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33章咱们要发财了

“这位先生你看。。。”

皮尔斯的意思很明确,钱已经给了,身上的“东西”是不是该拿掉了?

还在到处转悠着的方远山,听到身旁“皮尔斯”的话,过头微笑着道:“哦,你说炸/弹啊,别急,等我先转悠两圈。”

说完话的方远山,在这栋内部装修豪华的房子里到处逛着,身后的皮尔斯也是寸步不离的紧紧跟在他的身边。不跟也不行了,那个“混/蛋”说炸/弹里面还装了一个磁力感应器,离开他超过十米距离就会爆炸。。。

“啧啧啧,这个裸/体女郎不错,画得挺细腻的,真是纤毫毕现!”

皮尔斯看了看李富贵手中已经拿着的两幅油画,哭丧着脸道:“这个现代油画真不值钱,你要是。。。要是看。。。”

“啪”

方远山伸出大手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一记,咧着嘴道:“嘿皮尔斯,看你说的,我怎么会白要你的画呢!”

“是是是,这些画怎么入得了方先生的法眼呢!”

“也不能这么说,我觉得这副画挂在我家的浴/室间里挺不错的,皮尔斯你说呢?”

“。。。”

心里已经快气炸了的皮尔斯,除了知道这家伙姓方之外,到现在连人家的来头背景都没搞清楚。偏偏这个家伙却显得相当镇定,在意大利四大黑手党之一的老大家里悠闲的参观着,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来头!

在一楼转悠了一圈,随后方远山不紧不慢的朝着二楼走去。这个皮尔斯不知道真喜欢还是假喜欢,家里的各种古董雕塑、还有现代雕塑非常的多,入目所及,墙上、架子上、转角处到处都是,甚至连楼梯的扶手都是精心雕刻出来的。

“这些东西值钱吗?”

对于这些“装饰品”,在方远山的心里只有值钱和不值钱之分;至于说到美,反正在他的心里,那些工厂里磨具刻出来的工艺品,一点也不比它们差。

听到他的问话,跟在屁/股后面的皮尔斯斩钉截铁的道:“不值钱,都是市场上的小玩意,我随手买来的。”

“哦,那送我两个,我家里的客厅里太单调了,找两个喜庆点的放那里。嗯,最好是有那种招财寓意的。你知道得,我是华国人,对这一点非常的迷信!”

“。。。。”

身后的皮尔斯脸色已经阴沉的往下滴水了,但小命却还掌握在别人的手里,由不得他说“不”字。

前面的方远山转头朝他看了一眼,撇撇嘴到:“看你那小气的样,算了,不要了!”说完也不等他答,在这栋房子的二楼参观了起来。

这层楼应该就是皮尔斯休息的地方,除了一间超大的卧室外,这个黑手党的大佬竟然也学人家文化人搞了个房,并且从四维图像里看过去,里面的籍还非常多。

对于那间放满各种情趣物品的卧室,方远山实在是懒得去参观,正好房就在正前方,他慢慢踱步走了过去。

后面的皮尔斯在见到他朝着房的位置走了过去、楞了一下,随后带着满脸的阴沉也跟了上去。

“瞧瞧,瞧瞧,怪不得人家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呢,你这都开始研究起哲学来了,谁他么能搞得过你啊?”拿着一本近现代哲学发展史的方远山,嘴里“啧啧”有声。

看了一眼方远山手中那本还套着塑料封皮的英译版哲学史,皮尔斯的脸皮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就是他么的一个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是拿来冲架的。作为一个黑手党教父、他脑子有病才去看这种大部头!

但是见这个“混/蛋”一本正经的等着自己得答,无奈之下只能道:“以前买的,还没来得及看。”

“哦“

点点头,他随后又把给塞架里了,转身朝着柚木桌走去。然而还不等身后的皮尔斯松口气,前行的方远山又折返了来,嘴里说出一句差点没让他晕死过去的话。

“我怎么感觉你这架有问题啊,是不是做了什么暗门?”

“没。。。没有,怎么可能呢,一定是你想多了,呵呵”嘴里僵笑着说了一句的皮尔斯,心里已经快把方远山给恨死了。如果现在手中有枪,他恨不得在他身上射/出百八十个窟窿眼。

“不对,这个架肯定有问题。你瞧,这个架这么厚,但是摆放的籍好像有点少嘛,而且纵深也少了将近三分之二,后面肯定是空心的,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呃。。。这个。。这个。。。”

见到他一副哑口无言的样子,拎着几幅油画的李富贵、一张方正的脸上死死的憋着笑意。他现在也发现了,这个老板有时候真的蔫坏,明明早就知道了,偏偏还表现的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见到他说不出话来,方远山“好心”道:“看来皮尔斯老大也不知道了。不过也难怪,你都说了,这个庄园是上一届的卡莫拉家主留给你的,你肯定也不是太清楚。”

“我。。。我。。。”

没等他说点什么,方远山已经低着头四处找寻了起来,边找嘴里还边道:“小皮我跟你讲,像这样的暗门,一般都是有机关的,如果不出意外,肯定也在架周围,你不妨也找找看。”

“小皮?”

还呆愣愣站在房间中央的皮尔斯,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他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人称为“小皮”了?而旁边的李富贵,此时更是裂开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嘿,我就说有机关嘛,你还不相信!”说着方远山在中间一排厚厚的金融学籍后面找到了机关,然后伸手进去一按、架如自动大门一般,缓缓的朝着两边滑去。

此时这位四十来的老大皮尔斯,眼角不停的跳动着,垂在腰部的手掌握了又松、松了又再次握紧,显然内心十分的不平静。

先不说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看出架有问题的,但说这个架的机关吧。它明明就隐藏在数千本籍的后面,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机关在那里的?如果说慢慢找出来的也就算了,可这家伙就跟自己家的一样,没说两句话就把手伸向了那些籍、把机关找了出来。。。

还没等他郁闷玩呢,那个“混/蛋”又他么的大惊小怪了起来。

“嘿嘿嘿,小皮,快过来。我帮你找到了一个藏宝室。你瞧,这里有个这么大的保险柜,咱们要发财了。”

站在后面的皮尔斯,听到他这话差点一头摔倒在地。还有比他更无耻、更不要脸的人吗?这他么明明是他的庄园,是他的房,怎么就变成“咱们”了?

然而看着方远山“欢呼雀跃”的样子,想到刚才自己否认房里有机关的话,他脸颊抽/搐了一下还是道:“这个保险箱这么大,我又没钥匙,看来是开不开了。”

一听他这话,李富贵脸上更是露出古怪的笑意。自己这个老板手段鬼神莫测,区区一个保险箱还不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情?

正如李富贵所料,方远山没让他失望,根本没用什么钥匙、密码的,直接把手伸向了这个高约两米五、宽也有两米开外的大保险柜。

“咔哒、咔哒”

在皮尔斯下巴都快惊掉的眼神中,方远山直接转动转盘,然后这个保险柜竟然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