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49章 欧洲第一悍匪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昨天晚间在圣彼得罗斯南郊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杀警事件。有三位警员伤重不治,另外数人重伤;该嫌疑人身高一米七五,体重65公斤,逃跑时穿着一件黑色西服,皮鞋。另外此人有极度暴力倾向,希望电视机前的观众发现此人时要第一时间报警,切记不要试图去独自抓捕。警方对于提供重要线索的市民将给予50万100万欧元的奖励。”

这则新闻一出,希腊举国沸腾。倒不是为了死去的警察震动,而是那高额的奖金吸引了无数的赏金猎人参与了进去,很多人竟然不顾电视上面的警告、自发寻找了起来。

藏在斯巴达城北一栋私人住宅里的道尔顿根本就没被外界的事情所困扰,他还在苦苦思索该去哪里的问题。

从目前已知的线索来看他是一个华国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另外从那个华国商店老板娘的口中他还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口音。

据伊娃后来跟他讲,每个人的母语都是有地方特色的,就好比她说的希腊语就跟雅典还有“萨罗尼加”那边是有分别的一样。

在有限的思维里他理清了一件事,那就是到华国,到生他养他的地方去,到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咔嚓”

就在他刚刚从房间里的沙发上站起来得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其实以他的反应本来在对方刚打开门的一刹那就应该知道的,可惜他刚刚正在思考问题。

“哈哈amp;amp;amp;amp;”

一阵嘻嘻哈哈声从敞开的大门处传进来,屋外的一群年轻人相互拥挤着走进了屋子,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屋里的道尔顿李

面无表情的他朝着门口走去,然后推开呆愣在门口的一群人,朝着门外走去。

“嘿西迪丝,他是谁?怎么在你家里?”

“我。。我不认识他啊”

一群男男女女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时反应过来,那个人搞不好是小偷,两三个小年轻顿时追了上去。

“嘿,你等等”

已经走出门的道尔顿顺着外墙的铁制扶手飞快的朝地面跑去,到了离地面还有三四米的时候直接跳了下去,把后面的几个男生看的一愣一愣的,最后还是放弃了追赶。

等到房间里时五六个年轻人在房间里查看了一番,见到没有任何翻箱倒柜的迹象后、他们开始疑惑了起来,这个“小偷”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你。。你们有没有觉得他的面孔有些熟悉?”

听到其中一个女生的话后,其余的人跟着想了起来,没出几秒钟,其中两个同时惊呼道:“他不就是今天电视里播放的那个杀警察的人吗?”

当一群年轻人报警之后,斯巴达城北上空很快来了数架直升机,按照“嫌疑人”的逃跑方向追查了下去。

“a301,这里是指挥台,嫌疑人朝西南方向逃去。。。”

“在十六街发现嫌疑人的踪影,请总部派遣地面部队进行围捕。。。”

“朝东北方向逃去,快快快。。。”

时间到了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警方再次失去了“嫌疑人”的踪迹。主要是因为希腊的小型山脉实在是太多了,这导致追捕行动一直不能够顺利进行。而且嫌疑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基本上靠人力追赶是不现实的事情。

当时间转移到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在“特里波利斯”的郊区视频里再次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这下不仅警察出动了大部队,而且希腊治安厅和通往雅典的必经之路“科林斯”驻军取得了联系,希望他们帮忙把嫌疑人给拦截下来。

在这样的围追堵截之下,包围圈越来越小,不过天色也越来越黑。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嫌疑人道尔顿李突破层层封锁逃往了雅典。

到了这里事情就复杂了,雅典北方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山脉,继续纵深就是整片的欧洲大陆。所以一定要把他留在希腊,一旦出了国境线、基本就追逃无望了。

不过很可惜,自从道尔顿离开“科林斯”、进入雅典之后,仿佛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样,再没有了丝毫的涟漪。

人都是在争斗中成长起来的,道尔顿也不例外。在跟警察和当地民众的兜圈子当中他发现一件事情,好像他走到哪里都能被别人认出来一样,所以他很快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行头

他一身脏不拉几的西服,加上蓬乱的头发,满脸的络腮胡子,走到哪里都能被人一眼看出来,所以在离开“科林斯”之后,他在雅典西郊的农户家扯了一身衣服,并且用小刀片把沾在脸上的络腮胡子给刮掉了,一切弄妥之后他继续朝北方跑去。

整个希腊也不过才13万多平方公里,也就华国一个省大小。道尔顿不用睡觉,吃饭就在路上顺一点吃吃,一路都以一个超高频率朝前奔跑着,永不停歇。所以当雅典市里还在全程搜捕之时,他已经到了离边境只有一步之遥的“特雷韦纳”。

那些杰出的天才人物和白痴只有一线之差,因为他们都有一个通病:固执。而道尔顿也和白痴只有一线之差,他固执的执行着心里的所想:到华国。

当东方升起太阳的时候,道尔顿终于来到了边境城市“尼基”。虽然两国之间的边境线形同虚设,但他却是戴罪之身,贸贸然的过去很可能要倒霉,所以他选择了绕路。

就在他进入阿尔巴尼亚的时候,希腊政府已经知会了邻国,请他们配合抓捕。不过这一切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他还是忠实的执行着自己最初的计划,朝华国而去。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世界这么大,他却不知道华国在哪里,所以他要停下来找个人问问。

他心里只是本能的对警察有所抗拒,但对那些街上的普通人却没有任何的防备,所以当他在阿尔巴尼亚的“韦斯克莱克”街头随便拦了一个人问华国在哪里的时候,自然是被当做“傻子”来对待了。

“china?哈哈,我知道。china在遥远的西方,怎么,你想去吗?”

道尔顿会华语、英语、还有简单的希腊文,但是阿尔巴尼亚语却一点也听不懂,只知道他的话里有“china”这个字眼。

看着一群嘻嘻哈哈打量着他的年轻人,他本能的产生了一丝厌恶,随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朝前走去。

“嘿,哥们,别走啊”

“你想去哪里我们带你去啊”

“哦,****,松手、松手,你个该死的家伙。。。”

就在其中一人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时,他的手被狠狠的捏住了,甚至他的耳中还传来了骨裂的声音。

“轰”

一脚踹向这个年轻人的胸膛,把他踹出去七八米远,其余的人被他这暴虐的一面给吓住了,所有人怔怔的站在了原地不敢上前。

在面前人的脸上一一看过,里面有惊惧、不屑、愤怒等等,但他唯一没看到的就是善意,随后他头也不的离开了这里。而当他走后其余的人才有时间去查看地上年轻人的伤势,这一看让他们大惊失色,人死了!

这下不用说,肯定是报警了。当从这伙人的口述中知道嫌疑人的特征后,新一轮的追捕再次开始。。。

阿尔巴尼亚、黑山、波斯尼亚、克罗地亚、奥地利、随后又从斯洛伐克被追赶奥地利,好像整个欧洲都加入了大围捕之中一样。在这过程中他杀的人越来越多,而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欧洲第一悍匪的名头也渐渐落入了“道尔顿李”的头上,甚至有博彩公司开出了赔率,赌他什么时候会被抓住。

没有完全刮干净的络腮胡、长长的胡须、乱糟糟的头发、已经破裂的服饰就是他现在的造型,猛一看道尔顿跟欧洲街头的流浪汉没有什么区别。

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的他、现在的精神已经有点萎靡了,再次甩开一波追兵后他逃入了瑞士东部的一座无人雪山区,在找了个避风的洞窟后就这么和衣而眠。

由于是半夜、再加上是山区,天空的直升机前前后后绕了数十圈都没能发现他的踪迹,随后只能通知当地警察、让他们派人搜山。

也许是两个小时、也许是三个小时,反正当天色完全大亮的时候他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他就看到了一双染满血痂的手,血痂在寒冷的天气下已经完全干硬了,他伸出手撕了一块下来,凑到眼前看了看,思绪不自觉的又陷入了进去。

“呼呼呼。。。”

就在他迷茫中的时候,外面掀起了一阵暴风雪,狂风朝着山洞中不停的灌来,怔了一下的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不妙。等站起来后活动了一下僵硬冰冷的身体后,他慢慢的朝着外面走去。

“amp;amp;amp;amp;amp;amp;*。。。”

“%%%。。。”

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人声,站在洞口的道尔顿李再次愣住了,虽然他听不懂这个语言,但是他非常肯定这是德语。

“为什么我会知道呢?”

眼睛里满是奇怪的神色,跟着一阵踩踏积雪的声音传来,中间还夹杂着抱怨的口气。

形势已经不容他做过多的考虑了,在外面一群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快来到门口之时、他猛得一下冲了出去。

“哦。。。他么的,这个家伙在这里。。。”

“快追,他逃往西边了。。。”

“乓乓乓。。。”

连续几枪在雪地里响起,然而人早就杳无踪影,一群人雪地车的雪地车、直升机的直升机,朝着那个“欧洲第一悍匪”追击而去。

“这里是圣莫里兹的雪场,发现嫌疑人道尔顿李,他正逃往马代西莫,快派人拦截。”

“嘭、嘭。。。”

直升机上面的狙击手在试图开枪,不过白茫茫的学地本身就不易锁定,而对方的身影又实在是太快了,连续四五枪都没能打中对方。

地上狂奔中的道尔顿李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第一时间就把外套脱了下来,穿着一件半路上“借”过来的白衬衫狂奔,这下天上的狙击手彻底变成了瞎子。

瑞士他依然没能多待,在从日内瓦湖相邻的山部地区离开之后,他进入了法国地区。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多地方都好像来过一样,特别是当他往南朝着“马赛”赶过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曾经一定来过这里,甚至连这里的人他都感觉熟悉。这种感觉让他想停下来在这里寻找一番

不过一切都被警察打乱了。当瑞士根据种种现象判断出他逃往了法国之后,这边的警察也加入了围追堵截当中,使得他只能继续逃跑。中间他还搭了一个“顺风车”,只不过司机并不知道他在车上而已。。。

一月十一号,距离方远山失踪已经过去二个多月了,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找起他来。有的人纯粹是出于关心,而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在经过多方打探之后慢慢得出了一个结论:远山集团董事长方远山出事了

对于这个结论,绝大部分人是同意的,但是有些人却绝对不愿意去相信,或者说是接受。

香江的慕容婉在听说这个疑似消息后哭得死去活来;罗兰在听说这个消息之后、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再也没穿过,每天都是黑袍袭身;安妮算是最坚强的,继续主持着集团事物,不过人却跟着越来越消瘦

他的手下阿诺德、元高阳、琼森、李富贵、弗兰克等等,这些精英人才也绝对不肯接受这个消息。哪怕全世界的人说自己的老板出事了他们也不相信。因为他们知道一件事,自己的老板不是普通人,没人能要得了他的性命。

他们相不相信没关系,因为很多对远山集团有意见的人和组织已经磨刀霍霍了。

首先刚刚打下来的哥伦比亚、由于没有方远山的镇压,那些牛鬼蛇神再一次的跳了出来,攻击对象一律是远山集团刚刚投资的项目;随后就是巴西国内,很多对远山集团的宝石矿垂涎欲滴的人,开始通过行政手段来动手脚,其中就包括淡水河谷这个庞然大物。

三井物产作为淡水河谷最大的非国有股东,本身就跟方远山有仇怨,至于仇怨的由来不用说了,自然是前段时间他在日本的那一出。当时方远山讹了日本政府100亿美金,这笔钱就有一部分是三井物产出的。

因为方远山失踪的事情,全球地下世界风起云涌,很多人开始朝巴西赶去,希望能跟着喝一口汤。不过这里面不包括那个神秘的组织,至于他们为什么没出手,这就不得而知了。。。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