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50章 惊叹

“重清”在3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古人留下的遗迹并不多,历经无数次城头变换大王旗,毁的毁了,烧的烧了,加之近年盛行的扩城风暴,将地面上残存不多的文物也吹得难见踪影。唯古墓,因深埋于地下,得以苟延残喘。

方远山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姜北区”的皇帝陵这边。当然了,他可不是来盗墓,而是来参观的。

目前“姜北区”发现的古墓有31座。但大夏国皇帝“明玉珍”墓提升了姜北古墓的地位。这是“重清”唯一的一座皇帝古墓。

1982年,“重清”织布厂修房子,挖出了一个棺材、高3米多,分内棺外棺,比较雄伟。工人当时心里激动,一不小心,就把最上层的棺材板敲烂了,连龙袍也撕破了。后来将棺材打开,在里边发现了金杯、银锭等宝贝,以及一块“玄宫之碑”。

这块“玄宫之碑”上边刻有1004个字,记载了皇帝的丰功伟绩,这块碑纠正弥补了一些历史记载的错误和不足。石碑目前保存在“三暇”博物馆,棺材仍留在这里,后人重修了红墙青瓦的房子,成为“明玉珍皇帝陵”。

方远山扶着栏杆朝坑洞里看了看,里面只有一个少了半截盖板的棺材,别的并没有什么。

虽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金碧辉煌,不过历史的沉淀还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番心驰神往。遥想当年,这也是位一怒尸横遍野的主。

四维图像透过棺材板看了进去,里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坑洞底下就是大地,也不存在真假棺材之说。

这个皇帝陵并不大,只有两百个平方左右,参观完这个就没什么好看的了。外面的墙上就是“明玉珍”的一些历史典故还有平生介绍。

等参观完皇帝陵之后,方远山抬起手腕看了看,现在已经五点一刻,那位陨石收藏家估计也快下班了。等离开皇陵后他开车朝着“俞北”政法大学城而去

本来他打算“私下”去拜访一下这位收藏家的,不过听说这位收藏家认识很多玩石头的藏家。所以他就打算登门拜访了!

那两个“土夫子”现在有事,跟方远山相约过两天电话联系。而这去的地方也有点远,所以他也不急,先把他自己的事情处理完再说。

到了距离大学城不远的一个叫“美林苑”时,他从车里走了下来。到了保安室里面有两个中年保安在闲聊着,见到他进来其中一个问到:“你有什么事吗?”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拆开后一人递了一根过去,随后才笑着道:“是这样的,我过来找张玉麟张老师,请问他家住哪里啊?”

先前发问的保安朝大门外的奔驰看了一眼,笑着道:“你找张老师啊,他家在38号,你进去后不要拐弯、直行,到了岔路口往左开,第三家就是。”说着话的功夫,这位保安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大门口指引给他看了一下。

“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说完把手里拆开的中华直接塞到了他的手中。

等上了车后,门里的保安已经把电动大门开了下来,他隔着车窗再次道了声谢,然后才缓缓的开了进去。

这个小区也是别墅区,不过是上个世纪的,整体稍显陈旧。不过有点比较好,每栋楼房的间距都比较大,而且绿化做的比较好。高大的香樟树如卫兵般排成两排、沿着道路一直延伸了下去。

可能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小区里人还是比较多的,来来往往,有得门口还坐着几个饭后闲聊的老头老太太,整个环境看起来非常的放松写意。

他开得比较慢,奔驰优良的发动机在这样的速度下、仿佛无声般的在路面上滑行而过,间或有人朝他的车子打量一眼,随后又继续着之前的事情。

到了保安口中的别墅门口时,他把车子停了下来,四维图像透过楼房朝屋里看去。不愧是收藏大家,这个张玉麟家里从进门的屏风处、到客厅、工作室、房、卧室,到处摆放的都是石制摆件。

那位张玉麟张老师已经来了,正在房里写字。客厅沙发上还有一位打扮时髦、保养得当的中年女子,看样子是他的爱人;在她的旁边有对十七八岁的男女,不出意外是他的儿子女儿;别得厨房里有一位保姆,正在做晚饭。看起来是非常幸福的四口之家!

把身上的衣服拉了拉,想了想又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了两条烟两瓶酒,用袋子装上之后才关好车门朝别墅走去。

“叮咚。。。”

还开着四维图像的他可以见到,沙发上的那个女孩子蹦跳着朝大门口走来,一把拉开防盗门后、等见到方远山时、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笑问道:“请问你找谁?”

“我找张玉麟张老师”

这位女孩子朝他手里提着的袋子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随后头也不的喊到:“爸,你的学生来找你了。”随后才让开身子道:“你先进来吧!”

把烟酒放在玄关处的柜台上,等换好鞋子后才跟着后面走了进去。这个房子装修色调偏向暗红色,有种古色古香的味道。桌椅家具也显得非常笨重,全部都是实木定制。

没有细看,房里的张玉麟已经出来了,在见到他后明显楞了一下,迟疑着道:“你。。你是我学生?”

方远山笑了笑道:“不是,我只是听闻张老师喜欢收藏陨石,而且对陨石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特地登门拜访,做一些交流。”

本来听说自己的学生上门、脸上还端着老师架子的张玉麟,在听说他也喜欢陨石后,脸上立刻溢满了笑容,走过来笑道:“欢迎欢迎!”

在门口寒暄了几句、跟着他来到了客厅的沙发边。那位中年妇女朝他笑了笑,然后起身帮他去倒茶。

说老实话,非亲非故的,而且之前也并不认识,就这么贸贸然的上门拜访,方远山还是有点不自在。不过好在他现在心理比较强大,也并不是太过尴尬。

在沙发上聊了两句之后,这位张老师就带着他参观起自己的那些收藏品来。这些由陨石雕刻而成的石制品,各个造型别致,而且自然而然的透着一股沧桑的气息。

不过很遗憾,这个屋子里的陨石没有哪怕一丁点能让他空间悸动的地方。在方远山提出想看看他另外一些收藏的时候,这位张老师没有任何的犹疑、带着他来到了地下室参观了起来。

刚刚把地下室的灯打开,嚯,好家伙,足有五十平的地下室里、到处堆满了石头,而且清一色的都是陨石。

他奇怪道:“不知道张老师从哪收集到这么多陨石的啊?”

这位教化学的张老师,带着一脸自豪的神色道:“这里除了一小部分是在全国各地买来的,还有朋友送的之外;大多数都是我这么多年闲暇时在‘新江’、庆海那些千里无人区里找到的。”

“啊!张老师可真是。。。”

方远山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虽然这位张老师说的轻松,但是光想想一个大学教授去那些地方找陨石、都是一个让人惊叹、敬佩的事情。

见他这个样子,他谦虚道:“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收集十来年了,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他开始检查起这些陨石的能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