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29章 喧宾夺主

哥伦比亚这边虽然暂时没发生什么大事,但现在是多事之秋,为防有人乘机作乱、又或者有组织兴风作浪,方远山亲自坐镇“圣菲波哥大”,数千名经验丰富的战场老兵配合哥伦比亚政府军巡防缉捕。

真要说起来,南美安全事务部除了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像常规的作战兵器、包括装备等等,全部是世界一流水准。他不差钱、而且又舍得,所以能给那些士兵配的东西都给他们配齐了,就差没一人发个姑娘了。

他手下的那些战士不说全部是精英,但起码有数百号人拉出来能跟阿诺德还有元高阳他们一比高下。其中从“冰岛”那边过来的一对双胞胎兄弟,个人武力值直逼李富贵,联手之下李富贵肯定败北的多!

南美安全事务部毕竟不是国家正规军,虽然哥伦比亚已经承认了他们的合法性,但还有待时间的检验。正是因为这样、方远山也放心让他们多多出任务,让他们适应自己新的身份。

“咚咚咚”

“进来”

“老板,有位自称慕容天的年轻人想见你,您看?”

正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方远山立刻坐直了身子,起身后笑盈盈道:“是嘛!走,我去看看”

这里是哥伦比亚的国会大厦,一般人是进不来的。这层办公楼是桑托斯特地划拨给南美安全事务部作为联络点所用,可不是方远山死皮赖脸要过来的。

据说国会大厦是修建在波哥大建城时的遗址上,到处都有反映奴隶获得自由时狂欢场面的大型壁画。繁忙的政府雇员在椭圆形玻璃大厅里急色匆匆着,对路过的几人谁也没有多看一眼。

刚刚来到雄伟的大厦门口,矗立在正前方的“玻利瓦尔”雕像就映入了眼帘,带给人震撼的视觉效果。而在国会大厦由花岗岩打造的台阶下方,一个年轻人带着两名助手、在远处持枪军人的虎视眈眈下,不时焦急的看看手表。

“你好你好,你是慕容婉的哥哥吧?我是方远山!”

“呃。。。我是慕容天。。。”

正焦急等待的慕容天被人突然抓住手腕、心里先是惊了一下。当看到手机里那张头像出现在眼帘里时、他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谁。

“哎呀,你看你过来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我还是从婉儿那里知道你过来的。”

听到他叫“婉儿”、再加上手还被他握着,有点不习惯这么亲密的慕容天、在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后,只好干笑道:“那个。。我也是临时转道到巴西的,本来没打算过来麻烦你,实在是遇到一点解决不了的事情、这才想起让婉儿给你打个电话试试的。”

慕容婉的这位哥哥也不知道是看见他了才这样、还是性格使然,为人有点腼腆,让方远山心里一阵暗笑。不过怎么说也是未来的大舅哥,哪能让他难堪?所以他很热情的拉着他的手说:“走走走,咱们进去再说!”

慕容天转头看看远处持枪站立的军人,不好意思道:“你看需要办个什么通行证的?我这里材料都准备好了!”

方远山笑呵呵道:“你愿意来他们国会大厦那是给他们面子,哪能要你办手续?哈哈。。。”说着他拖着这位大舅哥的手就往台阶上走去。

位于波哥大玻利瓦尔广场的国会大厦、这里出入的可以说都是高官侯爵,偶尔路过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老头也许就是国会议员之类的人物。跟随方远山走进来的慕容天还有他的两位年轻助手、被一楼气势恢宏的壁画所震撼了,一路上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

顺着猩红色的地毯一直来到大厅尽头,一路所看到的到处都是庄严肃穆的壁画,而挑高的穹顶上那巨大的水晶吊灯同样让人震撼。灯壁上一圈圈艳红色的石头、慕容天可以保证绝对不是什么人造石。

可惜没容他多想,旁边的方远山边走边笑道:“最近哥伦比亚有点事情耽搁了,要不也不会让你到这边来。”

“没事,刚好我也重来没到过哥伦比亚,顺便来旅游一圈。”

说着话的功夫、方远山打量了一番这位未来大舅哥。一米七八以上的个子,身材算是型男那一类的,留着个传统的碎发,剑眉星目,走路之间腰杆笔挺,当得上一声“帅哥”的称呼。

就在他一路热情洋溢介绍着的时候,旁边的慕容天包括他那一男一女两位助手心里全是惊叹、惊疑不已。

慕容天不用说,早就听说妹妹找了位了不得的男朋友,可惜他一直帮助家里拓展海外市场。上的家族危机还没等他国呢、这位便宜妹婿已经帮他家解决了,所以一直拖到今天双方才见面。

旁边慕容天的两位助手就比较奇怪了,正天能源虽然跟政府打交道的地方比较多,但一般都是该国的行政职能部门,像这样的权力中枢、别说当座上宾了,他们正常情况下连门都进不了。也不知道旁边这位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在哥伦比亚这样刚刚结束内战的国家权力中心进出自如?

白色大理石没有因为时间的沉淀而褪色,反而因为精心的打理多出了一丝庄严,皮鞋走在上面踩踏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这里每天出入的人不知凡几,除了警卫之外、谁也没有对这行人多看上一眼。等上了内部电梯、来到整层都由南美安全事务部使用的14楼时,站在实木大门口的两位身穿黑色军装的大汉对着他们敬了个礼。

跟在他旁边的慕容天笑容僵硬的示意了一下,他随意的瞄了一眼之后再一次震惊了,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

整层楼被分为了一个个的房间,每个房间门口或多或少的都有士兵站岗。这还不是最让他惊讶的,更可怕的是这些人都是全副武装、手中那枪口下垂的全自动武器、光看那幽幽的光芒都知道是真枪。

还有腰间、腿上那鼓鼓囊囊的样子,里面的武器不用问也知道少不到哪去。

再看看这些人的体型,那胳膊赶上他的腿粗,贴身的黑色作战裤下面、那大腿都赶上他腰粗了;还有那握枪的蒲扇般大手、慕容天毫不怀疑一下子能扭断自己的脖颈!

“老板。。。”

“boss。。。”

“。。。。”

一路走过去,到处都是敬礼问好之声,方远山也一一微笑点头示意,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后、两位全副武装的军人帮他们送上了茶水,害得这个初次见面的大舅哥一直僵硬着笑容。

好不容易等人都出去后他才小心翼翼的问到:“那个。。。方先生。。。”

方远山摆摆手笑道:“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说两家话。叫我远山吧,我就冒昧称呼你为阿天了!”

“那个。。。行”

喝了口水把脸上僵硬的笑容平复之后,这位穿着一身正统西服的大舅哥好奇道:“我听婉儿说,你们公司不是经营宝石还有黄金的嘛,怎么你现在。。。”说着话他瞄了瞄玻璃门外的一排排军人。

“哈哈,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跟着方远山给这位好奇的大舅哥简单的解释了起来。。。

“嗡。。。”

正陪慕容天聊着的时候,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方远山现在发现了,他的电话放在空间里还好,只要是一拿出来能从早响到晚。朝“大舅哥”抱歉的笑了笑,然后拿起电话走到了办公室尽头的落地窗前道:“我是方远山,有什么事?”

“老板,这个老小子横的很,一直拒不交代,你看怎么办啊?”

他无声的笑了一下,跟着嗤笑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事给我找事啊?这样的情况不是一直都是你们的拿手好戏嘛,你怎么反倒过来问我了?”

“不是,那什么,老板你不知道,这个奎克家族在当地的势力根深蒂固,关系网遍布整个大西洋省,跟当地政府的关系也非常的融洽。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一直掌握不到他的犯罪证据,他在老板你收拾那两支武装的时候就把所有的渠道给暂时的封锁了,所以我们没办法上手段啊”

“哦,还有这种事?”

他惊的不是对方的实力,而是这个“奎克”家族壮士断腕的决心。要知道按照元高阳所说的,这个家族要是真的掌握整个“巴兰基亚”海港贸易渠道的话,凭他们的实力如果走私的话,那可真是无人可挡了。

远得不说,哥伦比亚作为的种植大国,围绕着加勒比海的一众小国、他们的du品来源应该都是哥伦比亚。而巴兰基亚海港就是面向整个北美地区的第一大港,可想而知他们每天的利润额有多少?

由于哥伦比亚最近大力打击du品走私,最近一段时间国际du品价格绝对比黄金高。在这样的形式下、这个奎克家族还能放弃到嘴的肥肉不去吞,反而自废武功的堵住了渠道,这可要大魄力才行。

“他们家族现在已经发动关系网、从上往下的给当地驻军施压。维达将军刚刚跟我碰过面,他表示如果12小时之内还没有直接证据的话、他们就会释放奎克家族的首领。”

他笑了笑、跟着道:“我问你小子一个问题。你如果有一百斤铂金,而这些铂金是政府追缴的赃物,你会怎么样?”

“当然是藏起来了。。。”

元高阳一句话没说完就“嘿嘿”笑了起来,不好意思道:“我的觉悟是不是比较低?”

这边的方远山不自觉的翻了翻眼珠,无语道:“谁问你觉悟低不低了,既然连你都知道藏起来了,那个什么奎克家族的首领会把‘钱’都扔掉吗?”

“。。。。”

元高阳无语了一下道:“巴兰基亚的地方太大了,而且那个约瑟夫奎克名下的海船非常多,我们也没那么多的人手去慢慢查找啊!”

“这也是!”

他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道:“这样,你们现在继续加派人手搜查,另外让安全局的人派人和琼森协作,把这个奎克家族的关系网梳理一遍,你们顺藤摸瓜查过去。”

“嘿嘿老板,你看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吗?没你在这边我有点心虚啊!”

“你小子啊!行了,我这边还有客人,迟一点我看看,如果有时间的话就过去一趟。”

等走到慕容天对面重新坐下时、他笑道:“不好意思,咱们刚刚说到哪了?”

“你刚刚说到哥伦比亚这边天气不好”

听到慕容天小秘的提醒后,他笑着道:“对,南美这边天气是不怎么好。最近老是下雨,整个人都有点颓废了!”

他没有把自己在哥伦比亚具体干什么说出来,要不然把这个未来大舅哥吓坏了可不好跟慕容婉交代。只是说在这边有大笔的投资,政府为了对他们公司的重视、所以才派军人来保护,而且还分了国会大厦里的一层楼作办公室。

寒暄也寒暄了,该了解的也基本都了解,慕容天这个时候咳嗽了一声、略带不好意思道:“远山,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跟巴西淡水河谷下属的子公司在08年底的时候有一笔业务,当时我们以实物期权的形式跟他们购买了两千万美元的铁矿粉,交付的日期在今年八月份。”

“嗯,然后呢?”

旁边那位美艳的小秘插话道:“然后对方一直以种种理由拒不交付,而我们总公司在国内的提货商也一直在催缴,并且向我们发来了律师函。如果在三个月内不执行的话,对方就要让我们赔偿大笔的违约金。”

“哦”

方远山惊讶的倒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这个小秘。刚刚她就插话帮慕容天代为答了,而现在方远山明明眼睛看着他的大舅子,这个小秘还是不分尊卑的插话,这就耐人寻味了!

眼睛朝这位小秘瞥了一眼,旁边的慕容天对这个秘的行为看来是习以为常了,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方远山转而笑着问到:“还没问你们公司在海外哪里、以及经营项目呢?”

这是慕容天答了,他笑着道:“我们主要业务在澳洲还有新西兰那边,经营的项目包括光伏发电项目的开发、建设、维护。另外子公司还有油气田合作经营、矿石的选购洽谈、解决方案等等。”

“嚯,项目蛮杂的嘛!”

“嗡。。。”

放在一旁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拿过来看看是柯静武两人打过来的,朝着慕容天抱歉的笑了笑,然后走到窗台边说道:“怎么样了?”

“小爷,我们把几种矿石送到世界各大鉴定中心做了详细的分析,暂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物质。”

听到柯静武的话,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心里还是有点失望。想到对面的柯静武还在等着他的答,他强打精神道:“你们还是按照我之前交代的去做。”

等放下电话后他没有去,而是翻出号码拨了过去,等接通后道:“帮我查查慕容天身边那个女秘的背景!”等放下电话后、他带着歉意的笑容再次走了去。

天天跟各种人打交道,说个不好听的、方远山一眼就能看着这个人是不是心怀不轨。这个小秘看起来娇小玲珑的,但却给人一种强势的意味,他的大舅哥竟然默许了她的喧宾夺主。

如果双方有什么私下的暧昧关系还好说,但是这个小秘看慕容天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情欲,这里面可就耐人寻味了。

不过他也没点破,而是让人查了一下。没问题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有问题的话、那就对不起了。

等再次坐下的时候、他直接把手机给放进了“口袋”,笑着道:“这几天有点忙,不好意思啊”

说了一句的他跟着道:“这样吧,你把材料给我!”

那位进屋后就默不作声的男助手、这时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资料,方远山对着房门喊了一声,外面一位全副武装的军人走了进来。

“派人把资料送给安妮董事长”

“是boss”

听到这位军人的话、慕容天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投资商的待遇?这位“准妹婿”可真能胡编

方远山可没等他乱想,站起身笑着道:“走吧,我请你去吃饭”说完上前拉起了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