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54章 远山集 团董事长方远山

。。。还好”

“不用骗我,我知道你现在在哭。”

“我。。。我。。。”想说点什么的安妮,最后到底还是没忍住,一下子用手捂住了嘴巴,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的往下滴落着。

“旁边有人吗?”

“嗯,是。。。是巴西反垄断调查科的。”

对面的声音一下高了几度,语气不满道:“他们怎么进的公司?那些安保人员都是死人吗?”

“不要怪他们,是我让他们不要阻拦的。”

对面的方远山稍微沉吟一下就知道为什么了,跟着道:“我知道公司现在肯定一团糟,不过你别管,就让它继续糟糕下去,我倒要看看有多少牛鬼蛇神跳出来,到时候一并收拾了。”

“嗯,我。。我知道了”这句话安妮是泪中带笑说出来的。

人的名、树的影,方远山“死”了两个多月、巴西党派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才开始动手,可想而知方远山的威名有多重?现在既然他没死,那所有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把电话给调查科的头子。”

转过身的安妮、以一种诡异的面容把手机递给了刚刚那个男子,嘴里道:“有个人让你接电话。”

“嗯?”

三十来岁的调查科高级督察狐疑着接过了电话,放到耳边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我叫。。。”

哆嗦着嘴唇的高级督察好半天也没把一句话给说完整。这个声音他没听过,但是那股威势好像透着电话传过来一样,让他整个身体都跟着霜冻了起来。这个人他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远山集团董事长方远山!

“方。。。”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利安德尔拜伦。”

“拜伦是吧?现在你给听好了,立刻给我滚出远山集团的总部大楼,然后让你的上司把嘴给我闭紧了。”

“是。。是,好的,我这就离开。”说完这位叫利安德尔拜伦的男子把电话恭敬的还给了安妮,然后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这里。

站在门口的安妮看着几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想笑又笑不出来,随后头也没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她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现在真得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会议室里的人见到她说走就走了,在楞了一会之后又继续争吵了开来。

在给安妮打完电话之后又给慕容婉去了个电话,这个丫头接到他的电话后就是一个字:哭!而且还是压抑着嗓音的那种,听得他心都快碎了,怎么安慰都没用,只能答应她过几天到香江去看她、这个丫头才破涕为笑。

把几个必须要联系的人都打了一通电话,那颗刚刚苏醒过来的强大心脏都跟着有点疲累,随后他手机一收进屋睡觉。

巴西那边风起云涌,但是华国这边什么事也没有,人们照常上班、吃饭、玩耍,跟他的世界没有任何的瓜葛。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干脆在华国这边多待两天。在这期间他要去一趟天京,去兑现自己曾经的诺言。

在瑞士银行和花旗银行之间考虑了一会,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瑞士。他还活着的消息暂时不想透露出去,等忙完国内的事情去了巴西一块收拾。

瑞银在燕京的分行还没有开业,不过他们的私人境外财富管理已经开通了,方远山这个超级富豪让他们帮忙准备一架飞机、还有接送的车队那是小事一桩。私人空客a320两个多小时后就降落在了市区的飞机场,不过岭南的一把手在他临走前赶了过来。

他们的来意方远山一清二楚,所以根本没有过多的兜圈子,在寒暄了两句之后他就表示、他的私人团队很快会跟岭南县政府接洽,并且承诺投资总额不会低于十个亿,几个头头脑脑个个都是兴奋异常。

而方远山对于他们所说的什么“一企一策”、“安排数十名子女或近亲属进事业单位工作”的优惠政策一概没答。只是让他们帮忙保密自己乡的事情,另外插了句嘴,说城南派出所所长人不错。

就这简简单单一句话,那位所长很快调往了县公安局,行政级别跟实权都升了好几个台阶。

一路走来好人很多,那位一直把他送到家送到医院的老头、方远山亲自上门去看望过了。对方无儿无女、是个五保户,本来他想找人照顾他的,不过这是个倔老头,坚持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说就算他遇到难处了方远山也一样会帮助,最后他也只能留了十万块钱和几张名片。

在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他登上了飞往天京的飞机。

傍晚的天京新城区人流量非常多,还是那条街、那个包子铺,门口围了很多买包子的人。

数十辆银灰色的加长“宾利”,还有一辆劳斯莱斯全部是“京”字打头,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缓缓滑过。到了包子铺门口一字排开,引得过路的人纷纷停住了脚步。很多人在看着的同时也掏出手机拍摄了起来,同时脸上的表情也非常兴奋。

整个天京也凑不齐十辆宾利,特别是中间那一辆“双r”车标的劳斯莱斯,有懂车的人就能看出来了,车身明显加长,款式也是特别定制的。

这样一行车队停在店门口,那些排队买包子的人纷纷停下了手,一时都忘记朝前走了。

“嘭嘭嘭。。。”

一连串开门的声音,几十名黑衣大汉从车里走了下来,就站在车边警戒着。中间那辆车里方远山带着一个宽边墨镜也迈步走了出来,然后在旁边随行人员的开路下一直走到了包子铺门口。

店里的几名店员结结巴巴道:“先。。。先生有什么事吗?”

“给我拿笼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