空间,没有价值的一概没动。

等到了前五十号的保险柜时,里面的东西又不同了,基本都是一些文件资料之类的,他拿起来看了看,原来是一些妄图颠覆世界的野心家、留下的花名册之类的东西。

本来还打算细看呢,结果抬起手腕一看已经将近四点钟了,为了不耽搁时间,他把这些东西全部给扔进了空间。

不过在三十五号柜子里方远山还是发现了一点好东西,一颗硕大的钻石,比什么英国女王王冠上的钻石可大的多了;另外还有几十颗散发着五彩颜色的宝石,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咦”

还没走几步呢,结果他在一个保险柜里再次看到了个特殊的东西:水晶骷髅!

拿在手上看了看,同他空间里的一模一样,在四维图像的观测下、连细微的差别都没有。没有多看,只是扫了一眼后就扔进了空间。

一根漆黑的权杖、一只奇怪的非金非银的拳套?一截像树根似的东西、甚至他竟然看到了一整块由帝王翡翠雕琢而成的玉牌。。。。

二十号以后,保险箱里的东西都变成了金钱所买不到的东西,甚至有可能只是传说当中的东西。

一路扫到头,一号、二号、三号,让他意外的是,这三个柜子里竟然没东西,而它们的年限已经追溯到了瑞银1870年的创立之初。

“哼”

见到空空如也的三个柜子,方远山的脸上冷笑连连。如果不出他所料,这个箱子里的东西搞不好被瑞银给拿走了。要不然不可能三个箱子里的东西一起消失的

想想也是,虽然这个区域号称永久,但是时间跨度长达一百多年,这么长的时间都没人来取去,瑞银难不成还真得世世代代帮保险柜的主人保管不成?

“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出了三号区,等来到二号区域时,方远山继续大扫荡,把那些价值不菲、但是看起来有些年头的东西全给收入了空间。

等时间到了早上五点半的时候他才停手,然后看了看远处的成排的黄金,最后还是没有动手,直接一个闪现离开了地下保险室。

“呼”

等远远的离开瑞士联合银行,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深呼吸一口,清凉的空气从肺部缓缓的吐出来,随后眼睛不自觉的又看了一眼空间里的东西,无声的笑了起来。。。

两天后,科帕卡巴纳的远山集团总部,安妮的办公室。

“这。。。这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安妮不可置信的神色,对面真皮沙发里的方远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见到他不说话,安妮看着手中“苹果”公司的原始股票,脸上全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你觉得是出售套现好呢,还是继续持有等待升值?”

听到他的询问,安妮考虑了一会,心里始终拿不定注意。按理来说今年的苹果公司已经在大幅度升值了,不过她有感觉,这家科技公司在未来两年还有大幅提升的空间,现在就把这些股票卖掉,实在是有点亏。

见到她纠结,方远山脸上微笑着道:“没事,你觉得不能卖就不卖。你可以看看别的东西”

听到他的话,安妮把茶几上另外一个铁盒子拖了过来,打开两边的按钮后,里面是一个真空的文件袋。等把里面形似股票的东西拿出来后,安妮一眼就看到了眉头位置的“oupont”字样。

“杜邦?”

“你自己看看”

低着头的安妮,刚看了两眼就忍不住的用手捂住了小嘴。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吓人了,她结结巴巴道:“这。。这是。。是真得?”

“那你以为呢?”

这下安妮不淡定了,根本就没管手中一小沓的杜邦债券股,转头朝他说道:“老板,这个东西可不是随便能卖的,一旦在市场上出现,很可能会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到时候引起什么纠纷就麻烦了。”

“你先别管麻不麻烦,你觉得这个东西值钱吗?”

安妮翻了翻白眼道:“废话,肯定值钱喽”

见到安妮俏媚的样子,方远山一下没忍住,伸出大手勾住了她的脖子,然后嘴唇不由自主的覆盖了上去。

“嗯。。嗯。老。。远。。远山。。。”

把安妮吻的七晕八素的,等她身体迷迷糊糊着倒向他的怀中时、方远山才抬起了脑袋,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道:“那些事情你别担心,只管放心大胆的卖,其余的事情都有我在呢”

杜邦这2%的债券股到底值多少钱方远山还没有计算出来,但是每年4%的年息可是吓死人的,而且时间长达一百年。这样算下来,这2%的债券股足以抵得上现在杜邦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甚至远远不止。

以杜邦现在的市值600亿美元计算,安妮手中这一小沓的债券股如果出售的话,起码可以套现120亿美元以上。而他空间里像这样的东西不下五十份。。。

也许是太过于震撼了,安妮在过神来后还是说道:“老。。远山,这些债券股还是不能轻易的出售,一旦引起美国的注意会很麻烦。他们可能会以行政干预得手段对这些债券股的来历进行调查。一旦走入司法渠道、结果很难受控制。”

方远山点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主要是这些债券股太多了,而且时间跨度又很长。人不死债不烂只是民间的说法,涉及到这么多的资金、杜邦会不会承认都是个问题。

“那你说该怎么办?”

安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见到他的眼睛里又露出了危险的光芒,赶忙直起了身子,拉了一下褶皱的职业套装的裙摆道:“现在的杜邦如大多数百年企业一样,都陷入了如何延长生命力的漩涡当中,内部的少壮派跟传统派之间都坚持自己的看法,矛盾随时会爆发。”

顿了一下她继续道:“以我看来,杜邦在不久的将来必将有一场颠覆性的改革,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再吊我胃口、我可就是大刑伺候了”说着话,方远山两只魔抓已经袭向了她的胸前。

“嗯”

被他一把抓在胸前的蓓蕾上,安妮的身子顿时变成了一只软绵绵的羔羊、趴伏在了他的肩头上。

感受着手心中变幻的形状,他笑着道:“还不快说,要不然我可就变身了”

在咬了一口他的肩头示威后,安妮忍着噬骨的酥痒道:“少壮派跟保守派之间都想赢得对公司未来走向的控制,在意见不能统一的情况下、谁掌握的股份多,自然听谁的。”

“我刚刚看了一眼,这些都是早期的不记名债券股。相比于股票来说,它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哦,都有哪些好处?”

方远山只知道债券股可以换钱,但是具体怎么换,还有它有哪些好处,作为一个不怎么懂金融的人来说,实在是一头雾水。

“呵呵,债券股的好处可多了。第一,债券的固定收益可以说是保底收益,债券在发行的时候就规定了每年必须偿还的利息,因此只要你持有就有赚。第二,股票的收益来自于股息红利和买卖差价,但主要是以买卖差价为主。债券的收益来自于利息、买卖差价。不同的是,股票股息并不是天天有,而债券却是持有就有利息收益。”

“还有呢?”

安妮呵呵笑道:“第三,无论是公司盈利还是公司破产,债券对公司资产的请求权都优先于股票。因为债券代表的是债权人的利益,股票代表的是股东的利益。那么公司永远是先付钱给债权人、也就是借钱给你的人,再付钱给股东、也就是你自己家的人。”

方远山满脸笑容,继续问到:“有了吗?”

“当然第四,不管公司盈不盈利都有钱拿。债券的利息是公司的费用,属于公司的固定支出。但是股票的利息却是公司的盈利分配,需要公司赚钱了才有股息红利。如果公司亏损,还影响股价,真是双重打击。”

“哈哈。。。啵”

大喜之下的方远山忍不住在安妮的脑门上亲了一口,笑着道:“宝贝,还有吗?”

这一声“宝贝”把安妮叫的娇羞不已,红着脸点头道:“嗯,最重要的一点是,债券里面有一个“另类”叫做可转债,是指可以转换成公司股票的债券。这种债券规定了持有者可以以一定的价格把手里的债券换成股票。在换成股票之前,持有人拿的是债券的利息,在以一定价格换成股票之后,持有人可以成为公司的股东。”

方远山呆呆的问道:“那这个呢?”

安妮点点头、嬉笑着道:“它就是那个另类,可转债债券股”

“。。。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可以直接成为杜邦的股东?” ,

“嗯,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操作起来会有一定的麻烦。主要还是因为这些股票的年头实在是太长了,而且我也不建议你那样做。”

他也没问为什么了,安妮之前已经说过。不过联系她之前的话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她的意思就是把这些可转债债券股直接出售给杜邦的股东

把眼睛朝安妮扫了扫,侧卧在他大腿上的安妮跟他对视了一眼,然后羞红着脸色点了点头。

正所谓秀色可餐,腿上有这样一个美人,而且明显已经情动了,方远山又不是圣人,在看了两眼之后就忍不住了,伸手抄起她的膝弯,然后以一个“公主抱”把她给抱了起来,朝着办公室休息室走去。

“呜。呜。呜。。。”

“远。。。远山。。。”

一阵如怨似诉的暧昧声在办公室里荡了开来。。。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