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86章顺藤摸瓜

“小鸡你和土狼守住a点,以防对方逃跑;大熊和公牛扼守咽喉,阻止不相关的人进入抓捕现场;老鹰你占领制高点,防止突然情况;其余人等从正面突击。现在对时间,十一点二十二分四十九秒。”

“一组收到”

“二组收到”

“三组收到”

“老鹰收到”

车里的荣正勋看着手表读秒道:“五秒后行动!五、四、三、二、一。。。”

“go、go、go。。。”

“嘭”

“咣当。。。”

“不许动。。。趴下。。。你叫什么名字。。。”

车里的方远山靠在车厢上,脸上的表情想笑又不好意思的样子。就两个坑蒙拐骗的小混混,搞得跟抓捕大毒枭一样。

眼睛朝荣正勋面前的现场视频看了看,三四个赤膊着上身的男子正满脸惊恐的跪在地上,对发生在眼前的一幕显然也有点懵。

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考虑到另外几个人恐怕也是同伙之类的,朝旁边荣少校道:“把他们一块带走问问”

“把嫌疑人带上收队”

四个男子全部被套上了黑头套,被机动师的队员架着胳膊从屋里带了出来,一辆蒙着窗帘的“依维柯”一直开到了屋前,把几人押上车后,跟着他们的防爆车离开了城北的牛场水库。

车里的荣少校见任务圆满完成,咧嘴朝方远山笑道:“高人,您看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自从给这位少校露了一手后,他再也不喊方远山名字了,直接称呼他为“高人”。方远山怎么纠正也没用,只好随他去了。

“荣少校有什么好的建议?”

“高人您叫我阿荣或是正勋都行,就是别叫什么少校了,我听着别扭。”

说了一句的他跟到:“以我的经验来看,现在是突审的最佳时机。这些人在被抓捕的第一个小时内是他们心理防线最脆弱的时候,效果也是最好的。过了这个时间段,一旦让他们建立起心理防线,口供会很难问出来。”

在方远山看来,只要不是什么杀人大案,甭管什么罪犯到了他面前,几个大嘴巴下去该撂的也都撂了。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他的那些私刑也不适合再动用。

见到他还在想,荣正勋道:“高人,前面就到车站派出所了,我跟里面的所长熟悉,要不我们直接在那边突击审问吧,您看成吗?”

“行,就听阿荣你的!”

被他叫了一声“阿荣”,这位荣少校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

一般人是很难体会荣正勋心情得,但是车厢地板上那根扭曲的制式甩棍会提醒你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26英寸全钢管壁的甩棍,先别说像这样合起来后拧弯了,就是甩开以后常人连掰弯都做不到。而这位“高人”可不仅仅是拧弯,他那完全就是拧成了麻花,这就太吓了。

想想吧,这样的人手劲一定吓死人,估计捏着你的手能把你捏成粉碎性骨折。见微知著,简简单单这一手就让荣正勋看傻眼。这样的人还不是高人,又有什么人配叫高人?

一行人来到车站派出所的时候,里面的所长见到荣正勋后高兴得很,在等他讲明来意后、给他们安排了几个单独的询问室。

这没用别得人帮忙,方远山自己亲自上阵。看着带着头套的男子,双腿还有点发抖,他拎了张椅子“嘭”得一声放在了他的面前,把个男子吓得一哆嗦。

伸手把他头上的套子拽掉,这个三十七八岁的男子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等适应了头顶的光亮后才朝身前的方远山看去。

“你叫。。。”方远山顺手拿过旁边桌上的档案,翻开后看了一眼道:“你是叫葛安吧?”

“是!”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不知道!”

“不知道?看来你还挺健忘啊,那我来提醒提醒你。认识包宏图吗?”

“不。不认识”

见到这个男子戴着手铐的手下意识的弯曲了一下,方远山的脸上露出一丝讥笑,跟着道:“你可想好了再说。你们这四个人估计都是一伙的,你不说没事,我相信总有人说的。”

“我真不认识什么包宏图”

见到他低下了脑袋,方远山的心火又上来了,要不是考虑到这里是派出所、他抽他的心思都有了。

忍了忍之后才说到:“我不会无缘无故找你的。包宏图被那个什么范大师骗了接近三千万,根据他的忆,你在这件诈骗案里其实并没有参与几起,案值一共不会超过二十万,而且还是从犯。按照现在的法律、就算判刑也不会超过三年。”

听到他的话,椅子上的葛安突然抬起了头,脸上的怯弱也消失不见了,看着方远山冷冷道:“你唬我呢?二十万的案值起步七年,你认为我会说吗?”

见到他这个样子,方远山反而笑了。不怕他抵赖,就怕他不开口。见到他肯开口了,方远山冷笑道:“你也知道要七年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

“实话跟你讲吧,你判不判对我来说无所谓,因为我根本不是公安局的。”

对面椅子上的男子猛地一下抬起了头,看着方远山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给你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不等葛安答,他继续道:“你跟你弟弟葛全在整件事情里只是小角色,我原本也不打算找你们的。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范大师人在哪里。所以你跟你弟弟有一个机会,把那个范大师的行踪告诉我,或者是有价值的线索,然后你们该上哪上哪,只要以后招子放亮点就行了。”

椅子上的葛安满脸疑惑的道:“你。。你真会放了我?”

“呵,放不放你要看你说的对我有没有用。如果没用的话,迟一点你们就跟刑大的人走吧”

椅子上的葛安盯着方远山看了一会,随后又考虑几分钟才道:“我只知道他姓刘,家是静宁县大刘庄的,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方远山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跟着站起身道:“你最好没骗我,要不然后果你自己清楚”

见到他的身子已经快出审讯室了,椅子上的葛安急道:“那我怎么办啊?”

“头自有人安排”

在派出所的食堂吃过之后,一行人又赶往了玉西市北面的静宁县。一百二十公里路程,开了不到一小时就下了高速,随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大刘庄。

还是先去的当地派出所,在民警的配合查找下、前后没有十分钟就找到了这个“刘大师”的真实身份。

刘刚:男,1965年生人,籍贯:云楠省静宁县大刘庄三组四十六号。离异,有一个儿子跟随前妻,上面还有一个七十岁的老母亲,这是他的基本资料。

这个刘刚档案里除了五年前因为打架被拘留了十天外,别的并没有什么劣迹。站在电脑前看着的方远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个难听点的话,越是这样的人、有时候背景越复杂,只是旁人不知道而已。

“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电脑前的小民警翻看了一下道:“这个人行踪飘忽不定,除了四个月前在玉西有过踪迹外,别得就找不到他的落脚点了。”

在方远山看来、这个刘刚是一定会看着包宏图被判入狱他才会安心的,那样他也不用四处潜逃了,所以他目前应该还在玉西市的周边城市等着结果。

但是速度一定要快,包宏图昨天下午被放出来,万一他跟那个龚自才有联系,说不定此时已经知道包宏图被释放的消息。

他的眉头深深皱着,过了好一会才问荣正勋道:“有办法把这个人找出来吗?”

电脑旁边的小民警跟到:“还有一个办法,刘刚的儿子还未成年,他应该会定期汇钱过去,只要查查他老婆的账户就知道钱是从哪里汇出的,然后再缩小排查范围。”

方远山眼睛顿时就一亮,拍着小民警的肩头高兴道:“嗯,这个办法好,头我得向你们的所长建议给你加加胆子。”

事不宜迟,在说完之后一行人立马赶往镇上的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