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74章 绝世奇珍(大章各种求)

“事情基本就是这样的。”

方远山把自己在藏龙之地所经历的事情、略去一些不能说的,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跟柯老道讲了一遍,零了才问到:“您是不是也觉得那个地宫的主人是神经病?”

听完方远山的讲诉,老道正两眼熠熠生辉的沉思着呢,被他这一打乱、抬起头奇怪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地宫的主人是个神经病,还妄想着长生不死,有什么用啊,到头来却是一杯黄土而已”

柯老道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在他被看得快发毛的时候才道:“我看你才是神经病,那是人家的葬身之所,你无缘无故的跑进去把人家的尸身给打烂了,现在反而倒打一耙,真是岂有此理”

方远山不服气道:“什么我倒打一耙啊,就算我不去,也会有别人去那个藏龙之地。而且按照地宫里恶毒的陷阱,估计去多少死多少。这样一算,我还做了好事呢!”

“放屁,那是葬天龙纹阵,有灵性的,如果不是有人贸贸然的去打扰,它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世?至于地下暗河里的毒物那是后天自行繁衍出来的,跟地宫主人可没什么关系。”

“那血池呢?那么多的血液也不知道杀了多少生!”

这柯老道直接以鄙视的眼神看他了,嗤笑道:“你脑子看来真的有病,你从哪里看出那是血池了?我告诉你,那是地阴之气,千载难逢的绝世奇珍。寻常人别说见了,连听没听说过。”

“啊。。。这。。。”

嘴巴再次张大的方远山,好一会才迟疑的问道:“是不是就跟电视里放的什么万年灵一样,吃了就立马得道成仙?”

柯老道以赞许的眼神看着他,还没等他高兴一下呢,跟着道:“不是!”

“。。。。”

今天的方远山就跟前段时间在地宫里一样,隔一会就被老道弄得无语至极,偏偏他还不得不乖乖的伺候着。这个柯老道可比柯静武的师傅见多识广的多了,很多问题他都能深入浅出的给他做个解答,让他获益匪浅。

没等他问,柯老道已经跟着“不过”了:“不过。。。”

“怎么样?”

被人伺候了快两年的方远山,对于眼色还是看得清的,立马端起旁边的茶壶给他面前的杯子里添了水。等他倒完了,他才继续讲开。

“你看着是血池,其实那是地肺之气溢上来后、合着聚拢而来的地阴之气慢慢滋养,久而久之才形成的。这样的地阴之气、加上你所说得洞顶渗漏下来的大地之气,三气合一,不说生死人肉白骨,也差不多了。”

“啊。。。那满满一池的地阴之气,岂不是无价之宝了?”

此时的柯老道也是满脸唏嘘的表情,点点头道:“说它是无价之宝都算轻的。这样的地阴之气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为什么?我听老柯讲、文坝坪乡的‘龙’只是小龙。华国地大物博,祖龙山脉也是有几座的,说不定还有呢!”

听他提到柯以泰,这个柯老道立马不屑道:“那个柯瘸子懂个屁,整天就知道教小孩刨坟挖墓,满瓶水不摇、半瓶水晃荡的!”

“是是是,他什么也不知道,我这不是向您老人家来请教了嘛!”

“我告诉你,为什么说以后不会再有了?正因为那些地方出祖龙,历史上那些大能早早就盯着那里了。现在别说什么地阴之气、大地之气了,你连沼气都收集不到!”

“。。。。”

方远山一想也是,这个老道虽然话糙、但理却不糙。可不是嘛,华国历史上出了多少有名有姓的大能,那都是横行一个时代的前辈高人。三山五岳、以及一些凤水宝地,他们也早早的就瓜分完了。也就是“文川”那个小龙没人注意,所以才得以保存下来的。

一脸受教样子的方远山,语气更加恭谨的问到:“那您老人家还没说它到底有什么用呢!”

“我不是说生死人、肉白骨了嘛!再说了,那个东西据典籍里记载只能现取现用。你就算带出来了也没用,它会跟空气一样很快蒸发掉的。”说完看了一眼方远山。在他认为他既然能从藏龙之地逃出来,说不定真的带了一点出来呢!

可惜方远山空间里只有一罐从石棺里取出来的“脏水”,自然不知道他话里的另一层含义。随后便问到:“那您说那个地宫的主人是谁啊?”

这句话一问,从见面开始就一直给方远山知识渊博感觉的柯老道、一下子愣住了,好一会才幽幽道:“华国历史上前辈高人数不胜数,大多都如闲云野鹤一般的孑然一身,死的时候都没人知道他曾经来到这个世上走过一遭。”

想到那副邪魅的挂像,方远山到现在都觉得有点打寒颤。空间里倒是还有一些东西,给老道看看说不定能看出一点名堂。不过现在也不方便拿出来,最后还是把话题转到了那个古尸上。

“您说这个地宫的主人会不会真的长生不死啊?”

见到他问出这话,柯老道的眼睛又朝他扫了过来。那双如猫眼一般晶亮的双眸,看起来实在是有点瘆人。

等看得方远山身上寒毛都竖起来的时候才说到:“我说你小子不学无术、出糗卖乖也就算了,好歹也是在新世纪里成长起来的人,怎么还会问出这样的话啊!你觉得能长生不死吗?”

“我。。。我上哪去知道啊。这不是你一直地肺之气、地阴之气的嘛,还什么先天八卦图的,我当然要问问了。”被这老头差点噎死的方远山,好不容易把一句话给说完整了。

对面“柯半仙”现在直接被方远山降为柯老头了,在听完他的话后,不急不缓道:“说你不学无术你还犟嘴,地阴之气那是大自然造就出来的奇珍隗宝;先天八卦图那也是先辈历经无数年苦心钻研出来的成果,再结合山川地理才有的奇门遁甲,跟长生不死有什么关系?”

“好好好,我不学无术好了吧?那您学而有术,您倒是跟我讲讲这个奇门遁甲我到底能不能学的?”

顿了一下不等他话,方远山跟着道:“您要是觉得我不能学的话,那这些金砖我可就带走了,我就不相信没人能教我。”

听他说要把先天八卦图带走,对面的柯老头“呼”的一声抬起了脑袋,急忙道:“这个世上不可能有人能教得了你的,除非。。。”

“除非什么?”

见到方远山一脸笑意的样子,想到他说要把八卦图带走,那反过来的意思不就是他根本没打算把这些金砖带走嘛!柯老道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睛又朝桌上的八卦图看了看,考虑了好一会才咬着牙道:“行,我答应你!”

见他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方远山顿时不乐意了,撇嘴道:“要不是我把这些先天八卦图带出来了,您老人家就是到了羽化升仙的那一天也见不到这副图。”

被他噎了一下的柯老头,不满道:“我说你个臭小子,你不觉得少了点什么吗?”

“少了什么?”

方远山一脸疑惑的样子瞪着他,过了会一拍脑门才想起来什么,他还没正式拜师呢。

刚准备起身大礼参拜,对面的柯老头一把把他拉住了,站起身道“跟我来吧”,随后朝屋外走去。。。

出了门,随着这个老道在山林里闷头走了快半小时,一路上也不说话,周围“啾啾唧唧”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响起,让听了几个小时神话故事的方远山有点瘆得慌。

“我说您老人家大半夜的准备把我往哪带啊?”

“去见祖师爷!”

“啊,祖师爷他老人家也住在山里啊?”落后了半个身子的方远山,在惊疑了一下后,赶忙追上去问了句。

“是啊,他住这里已经快五十年了。”

有点傻眼的方远山,借着天上的月色,结结巴巴的问到:“他。。他老人家今年。。今年高寿了啊?”

老道一边走,一边正儿八经的道:“岁数啊?你让我算算。从1850咸丰年算起,到今年底刚好160岁整。”

“啊。。。”

方远山一听还有个祖师爷已经一百六十岁了,顿时张大了嘴巴,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还不等他问呢,身旁的老道已经开口提醒了:“诺,你祖师爷就在这里。”

“。。。。”

看着前面一座不大的坟头,方远山的脸上满心郁闷,合着这位一百六十岁的祖师爷原来早就仙逝了啊!

柯老道走上前跪下后,对着坟墓说到:“师傅在上,不肖子弟柯元河、欲收方远山为徒,今带来给您一观。”说完对着小坟头磕了几个头。

“跪下来吧!”

听到老道的话,方远山老老实实的跪在了他的旁边,脸上的神情也肃穆了起来。天地君亲师,都是需要大礼参拜的。既然决定认老道为恩师,那也没什么可说的。

在柯元河的指引下,方远山对着小坟头磕过头后,随后就在坟头前给他的师傅柯元河也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一切就算结束了。。。

等站起身后对着老道束手喊到:“师傅”

方远山现在的感觉很奇妙,出来一趟不仅很多心头的疑惑得到了答案,而且还莫名其妙的认了个道士做师傅,真是非常神奇。

就在坟头前,柯元河给他讲到:“我们祖上归属于北宗王重阳,后来又细化为青衣门,到了你祖师爷这一脉就剩下他一人了。金丹南宗近道,北宗近禅。我们这一脉讲究性命双修,不仅要学术,还要学术,你明白吗?”说到后来柯元河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方远山点点头表示明白。前面一个“术”是术法、而后面一个更重要的则是心术。他既然要跟柯元河学奇门遁甲,如果他是大奸大恶之人,柯元河就等于是做了个历史的罪人,他当然要再三叮嘱。

不过这种事不是一蹴而就的,在以后的相处里柯元河肯定还是要观其行、查其言,最后才会决定到底要不要教他奇门遁甲。

当然了,最重要一点是,柯元河自己先要把八卦图里的奇门遁甲之术学个七七八八,之后才能教他。。。

程的路上两人自然感觉多了一丝亲近,方远山走着走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随后急切的问到:“师傅啊,我们这个青衣门他让不让结婚娶老婆的?”

“你说呢?”

方远山挠挠头发道:“我还真没注意过,不过看全真教里的那些道士好像都没有结婚嘛!”

柯元河此时心里有点发笑,收了个对道教完全没什么概念的弟子,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不过想到那先天八卦图,他心里也不由激动了起来。

见到旁边的方远山还在等着,给他简单讲解道:“道士有出家和不出家的区别,不出家的又称居士;出家道士居住宫观之中,不婚娶,奉斋戒;而不出家的火居道士可以娶亲蓄子、以及喝酒吃肉。”

方远山一想可不是嘛,今天见面的时候他的这位便宜师傅就拿着个猪蹄啃了半天,这明显不符合大多数道士的规矩啊!

路上柯元河才想起来问方远山的情况。虽然看出他满身“铜臭味”,但他可没算出这个铜臭味究竟有多浓。

“那个。。。师傅啊,告诉您一个事情,您可不许生气。”

“嗯,你说!”

方远山不好意思道:“我前年去巴西留学,后来就留在那里做生意了。之后因为生意的原因不得已移民到了巴西。”

顿了一下、立刻跟到:“不过师傅您放心,等我把那边事情全部理顺了,到时候我就把国籍给转来。”

“看不出来我这还收了一个洋弟子啊!”

等把这件事说完,方远山才嘿笑道:“师傅啊,您这可占了大便宜了。”

“哦?我占什么便宜了?”

“您徒弟我身价百亿美金,在国际上跺跺脚、很多人都要跟着抖三抖的。现在在巴西虽不敢说是无冕之王,但也差不到哪去了。头您老人家跟我去巴西,我找几个巴西女郎好好伺候着您。”说到最后他不由笑了起来

旁边的柯元河并没什么太大的惊喜,淡淡道:“怪不得身上的煞气这么重呢,原来是这么事!”

方远山听了这话心里顿时就是一个激灵,亲手被他毁了的人不知凡几,师傅说他身上煞气重,一下就说到了点子上。刚刚的嬉皮笑脸早就没了,哭丧着脸道:“师傅您别吓我啊,您徒弟我今年才28,正是花一般的年龄,可不能走在您前面啊,我还要给您养老送终呢!”

“。。。。”

旁边的柯元河用碧绿的眼睛瞪了他一眼,不满道:“你个臭小子还懂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了?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管你了。”

“是是是,您老人家长命百岁,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您快说说这个什么煞气到底在哪里啊,我怎么看不出来?”

“先去再说吧!”

一路之上如猫爪挠心般的方远山,刚进了屋就迫不及待的道:“师傅啊,您好好看看,我身上真的有这个煞气啊?”

“废话,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呢?把上衣脱了!”

方远山一句多余的废话也没说,把上身的套头衫脱下来,然后怔怔的看着柯元河,等着他的指示。

“坐到凳子上去!”

等他坐好后、柯元河从卧室里搬了个小木箱出来,把里面一个个工具拿出来后又去净了个手。来后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排用布包裹着的银针,在酒精上沾了沾后才道:“身体放松,不要攒劲。”

“咻”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前胸以及双手手臂之上钉满了明晃晃的银针,看的他好一会没过神来。这个师傅有没有功力他不知道,但光这一手针灸手艺、那绝对也能称得上一声:国手!

“西医讲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但是在我们华国的中医看来,很多时候脑袋有毛病可能症结并不是出在脑袋上,有可能就是在脚上;好比这个煞气入体,如果在爆发初期、症状就跟头疼感冒一样,你可能会觉得冷,或者是胃不舒服、厌食等等,这个时候你就会去吃点感冒药、胃药之类的。”说着话他轻轻的捻动了方远山大拇指上的一根银针。

“啊。。。师傅,我的胳膊怎么没有知觉了?”

“别鬼哭狼嚎的,我只是让你看看煞气是什么样子。”

听到他的话,方远山顺着捻动的银针看向了右手胳膊。这一眼差点没让他吓死,整条胳膊都变成了青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