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91章 抠钻石

站在酒店门口、送走一脸恍惚的包宏图,等转身来、包德海的脸上还是一副呆滞的表情,随后一伸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道:“好你个小三啊,看你说得头头是道的,你是不是早有预谋了?”

“呃。。这个嘛。。。”

“说!你知道我党政策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不说等下大刑伺候了”

“其实主要是我在香江那边的摊子铺大了,急需竖立一个标杆;而我本身也做的是奢侈品行业,非常了解那些有钱人的想法。他们银行里钱多到都发霉了,你不弄点与众不同、或者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你就别想把他们的钱从兜里给掏出来。”

包德海满意的笑了一下,跟着又狠狠勒了一下道:“再说”

“呃。。。有点想法,你确定你想听听?”

“当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你怎么吹”

方远山僵笑着指了指他的胳膊道:“咱能不能先把这个手松掉?你看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家肯定把我们当猴子看呢!”

“哪那么多废话呢,快说”

“好好好,我说。”

竖起两只手的方远山,笑眯眯道:“甭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都有虚荣心。比如男人爱晒个漂亮女友啊,开个豪车啊之类的;女人也喜欢晒男友、晒钻戒、晒包包。所以我就打算满足他们的虚荣心,从这一点入手。”

顿了一下道:“那个帆船不是喜欢挂个古董字画、镶个纯金马桶嘛!咱也弄,而且还弄个大的,直接在酒店里开个私人展览馆,开放的对象一律是入住的客人。里面的稀世名珍,市场价低于一百万美金的咱都不稀罕往上挂!”

“还有呢?”

“马桶不用纯金的,那太俗气。咱直接在房间门口的地板上镶钻,钻石必须是一克拉以上的!”

包德海眨眨眼问道:“万一头客人把钻石给抠走呢?”

“你傻啊,这样的酒店房间没个三五万美金一晚上你能住得了?而能住得起这样房间的客人,他会去抠你的钻石吗?”

包德海不服气道:“万一真抠了呢?”

“看你又说傻话了,你。。。”

方远山本来想给他“普及”一下自己辉煌历史的,可一想有得东西实在是不好跟这位兄弟直说,要不非吓着他不可。想了想委婉道:“你想啊,巴西总统都跟我是好朋友,一般人谁敢去抠我的钻石?就算他真敢抠,只要事后被我知道了,我非让他给我把整个房间都镶满钻石不可。”

“为什么?”

方远山翻翻白眼道:“没有为什么,因为我叫方远山!”

包德海还是不服气,眼睛转了转道:“你这说个不好听的,完全就是拿钱堆的,听起来是高大上,但怎么还是让我有种很俗气的感觉?”

“嘿嘿,我知道你为什么有这种感觉,说到底还是没有一个直观的印象。那,我打个比方说,现在那个私人展览馆里挂的全是达芬奇、毕加索、梵高、莫奈、达利这些名人的字画,你会是一个什么感觉?”

“我。。。我会去看看真假!”

“。。。。”

无语了一下他才道:“行,就算你想去看看真假,但现在的问题是不对外开放,想看就必须住我们的酒店,而我们的酒店每个晚上三五万的美金,这又是一个死循环!”

越说越来劲的方远山,跟着道:“我跟你讲,这些只是我的初步设想。如果真的建成了,以后我会跟那些世界顶级奢侈品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什么香奈儿、爱马仕、迪奥的,到时候都要给我客人提供最顶级的服务。必须派专人入住我的酒店,二十四小时候着,而且还要给我交房费。”

顿了一下他又继续道:“到时候我再去弄点传说中的东西来,往酒店里这么一放,大胖我跟说,那就不是一天三五万了,没有十万八万美金一天,我都不稀罕让你看一眼”

就他说的吐沫星子横飞,包德海把他往身前搂了楼、嘿嘿笑道:“来,告诉哥哥,什么叫传说中的东西?”

“这还不简单,世界历史谜团多了去,我花钱组建一个大型的寻宝队。那些什么宝藏、沉船的,找到之后整体搬到酒店去,再单独设立一个参观馆。同样的,不是我的客人一概不准看”

听他说的神秘兮兮的,原来是这么事,包德海顿时不屑的“切”了声说:“搞得宝藏就埋在你家屋后鱼塘里似得,那是想找就能找到的?”

在大胖面前从来不肯落了面子的方远山、梗着脖子道:“那当然,我跟你说。。。”

刚想争辩一番的他,想到这种事还是没法解释清楚。只好道:“行了,你瞧好吧,哥们不给你找两批宝藏来开开眼,你是不会相信的。”

终于松开他脖子的包德海,想想道:“下午也没事,我带你到大街上去溜一圈怎么样?”

玉西地方也不大,估计转一圈也花不了半天,他想了想把柯静武他们叫了过来,让他们自己找地方玩去,等晚上再碰头。之后他们两人开着车朝城南而去

要说方远山的设想也不是空来风,目前他的事业还处在一个瓶颈上,急需要一个突破。但是他自己现在又要忙着提升空间,实在是没时间去好好的规划一番,正好借着包宏图的事情给了他一个新的思路。

他刚刚说的那番话可不完全是心血来潮,这样超一流水准的酒店虽然初期投入大,但只要经营好了、那利润是相当可观的,每天的营业额肯定是一笔天文数字。

话再说来,他要提升空间,那肯定是满世界的跑。借着这个机会他一边找提升空间的物质、一边找宝藏,顺便再赚钱建酒店,真是一举三得的事情。

车里的包德海摸着“奔驰”方向盘,嘴里感慨到:“好车开起来就是舒服”

“嘿,车有什么好开的,头哥们弄架战斗机给你。不过那个东西要练一段时间呢,普通人短时间恐怕上不了天。”

“。。。。”

包德海无语到:“你能不能不要上来就往高端上扯,就不能亲民一点?”

“亲民一点?”

他故作严肃的思考了一下道:“你意思是地上的?这简单,我最近一直在考虑买辆装甲车。这样,到时候顺便给你带一辆!”

“。。。。”

包德海快被他弄疯了,龇牙朝他看一眼道:“你现在是不是转售军火了,怎么什么东西在你嘴里都轻飘飘的?”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跟你讲,那我到公海上参加赌王大赛,在上面认识一个家伙,他是法国最大的武器生产商‘达索’的接班人,和我私人关系不错,让他卖两辆轮式步兵战车还不是跟玩的一样?”

听完他的话,包德海脑袋摇了摇,一脸欷歔的表情。自己这位兄弟现在真的不一样了,说什么都是轻飘飘的。几十亿美金在他嘴里就跟几十块一样;战斗机跟装甲车在他嘴里也像商店里卖的玩具似得,好像随时都可以买来玩。

旁边的方远山突然伸手勾住了他粗壮的脖子,认真道:“我说这些其实是想让你知道,咱们兄弟俩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人物了,以后你会认识到许多许多以前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家伙。但是这些家伙在咱们眼里,那也不是一个档次的。所以你一定要把目光放长一点、放远一点。”

“嗯”包德海重重的点头道。。。

包德海带着方远山在玉西市里的几个旅游景点转了转,中间偶尔的聊聊大学时的生涯,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慢悠悠的朝城里开去。在路过一家叫“菲塔”咖啡屋的时候,包德海下意识的慢下了车速,最后方向盘一打、朝着路边的停车位驶去。

方远山也没说话、就这么并肩着朝店门口走去。这家店装修的虽然很普通,但是格调蛮高雅的,透着那么一股低调奢华的味道,就两杯咖啡没要什么点心就花了他们三百块

等坐下后,还没等方远山问、包德海已经幽幽道:“知道我为什么到这家店来吗?”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刘梦寒嘛!”

他已经过来三天了,但包德海始终都没提他们两人为什么分手。开始的时候怕包德海想到什么难过,所以他总是刻意的避开。

但是现在方远山觉得不用了,人的观念是随着见识而转变的,他相信只要包德海头离开这里、见识到更广阔的天空后,他的那点心伤很快会痊愈的。

包德海挠挠头皮,刚升起的那点感伤、被他不屑一顾的语气给弄散了,郁闷到:“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忆一下?”

“有什么好忆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弄得酸了吧唧的,头那些巴西女郎你就只准看不许吃,要不我非好好嘲笑你一番矫情不可!”

“。。。。”

被他这话一说,原来还准备来个睹物思人的包大胖,这下彻底的死心了。咖啡还没端上来呢、他已经没了坐下去的。一双大肉手撑着台面就要站起来

“嘿嘿嘿,你干嘛呢?”

“走呗,还能干嘛!”

方远山龇牙笑到:“你这火急火燎的性子得改改。我跟你说,外国的姑娘可是很热情的,要是照你这沉不住性子的表现,人家稍微一撩拨你就得把人家给潜规则了。到时候你还不得给包叔叔、包阿姨弄两个外国大胖孙子啊?”

包德海被他说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翻着白眼道:“我发现小三你现在的嘴皮子溜得很,以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现在我简直甘拜下风。你告诉我,那些事你是不是都做过了,所以才表现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劝我?”

“嘿,那我就告诉你。当初我刚去巴西的时候,心里天天盼望着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跨国恋。但是非常可惜,外国姑娘同样很现实,除了钱之外,她们最看重的是长相。我住在科帕卡巴纳的海滩别墅一年多了,经常到海滩上溜达,但他么的竟然一次艳遇都没碰到,你说气人不气人?”

“啊哈哈哈哈。。。。”

被他这一说,包德海顿时捶胸顿足的大笑了出来,连眼泪都笑出来了都没停下来。见到方远山的脸都快黑了,他好不容易才停下来问到:“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

他继续自:“你知道嘛,科帕卡巴纳是南美洲的明珠,那里来自全球各地的美女络绎不绝,就跟韭菜一样,每天走了一茬来一茬,但我到现在也没有一次以穷小子的身份逆袭成功过。现在我也死心了,只要到海滩上玩我就弄三五个黑衣保镖站身后。”

包德海面带笑容道:“效果怎么样?”

“效果那是杠杠的,过来请我帮她们擦防晒霜的、那是一茬换一茬!”

“啊哈哈哈。。。。”

方远山这几句话再次把他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连过来送咖啡的服务员眼里都闪过一丝神经病的目光。而方远山则是恢复了绅士派头,小心的接过咖啡,跟着还露出一张自以为帅气的微笑。

就这么聊着,不时的讲两个糗事给包德海听听,等咖啡喝完之后他站起身到:“走吧,去看看你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咱们就尽快动身。”

包德海也跟着起身道:“嗯,听你的”

两个人走过收银台时、方远山下意识的朝那边几位客人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朝前走。等走了几步之后他感觉不对劲了,身旁好像少了什么,他扭头一看才发现大胖停住了身子。

“嘿,发什么呆啊?”

见到包德海充耳不闻,他顺着视线朝收银台那边看去,其中一个娇俏的身影好像在哪里见过。还不等他细细打量呢,那位女孩已经转过了身子,而方远山的脸色也瞬间黑了下去。

“山。。山哥”

“别叫我山哥,我叫方远山”

说完一句的他、朝包德海身旁走去,拉着他的胳膊道:“咱们走吧!”

包德海朝她身旁的几位年轻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跟着方远山朝咖啡店外走去。

“看个屁,胖的跟头猪一样,还长得又丑又矬”

“嗖”

“啪”

一道黑影从包德海眼角余光里掠过,随后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跟着就是一顿爆踹。同时还带着暴怒的咒骂声

“我草泥马的,你再骂。。。”

“啪、嘭。嘭。。。”

“山哥求求你别打了”

“你他么凭什么打人,你给我松开!”

不依不饶的方远山任由周围人拽着自己的胳膊,揪着年轻人头发一下下的往收银台上撞去,边撞嘴里还问到:“说,你他么骂谁呢?你麻痹的,来啊!再骂”

“咚。咚。咚。。。”

反应过来的包德海,见到旁边的三个年轻人在捶方远山的后背跟胳膊,当即冲了上来,抡开蒲扇般的大手朝他们的脸上招呼去。

“啪。啪。啪。。。”

被方远山撞得血流满面的年轻人,眼睛已经开始往上翻了,好一会才在周围人的劝说下松开了手。伸手拽过收银台里面的面巾纸、擦了擦手后仍在了年轻人的脸上,冷冷到:“你个逼样的胆子不小,张嘴就敢骂。来,现在站起来跟我说说、谁给了你这个胆子?”

这几天每看到包德海露出神伤的样子、方远山心里都有点自责,怪自己没照顾好这个兄弟。现在偶遇刘梦寒、他真想痛骂她一顿,但还是憋住了。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敢口出恶言,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瘫软在地上好一会都没能爬起身的年轻人,呼呼喘着粗气、挣扎仰躺在了地上。“呸”了一口血痰后、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方远山道:“你他么的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嘭”

一脚踢在地上年轻人的嘴上,锃亮的皮鞋瞬即沾上了一点血水。不等年轻人说话、他便嫌恶道:“能不能换个台词?每被我揍过的家伙事后都是这句话,但结果都是被我再次狠狠揍了一顿。你想不想试试?”

“。。。。”

被他轻描淡写的话给吓住的年轻人,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立刻闭住了嘴巴,静静的躺在地上等着援兵过来。

“死开”

一脚把年轻人横在路上的小腿踢开,跟着就打算离开这里。旁边几位挨了包德海一顿大巴掌的年轻人愤怒道:“有本事你们别走”

出了一口恶气的方远山,理也没理他们的话,跟着包德海两人施施然的朝咖啡点外走去。

他们的速度快,打完之后就走了,甚至都没人记得报警。等他们离开后、几个冲到大门口的年轻人、对着手机把他们的车牌照报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