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38章 龙游入海

“轰轰轰”

“呼。呼”

一下瘫坐在空间里的方远山,耳朵边好像还残留着外面炮弹的爆炸声一般,胸口的肋骨好像又隐隐作痛了。把装备解开以后让身体放松了一下,等缓解了一下之后他一分钟都没敢多留。

空间停留的时间不多了,要是等下再遇到什么危急的局面、他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子弹对他没有效果,所以天上那些追踪得战机根本一发子弹都没有射击,就这么不停的用导弹轰。而在广袤的大沙漠里、方远山就这样亡命的奔跑着。

这的事情他谁也不怪,甚至连自己都不怪。谁能想到这个组织这么猖狂、在阿尔及利亚的国内竟然动用这么庞大的武力,就为了对付他一个人?

在来的时候他已经做了多番准备,而且也设想了对方的武力会很猛。谁知道人家根本不跟他玩战斗力,直接拿战斗机轰他。

“咻”

“轰”

“咻”

“轰”

导弹跟不要钱似得,一发接一发的朝着他这里射击而来,逼得他连连换了数个方向才躲开了冲击波。

胸口肋骨的阵痛越来越频繁了,可惜他根本顾不上,天上的战斗机、武装直升机频繁的更换着,追着他不停的狂轰滥炸。

在这里不得不说盖姆教授给石墨烯添加的那层隐形液剂非常管用,让他有时间跟天上的现代战争机器周旋,要不然下场真得不用说了。

从十点多追到第二天的四点多钟,他足足狂奔了六个小时,但是这个组织背后的人好像不把他杀死誓不罢休一样,始终都没停下来过。

他的空间固然厉害,在丛林、城市战里他都能所向睥睨,但这里是一望无垠的大沙漠,他的天然优势在这里丧事宜尽,除了在地上被动当靶子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招数可想。

“咻”

不知道为什么,当再次听到导弹发出的声音时,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他没有再凭空间移动来躲避了,直接进了空间。

同样的,在感觉爆炸的威力过去之后他连一分钟都没敢多待。现在的空间每用一分钟就少一分钟。

“呼”

连续几个闪动远远的离开了刚刚得区域,跟随而来的就是炙热的高温还有漫天的黄沙,四百五十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四维图像里,刚刚他所站立的区域两百米的范围内到处燃烧着火焰。

“希望你们这把劳资搞死,要不然咱们就死磕到底了!”咬着牙的方远山在心里狠狠的发誓道,随后继续在黄沙漫漫的大沙漠里狂奔着。

他的速度不算快,但也绝对不算慢,从哈西麦斯高原朝着北方一路狂奔,中间间或被天上的战斗机给逼离了方向,但是他兜了个圈子之后还是继续朝着北方冲去。

到了早上五点多钟天空开始大方光明之后,他战甲的隐形能力失去了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得不频频的进入空间躲避,而且天上的战机视乎也知道他想逃往远方的城市,所以在前方开始拦截。无奈之下他只得朝着东面的邻国“突尼斯”冲去。

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他的空间竟然失去了进入的能力,就这一下让他被大范围的冲击波给扫到了。硬撑着心头的翻江倒海、继续朝着前方没命的亡奔着。

此时早已过了突尼斯,明明在地平线的尽头有城镇,但是他却过不去。左右被天上的飞机死死的锁定了,要么继续前进、要么后退,没有任何的法子。

尽管知道前方有绝大的危机,但后退是绝对不行的,空旷的大沙漠里、又是在大白天,只要他敢头,绝对死路一条。

越是这样亡命的奔逃,他的心头越加明白对方势力的庞大。光天化日之下,在突尼斯的国土上用战斗机轰炸,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手笔。而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国家军队出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咻、咻、咻”

越是靠近前方的内陆城市,战机的炮火就越是猛烈,石墨烯头盔上面早就变成了深黑色,那是他呕出的一大口鲜血。然而他连擦拭一下的功夫都没有,眼神冰冷的朝着前方继续突进着。

得益于他的空间移动,每每在炸弹袭身之前就避开了。而且他这个还不算轻功,连追踪弹头都找不到他的身影,只能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没有希望、没有方向,只能不停朝前奔跑。

突尼斯好像整个国家都是死人一般,这边炮弹连天,但是他在路上竟然没看到一个人,甚至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远远路过中部城市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六点、七点,当天空的太阳渐渐升起的时候,他已经狂飙到离港口城市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但是到了这里他的心也开始提了起来!

初升的太阳照着大地,地平线尽头密布着武装直升机,而在身后尾随着的战机已经停止了攻击,但是只要他偏离路线,炮弹依然还是会往下落。

“呼呼呼”

远处一架武装直升机朝着他飞掠了过来,打开的舱门里两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子扛着火箭筒,而在两人中间则是一位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白人男子。

就在直升机飞临他的上空时、一个黑色的无线对讲机被扔了下来,已经停下身子的方远山弯下腰捡了起来。

“我是该称呼你为方先生还是方老板呢?”

一口流利的华语从耳机里传了出来,方远山的眼里冒出一团精光,随后又归于平淡,冷冷到:“随你便!”

“那好,方先生,咱们废话不多说。你也看到了,整个港口包括你的退路全部被封死,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咱们就来谈谈条件吧!”

“我听着呢!”

“把你身上的机甲脱下来,我们放你一条生路。”

“我要是不脱呢?”

“不脱那我就自己来取。”

天上的这位男子应该是顾忌他身上的“机甲”,所以直升机离他头顶足有一百米开外,让他想送个炸弹上去都不能。

在听到他的话后,方远山眼睛朝前方密密麻麻的直升机、还有身前身后到处飞舞的战斗机扫了扫,现在离港口应该不到五十公里的路程,以他的速度十分钟足以。他的空间防御在水里简直如鱼得水,一旦入海、他自然可以化险为夷。至于怎么报复、那是事后该考虑的问题。

“想要我的机甲?可以,你来取吧!”说完他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一百米外了。

“不自量力!”

手中对讲机刚传来这句话,他原来站立的地方竟然湮灭了下去,露出一个巴掌大、深不见底的圆洞来。

“”

这一手把前冲的方远山吓的亡魂皆冒,对方的这个反物质武器非常的恐怖,跟哈西麦斯基地的情况一模一样,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声响,甚至他都不知道从哪里攻击而来。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靠着心头的警戒来躲闪。

“噗嗤”

“噗嗤”

现在的方远山如同在刀尖上起舞一般,每他的身形刚刚出现的时候、那个反物质武器就会跟随而至,连一秒钟的停顿都不会有。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展开了他人生当中最危险的一次奔逃。

“噗”

“噗”

那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反物质武器始终如影随形,看那威力方远山都不知道空间防御、以及石墨烯战甲能不能抗住了。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抗住了、以他身体的强度也必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说不定都能被活活给震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更是如履薄冰。而这个他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组织、光露出的冰山一角都让他疲于奔命,真不知道本身的实力到底恐怖到了什么地方?

“嘭”

在他连续纵越之下,不小心被那个反物质武器给擦中了,顿时他的身体被掀上了半空中。操纵武器的人非常会抓时机,在他飞上半空的一瞬间、又是一束不知从何而来的反物质能量朝他射来。

千钧一发之际,人还在半空中的方远山连连横移出去数十米,然后不顾身体内部的伤势、朝着远方被封锁的港口继续冲去。

“嘭嘭嘭”

就在他前冲的时候,数十发燃烧弹从前方射了出来,,把他前方数百米的变成了一片巨大的火海。而他身后同样如此,那些冲天而起的战机扔下来的根本就不是炸弹,而是成吨的燃烧弹。

“轰”

巨大的火焰在地上燃烧着,仿佛天空都被烧红了一般。而那无处不在的反物质武器还在射击着,让他疲于奔命。

四维图像看到身后越来越大的火场,他顿时五内俱焚,这是要把他活活烧死的意思。

他的眼神越发冰冷,看着前方已经越来越大的火势,方远山知道再不拼一把、今天搞不好就交代在了这里。

意念之间一床湿棉被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就靠着四维图像的观察冲进了火海。

“呼”

炙热的高温之下、湿棉被在三四个呼吸之间就被烤干、烧化,随后他的石墨烯战甲就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而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手,几床棉被又加盖在身上,继续在火海里左冲右突。

“呼哧”

庞大的火场之中冲出一个人形火炬,然后前方又是数十发导弹追踪而来,而他也在意念之间冲了上去。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五分钟,当他从漫天的飞机肚子底下冲过去的时候,无数的炮弹仿佛不要钱似得、拼命的往下落着。

“轰轰轰”

他的体表是火热的,血是沸腾的,但是眼神却是冰冷的。整个人毫无任何的感情可言,仿佛一座钢浇铁铸的凶禽般,对着数十公里外的海港狂飙而去!

“哼,你以为大海是你的出路吗?我会让大海变成你的葬身之地!”刚刚跟方远山通过话的男子、看着还在地面上忽隐忽现着的方远山、嘴里冰冷的说到!

以他的速度,三十来公里的路程也就在五六分钟之间就可以到达。在知道地面拦截无效之后、天上的战机也只是象征性的发射了几发炮弹,然后眼看着他“噗通”一声跳入了地中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