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59章要死diao朝天、不死万万年!(大章)

“轰”

晴天一声霹雳,天空迅速的暗了下去,眼看着滂沱大雨就要落了下来。正站在荒山前方的一个人影惊疑道:“咦,怎么好好的打起了雷来?”

“哗啦啦。。。”

他的一句话刚说完,天空开始往下滴落着黄豆大小的雨滴,等把手中拎着的雨伞撑开后才道:“这个天有点不大正常啊!”

站在男子左手边的一个男人皱着眉头道:“小海别说了!”

说话的两人正是关鹏海和吴瑞达,几个人来到谷外没多长时间、天空就无来由的炸响了惊雷,大雨也是说下就下,使得谷外的三人惊疑不定。

雨中的柯静武目光锐利的看着前方的“剪刀煞”,脸色也同样不好看,因为透过雨帘他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谷内的只有在特定时间才会升起的毒瘴、竟然在下午五点不到的时候就弥漫了开来。

“方爷还在里面,这可怎么办的是好?”

为防意外、他们把带过来的氧气瓶之类的东西全部留在了山谷内,现在就是想进入也得到谷外的大城市才能买到了。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随后由关鹏海二人去谷外买防毒用品,他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就行。

就在这几人分头行动的时候,谷内的方远山已经从人字梯上下来了。握着手中的石剑,他的脸上挂满了欣喜。

当石剑在龙嘴里拔出的一瞬间、空间就传来了一阵“欢呼雀跃”的声响,那种强烈吞噬的感觉让方远山在第一时间就准备把石剑收入空间。

电光火石之间他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上在南费里斯岭得到的石头、让空间陷入了沉睡进化。他现在还在危险之地,万一这个石剑也让空间沉睡进化,他岂不是死翘翘了?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惊雷,跟着天空好像蒙上了一层黑幕般、转眼之间变得漆黑一片。

他的讶异还挂在脸上,毒瘴在整座山谷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开,手中还拎着石剑的方远山,心神一动、后背出现了氧气瓶,同时手上也出现了防毒头盔。而就在他刚把头盔戴好,毒瘴已经填充了整座山谷。

石剑既然到手,至于这个藏龙之地还有什么别得秘密,他一点也不想去探寻了,连人字梯都没收、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整座山谷漆黑一片,拎着石剑的方远山还没走上两步,天空就开始往下落着雨滴。等撑开伞后、他才发现一件惊悚的事情,通往谷外的那条路没了!

“吗的,果然有古怪!”

缓了缓心神的他,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根尼龙绳,把石剑牢牢的绑缚在后背上。跟着手心一晃出现了一挺机关枪,长长的弹链就挂垂在了地面上。

“麻痹的,管你什么妖魔鬼怪呢,有本事出来,劳资让你尝尝现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

壮了壮胆子的方远山,一手提枪、一手撑伞,继续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虽然路在眼中消失了,但方远山始终相信一点,那就是路还在那里。之所以会消失,肯定是某种不知名的幻象欺骗了他的视觉神经,让他误以为路没了。

抱着这种想法的他,往前走了不到十米,然而本来应该空无一物的路上、竟然凭空冒起了几根巨大的石柱,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

端着枪的右手上前触摸了一下,让他惊讶的是、这个石柱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我艹,真是见了鬼了”嘴里骂了一句的他,不得已之下只能换了个方向。

现在的谷内漆黑一片,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作用,完全靠的是四维图像。但偏偏四维图像受到了某种存在的压制,探测距离已经缩小到了不足二十米。

然而就是这二十米内,他见到的景象跟他之前进谷时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地上不再是乱石丛立,换上了青石板;那几座山头也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座迷宫阵,无论他走到哪里,永远是相同的景色。

“草泥马的,你以为这样就吓住劳资了?把劳资惹急了,炸了你这座山谷,看你还嘚瑟什么?”心里微微有点焦急的方远山,在转悠了快一个小时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的骂了出来。

然而这是徒劳的,空间里是有,但问题是他根本就不敢炸。就好比那一根根从地上冒起的石柱般、他并不清楚事实上离他究竟有多远。万一这是幻象,真实的离他只有咫尺距离、那不是连自己也炸死了?

心头冒火的方远山,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心一动、一盏巨大的矿灯出现在了手中,同时还有电池组。等打开开关后、他的嘴角再次勾起无奈的笑容。在这毒瘴包裹的山谷内,灯光射出去的距离、还没有他四维图像看的远呢!

无奈之下只好把设备再次收了起来,继续在山谷内转悠了开来。

青石板、数米高的盘龙石柱,永远是这两样。在转悠了两个小时后,方远山的耐心终于被消磨光了,手中的车载机关枪喷射出了死神的火焰。

“哒哒哒。。。”

尺长的怒焰撕开了毒瘴,照亮了身周数米的范围。然而依然是徒劳的,子弹仿佛射进了夜空一般,没有引起任何的涟漪。

“尼玛的,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不成?”

提着枪的方远山、脸上变幻莫测,呆呆的站立在雨中,心里同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在非洲的时候就曾经想过要在空间里放几架飞机、坦克之类的。然而到华国的时候,一心想着尽快提升空间,居然给忙忘了。

就好比这个时候,既然天空的雨滴还在下着,那说明上方并没有什么禁制,他完全可以开着飞机离开啊!

不过想归想,但是身周林立的石柱却在告诉他,即使有飞机也起飞不了。

在心里给自己再次提了个醒,最后他想出了一个笨办法。从空间里拿出一大卷尼龙绳,把头子绑在了盘龙柱上,拉直以后开始一边走一边放,这样起码保证他不会绕原地。

这个笨法子还算可以,在他走了不到五分钟的时候,竟然让他到了那个卧龙石旁边。

四维图像中,卧龙石还静静的趴伏在地上,脑袋微微的仰起。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这个龙头的位置好像又高了一点,好像如果不是脊背上面几个异兽压服的话、这个卧龙真的会腾空而去一般。

“吗的,真是见鬼了!”

嘴角动了动,随后晃晃脑袋、把那丝奇开异想赶出了脑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条卧龙,一切古怪皆是从这条卧龙身上起的。

把手中的机关枪放在了地上,伸手在卧龙的身上推搡了一下。可惜纹丝不动,这块通体由不知名陨石雕刻而成的卧龙、还是依然如故的趴卧在地上。

有点气馁的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身后是漆黑无边的毒瘴林,前方也是山体挡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即使绕过去估计也是一样。

默默的想了一会,最后狠下心的方远山、意识看了看空间,最后把手搭在了卧龙身上,在心里默念了一声“收”。

“轰隆”

通体由墨黑色陨石雕刻而成的卧龙,在被收进空间的一瞬间、竟然没有如以往般的无声无息,而是在他脑海里发出了一声惊雷,随后重重的落进了空间的地上。

由于这声惊雷是从意识海里的空间传来得,所以方远山不能躲、不能逃,只能死死的压抑着这股突如其来的炸响。手中的枪和雨伞已经被他扔到了地上,两个手掌死死的抱着防毒头盔。

这股巨响如连绵不绝的钟声般在他的脑海里荡着,令得他在雨中的谷地上弓起了身子;那股头痛欲裂的感觉让他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碎开来。

“啊。。。。”

受不了这股痛苦折磨的方远山,不由自主的大吼了起来。

捱过那股极度的痛苦之后,躺倒在雨中的方远山身体缓缓的伸直了。过了好长时间才忍受着心头的那股威压感、撑着两边的青石板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

“好重”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方远山,差点一头又栽倒在地。那种感觉就像是身上背了数十万吨的东西,整个身体都在超负荷运转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跟着晃动了起来。

手心一晃、地上的黑雨伞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也不管天空落下的雨滴了,按下开关把伞收起来后驻在了身前。靠着伞的支撑、他心头那股恶心的感觉才好了一点。

心头沉重的感觉还在,在试了试空间收取能力没问题后,横下心的方远山也不打算把那条卧龙给放出来了。

“麻痹的,要死diao朝天、不死万万年!”咬着牙的方远山,不再管空间了,眼神开始观察起身周的情况。

“我就说这条卧龙有古怪嘛!”

原来就在卧龙趴伏的正下方,一个黑漆漆的地洞、如地狱的入口般露了出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这个洞口尤其显得阴森恐怖!

“下、不下?”

站在洞口犹疑了不到五秒钟他就做出了决定,下去!

被激发出血性的方远山,此时脑袋一热,也不管下面究竟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了。被接二连三的异象弄得心情起伏不定的方远山,倒要好好的探探这个所谓的“藏龙之地”到底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

这个两尺见方的黑洞,沿着洞口往下是由一节节墨黑色的石块砌成,撑着伞的方远山没有贸贸然的下去,而是点燃了一根蜡烛放在了洞口。

“呼”

一股阴冷的凉风从地下面冲了上来,蜡烛立刻被吹灭了。身背氧气的方远山对于下面有没有空气本来也无所谓,不过凡事有个例外,万一有个什么突发情况,有空气、总比没空气的好。

抱着这个想法的他,一步步的朝着地下面走去。等四维图像再也见不到地表上的情况后,他的手心一动、一个银灰色的空气测量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在测量一下之后他才发现、这个地里的空气很正常,甚至氧含量还比外面高了很多,达到了百分之二十四。想了想他还是没有把防毒面具给摘下来,而是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走下地不到一分钟时、身后地的入口已经缓缓的合了起来,同时外面的幻象、毒瘴,一切的一切全部消失不见!

此时谷外的柯静武也发现了里面的毒瘴突然消失了,眉头皱了皱之后,还是朝着谷内走去。

让柯静武大吃一惊的是,不仅毒瘴、卧龙石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那个巨大的冲煞石也一并消失不见,谷中变得风清明月。

“方爷呢?”

想到这一点的柯静武,在四周围到处看了看,地上一把人字梯静静的矗立在数米外。

“咦!”

走过去的柯静武把人字梯拿起来看了看,铝制的梯子在他的手中仿似轻若无物般。在看了一会之后,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他记得很清楚、他们过来的时候绝对没带什么梯子,可是这个梯子又是哪里来的?

把梯子放下的柯静武开始在谷中寻找起方远山的踪影来。。。

此时下到地的方远山,在感觉中已经走出了数公里远,但是这个阶梯好像没有尽头一般,两边永远是冰冷的山体,前方则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什么都没有。

折腾了几个小时的他、再加上脑海里一直沉甸甸的,心情一时有点烦闷的他、干脆坐到了台阶上,从空间里拿了一点东西出来吃喝了起来。

呼吸着氧含量充沛的空气,等吃完饭后的他,干脆把防毒面具跟氧气瓶收进了空间,就这么一手端着机关枪、一手拿着手电筒的朝着地里继续前进着。

清冷的灯光照射在石壁上,反射出一抹幽光,他伸出两根指头在上面摸了一下,好像玻璃一般、光滑无比。

就这么用两根指头往前滑着,让他震惊的是,这个通道的墙壁竟然一直都是光滑异常。想到自己已经走了数公里的路程,他心里更是骇然无比。不说别的,光在山体里挖出这个通道就是巨大的工程,再加上光滑如镜的山壁,这难道真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就好像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一样,很多事情也不能深想。越是深入的想下去,心里也会越害怕。方远山正是如此,凭着一腔热血闯下来的他,在经过几公里路程的冷静后,心里再次提了起来。

“嗖”

机关枪从他的手中消失不见,同时出现的是一个单兵火箭筒,锃亮的弹头在矿灯的映射下、散发着冷冷的寒光。

“玛戈璧的,劳资还就不信邪了,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火箭弹厉害!”他的臂力超强,十几公斤的火箭筒就这么被他平平的端在了手中,仿似无物般的轻巧。

在又前行了大约半小时后,前方终于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阶梯了,而是变成了一堵墙。

加快脚步朝前走去的方远山,等走到近前时才发现,这哪是到头了啊,只是阶梯转了个九十度的直角,然后又是朝下走去的阶梯。。。

“我艹,再这样走下去,不会走到地心吧?”

幸好这只是他的自言自语,实际上方远山顺着这个阶梯往下走了不到一公里就到头了,在他的眼前露出了一道石门来。

这道石门高不过两米,宽约一米五,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站在这堵门前、他的鼻子里好像都闻到了古老沧桑的气息,一股淡淡的威压透过石门传递了过来。

手心一晃、把火箭筒给收进了空间,然后一手持矿灯、另外一只手在这座们上摸索了起来。

现在的方远山早就不认为这是什么大墓了,很简单,真正的皇陵古墓建造时就已经考虑到了防盗问题,连建造的工匠都跟着一起葬坑了,又怎么会建个通道、然后再留下什么石门让盗墓的方便进来?

至于电视电影里那些盗墓的人通过机关进入大墓,那更是扯淡。

既然这里并不是什么大墓,而且有通道、有石门,那就说明以前是有人在这里出入过,自然也就有机关了。

在石门附近细细摸索了一番,然而他还是没有找到机关,站起身的方远山、眼睛在石门上细细的打量着,最后鬼使神差的用手推了一下,然后石门在他目瞪口呆之中、缓缓的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