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82章 对不起我来迟了

“。。。。”

床铺上的包宏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正如旁边那个同监室的人所说,他的钱不还清了上面的人是不会把他给放了的。而且那人还有一点不是太清楚,哪怕他的钱还掉了、他也出不了这个监室门。

“包宏图听见没有?让你把号服脱了出来!”

“啊。。噢”

三个多月的看守所生活,把之前玉西市里的风云人物包宏图关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在面对小民警的训斥声、麻木得把身上的号服给脱了下来,随后走下通铺准备收拾东西。

包宏图还是不相信就这么把自己给放了,在他认为很大的可能是换监室,甚至是换看守所都有可能。

外面之前方远山见过的那个经侦大队瞿队长、架子放低道:“包老板您出来吧,东西不用收拾了。”

“我。。我。。。”

同监室的人这下算是看出名堂了,好几个都跟着叫道:“老包啊,你这是遇到贵人帮你说话了,还不快走,这些晦气的东西要它干嘛!”

“哦。。谢谢。。谢谢!”

走到门口警戒线的时候,包宏图还下意识的喊了句“报告”,看得外面两个经侦大队的人面皮连连抽搐。特别是那个瞿队,此时尽管脸上在僵笑着,但心里却是苦不堪言。

包宏图的案子虽然是他主抓的,但是真正要把包宏图拿下的却不是他,而是市里的一位主要领导。这位领导通过多方利益协调、已经确定好了下一步的基调。那就是由法院拍卖他名下所有的资产,用以清偿他欠下的债务;而包宏图本人如果不出意外,估计是个牢底坐穿的下场。

可今天直接从省里来了电话:无条件释放!

对于这个结果、说实话这位瞿大队长是看不明白的,要说你有背景也不至于关到现在才动用了。大家都是土生土长的玉西人,包宏图有什么背景、他们作为侦查部门、那是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了。何况上面还有领导压着呢?

眼神动了动的瞿大队长,脸上的表情很和蔼,对着出来门的包宏图笑呵呵道:“让包老板受委屈了,不过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望包老板不要见怪。”

出得门的包宏图、看了一眼这个瞿智勇瞿大队长,对于他的前倨后恭有点惊愕,随之低下头木然道:“没事,瞿队长也是职责所在嘛,哪能怪你?”

“那就走吧”

跟在身后的包宏图,看着前面瞿智勇的背影,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就是这个人,在两个月前突审了他十五天十五夜,每天只让他睡一两个小时。那个时候他真的以为自己快死了,每天都是浑浑噩噩。要不是当时心里始终抱有一点信念、现在的他搞不好已经被投入监狱了。

出了高墙,到了前面的收押室签过字后,包宏图拿上自己一点个人物件,随着经侦大的人来到了门卫室。在把释放证明给看门的人看过之后、电动大门徐徐的打开了,露出一张他想也没想到的人面孔。

“对不起包叔叔,我来迟了”

“小。。。小方。。。”

可能是突然见到方远山这半个亲人了,包宏图的热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几十岁的人哭得和个小孩一样。方远山走上前搂住了他的肩膀,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道:“叔叔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呜呜。。。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哦。。呜呜。。。大半辈子下来了,零了零了给人弄到牢里来了,呜呜。。。”

“别怕,小方来了,一定会给您讨这个公道!”

“呜呜。。。”

方远山能理解他的心情,他也被巴西有组织犯罪、以及国家安全部的人抓过。身处高墙大院内、什么消息也不知道,指不定哪一天就被拉去法院给判了,随后就要面临遥遥无期的刑期。那种极度失落、无依无靠的感觉,再坚强的人都能被摧毁了。

让包宏图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好好的发泄了一会,随后他才道:“走吧包叔叔,我给您接风洗尘!”

柯静武他们已经过来了,走到奔驰旁边、方远山拉开后座上的车门把包宏图让了进去,律师也跟着坐了进去,然后看也没看经侦大队的人,直接让柯静武发动汽车离开了这里。

先到市里帮包宏图买了两身衣服,未免他睹物伤神、他让柯静武找了家外地的大酒店住了进去。等洗过澡之后,酒店里的宴席已经准备好了,期间他只字未提这的事件。

席间包宏图虽然也没问什么,但是眉头还是一直皱着。等吃过饭把律师送走后,柯静武两人留在了外面,而他跟包宏图两人进了房间。

不等他问,方远山直接道:“包叔叔您不用担心,所欠的债务我已经帮您清偿了,您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啊,这。。。小方。。我。。我。。。”说着话,包宏图已经惊讶的站了起来。

方远山走上前把他扶坐了下来,轻声道:“您不用管这些事情,我想知道发生了这么大事情、包德海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的?”

“我也不清楚,我人在看守所、到现在都还没见过他呢!”

“那他人在哪里啊,怎么连律师也联系不上他?”

包宏图考虑了一下才道:“应该在乡下吧!此前我欠了不少钱,债主肯定追到了家里,他们娘俩应该是避到乡下去了。”

“那您有他们的电话吗?”

“没有”

方远山想了一下,刚准备说点什么,包宏图摇摇头道:“小方你放心、我身体没事,我现在带你去找他们。”

他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道:“那行”

两个人也没耽搁,从房间里出来后连房也没退、直接驾车朝着乡下赶去,路上包宏图给他详细的讲了一遍这为什么搞成这样。

正如坊间传闻的那样,包宏图最近几年确实痴迷古玩收藏。可能是受限于文化等方面的原因,这位包叔叔还就佩服那些有学识的人,没事就去参加那些文化名人的集会,圈内的人都称呼他为包大师了。

原本这样也没什么,但坏就坏在他本身并没什么鉴赏能力,而且喜欢附庸风雅,被那些文化名人一捧,他自己也有点飘飘然了。

去年底的时候,他在圈内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位“收藏大家”,相互探讨一番之后,包宏图顿时把对方引为“平生知己”,甚至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这位“收藏大家”给包宏图讲了一番收藏里的巨大商机,劝他要大力买进藏品,坐等升值,最后更是把自己的路子介绍给了他。

下面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种局真得太普通了。但往往越是这种普通的局,上当受骗的人还越多。据包宏图讲,他亲眼见到对方收了一个清初的小碗,二万六收的,当天下午就有人出价十万!

偏偏那个“收藏大家”还没卖,一直过了两个多月,在一次“圈内人”的聚会上,被一个“藏友”看中,以物易物的换了一个笔洗,最后那个笔洗卖给了玉西一家知名的古董店,价值六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