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36章 心太软

“哇靠,大清早的也不消停,这是干嘛呢?”

躺在床/上的方远山不满的嘀咕了一声,拽过空调被捂住了耳朵,然而外面那富有韵律的鼓点还是钻进了他的耳膜,扰得他实在睡不着了,一气之下干脆坐了起来。

“好难受”

刚坐起来的他,脑袋里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昨天晚上医生那个朋友实在是太热情了,拉着他不停的灌酒,虽然是他们自酿的果酒、度数并不高,但架不住量大啊!方远山一个人就喝了不下三斤,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的被人抬进屋子的。

等脑袋清醒了一点才转头四处看了起来,这个房间跟日本的“榻榻米”有点相似,并没有床铺,而是直接在睡在地板上。房间里也非常的素雅,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等从地板上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是谁帮他扒掉了,就剩了一个平角裤。还好没给他塞个黑妞,要不就昨天那个情况,他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爬上去。。。

“amp;@%¥%。。。”

外面一阵听不懂的歌声、配合着鼓点的节奏传了进来;他走到移门边一把拉了开来,一股炙热的温度、伴随着欢声笑语扑面而来。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群载歌载舞的非洲土著在远处的街道上漫游而过,后面还跟了几辆撒满鲜花的车辆。

后花园一位花匠在见到方远山醒来之后,冲着远处叽哩哇啦的喊了几声,没过一会他身后的房门就被人拉了开来。

站在门口看了一会的方远山、随手就把移门给合了起来。等转身时才发现,一个穿着洁白色/女佣服的黑人女孩站在房间门口,手里捧着一套洗净折叠好的衣物。在见到方远山看过来时。这位女佣立刻双膝着地,把衣服小心的放在了门口,示意了一下又离开了。

等他把衣服穿好,那位女佣又把鞋子给他在门口摆好,然后领着他到了洗漱间。挤好牙膏、放好洗脸水。方远山怀疑自己要是把嘴裂开、这个小女佣都能帮他把牙给刷了

在女佣的伺候下,方远山别扭的穿衣洗漱完毕,随后又跟着她来到了前厅的用餐区。那位黑人大汉桑格里奇正用英语跟史蒂夫他们聊着呢,可能是听到他下来的动静了,转头咧着大嘴朝他笑着。

“方先生你起来啦,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他微笑着道:“非常的好!”

“哈哈,方先生您喜欢就好。”说着开始招呼他坐下吃饭。

吃了一顿带有非洲特色的早餐,等离开餐桌时,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下面他就要考虑今天去哪里了。

最后还是杰森提议道:“雨季刚刚过去,这边的猎物吃的膘肥体壮,最是适合打猎,老板你要去吗?”

“打猎?”

打人他倒是经常打,这个猎他就没打过了。而且无论是华国还是巴西,都不太适合打猎。在华国你要是敢打猎,那是想牢底坐穿的节奏;至于巴西,那边到处都是茂密的原始丛林,你去哪里打?

非洲就不一样,到处都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猎物多到丧心病狂的地步,非洲的那些懒汉送到门都不想去抓,再适合打猎不过了。

“ok,就去打猎!”

桑格里奇在知道他们今天的行程后,立刻吩咐了下去,没过一会两辆“道奇”越野车停到了别墅门口,其中一辆车上竟然都给他们安装上了车载机枪。。。

“哇靠,不用这么夸张吧?”

这个黑人大汉摇摇头严肃道:“方先生你不知道,现在的曼哈达族正在北方的草原上四处游筏着,他们族的人也是近几年主要的反/政/府武装之一,还是带着这些东西比较安全一点。”

听到这话、方远山也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等出了门上了车后,他看着开车的史蒂夫问到:“你这个朋友也不像普通人啊!”

“他啊,早些年在安哥拉那边参加反/政/府武装,被打散之后又跑到索马里混了段时间。之后这里搞搞那里搞搞,最后就跑到中非来贩木材了。”

“呵呵,原来也是一个人才啊!”

笑了一下的他才道:“看他这样,在中非这边混的应该蛮不错!”

“嗯,得益于他早年的那段经历,他在南边的几个国家都有一些关系,所以两边倒腾,说是做木材,其实像黄金、钻石、武器的生意他都做。另外估计还充当着国际掮客的身份!”

“也是,非洲这边也就这些东西是个人能做的,其余的东西没有一些大的势力在背后支持,根本就做不长远。”

史蒂夫不懂这些生意上的事情,但是他也知道动荡的政局对于正经的生意人会有多么巨大的影响。不过再一想,他这个老板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生意人。。。

车子出了“班吉”市区没到十分钟,远处的景象慢慢的就变了,到处都是碧绿色的青草,在头顶太阳的炙烤下、软/绵绵的趴伏了下去。偶尔的一两颗大树,那张开的枝叶如一把撑开的大伞般,在草原上遮出了一块阴凉地,等靠近以后才发现,树下早就已经趴伏了两只似羊非羊、似牛非牛的动物。

“这是什么动物啊?”

“捻角羚,牛科类动物。”

方远山满眼兴奋道:“这种动物能吃吗?”

史蒂夫一听他的话,顿时笑了。看了一眼那边悠闲自在的捻角羚,点点头道:“捻角羚是这边餐馆的常见物,你就把它们当牛好了。不过味道非常的鲜美!比牛肉可好吃多了”

听到史蒂夫的话,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头从全景天窗里伸了出去,当右手拿上来的时候,赫然是一把狙击步枪。

当枪举起来,透过瞄准镜看向那两只捻角羚的时候,他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了扳机上面。

高倍瞄准镜里,那两只捻角羚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方远山能看到它们那双通透的眼珠、在树荫下面四处警惕的看着。当听到他们发动机的声响时、其中一只屈起了前肢,把上半身抬起来四处张头探脑,那副紧张、小心的样子非常的逗。

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搭在扳机上的食指慢慢的松了开来,然后从天窗里缩下来、再次坐到了椅子上。

“嗯?”

把枪递到了后座上,等过头见到史蒂夫投过来的一抹疑惑的眼神,耸耸肩露出一丝苦笑道:“不知道,看着它们那纯净的眼睛、我下不去那个手!哎我是不是变得软弱了?”

史蒂夫听到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之前那个熟悉的老板又来了。

前段时间方远山在巴西大杀四方,搞得整个巴西腥风血雨,很多之前在巴西出名已久的大组织、大势力,在那段时间都同时夹起了尾巴老老实实做人,可想而知他的手段有多暴戾。

就是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老板,在面对一个捻角羚的时候、竟然下不去手。可是很奇怪,史蒂夫不仅没有失望,相反他的心里有一种很安心得感觉。起码他的老板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一个光知道杀戮的屠夫。

见到方远山的脸上还有一丝颓然,史蒂夫笑着道:“不,老板,你很强大,比以往任何时候要让我感觉强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