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28章钱没了

与许多意大利北方城市不同,那不勒斯的移民数量少得多,居民中百分之九十多为意大利人,而且绝大部分为女性。至于男的都跑到北方去找工作了!

来到这里的人,除了旅游者之外,绝大部分为中东、西欧小国的毒/品贩子、小偷、抢劫犯,再加上意大利盛产的足球流氓,使得这一片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那不勒斯“君士坦丁堡教堂”的街对面,行政划分为十八区。这里因为有几个天然良港、再加上有地下黑手党徒活动的迹象,是那些犯了罪的人最爱来得地方。

至于为什么喜欢来这里,很简单,只要你有钱,哪怕是在本国杀了人,他们也会庇护你的。

看着前面那个艳红色的外墙建筑,开膛手斯帕克抬抬下巴到:“老板,那个家伙现在就在里面,估计正在睡觉吧!”

方远山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都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放下手腕问道:“这个家伙每天几点睡啊?”

“可能是突然拥有大笔的金钱吧,这个家伙最近挺嗨皮的。每天睡到下午一点钟,然后到街头的那家意大利餐馆里大吃一顿;两点半左右去听歌剧;到了下午会到第五大街那边的赌/场里转悠一圈;随后找个女人陪他一起吃饭,之后可能再次去听歌剧、又或者继续到赌/场里。”

“呵呵,真是挺嗨皮的!”

冷笑了一下的方远山,透过车窗看着对面三楼蒙着窗帘的窗户,又问到:“听说他身边有几个黑手党徒是怎么事啊?”

“据调查,他有一位远房亲戚是黑手党徒里的小头目,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才选择来那不勒斯的。”

就在说着话的功夫,斯帕克的耳麦里传来了一阵响声,跟着他道:“老板,杰森他们搞定了!”

“呵呵,走,上去看看!”

往下走着的方远山,脸上带着笑意,心里也是非常满意。有一帮能干的手下,像这样的“小事”根本用不着他出手,斯帕克他们处理的一点也不比他差。

酒店大堂里的值班人员见到三四个大汉走进来,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随后又低下头看起了他的足球。

进来的方远山四处看了看酒店的摆设,朝斯帕克问到:“这个家伙搞了不少钱啊,怎么住的地方这么破烂?”

“嘿,这里算是附近比较好的了,其余的地方还不如这个酒店呢!而且这里是他那位亲戚的地盘,住着也更安心。”

“喲,我们跑到人家的老巢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哈哈,我们也是这样觉得的!”

现在的斯帕克他们真的非常轻松,在见识到他们老板诡异、恐怖的手段之后,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这个老板摆不平的,“小小”一个黑手党势力区,真得不放在他们眼里。再说了,他们又不是来火拼的,只是帮老板来“拿”他的钱,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坐电梯,几个人从楼梯上到了三楼,在那个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摆了一张长凳,上面坐了一个身材健壮的大汉。不过此时这个大汉却是闭着眼睛的,身体直直的靠在墙上。

“没搞死吧?”

斯帕克咧着嘴道:“哪用得着杀掉,估计是打晕了!”

走过去的他看了一眼,果然不错,这个大汉的胸膛还在一起一伏着,不过却没什么知觉了。

刚刚走到门口,没用斯帕克叫,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元高阳那张贼兮兮的笑脸露了出来。

“这个家伙可真会享受,一个不够还找两个。”

听到身后元高阳的话,走进房间的他朝床/上看了一眼,原来这个以利亚罗兹玩shuang飞,找了两个高头大马的洋妞陪他销/魂呢!

见他进来了,床边的李富贵拽过床单盖在了两个赤/裸/着的大洋马身上。至于同样裸/着的“罗兹”先生,李富贵可就没那么好心了!

经过电视机旁边的时候,地上同样也趴伏了一个大汉,他伸出脚把他的脑袋勾过来看了看,估计也是这个家伙的保镖。

坐在床/上的以利亚罗兹,嘴上绕了两圈封箱带,侧着的身体把绑缚着的双手也给露了出来。当见到方远山进来后,他的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嘴里“呜呜”的想说点什么。

等方远山走到床边的时候,元高阳搬了把椅子放在了他的身后。等他坐下时、李富贵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把罗兹从床/上拎了下来,然后压迫着他跪在了他的面前。

方远山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年纪不算太大,也就四十五岁左右,高鼻梁、蓝眼睛,皮肤可能因为常年风吹雨淋的原因,跟他白人的名头有点不符,反而有点黑。身材也没有那种中年发胖的感觉,非常的健壮。

对于这个身兼矿长、总经理、以及技术总监的中年男人,方远山其实还是挺看重的。名牌大学毕业,从事地质勘探以及金矿开采数十年,经验非常的丰富。

正是因为这样,当初在买下“蒙蒂斯”金矿的时候,方远山并没有撤换了他的工作,还是一如既然的让他该干什么干什么。可惜没想到,这么一个“老实人”,做起事来也是不计后果。

见到他还在“呜呜”的哼着,方远山抬抬下巴示意了一下,李富贵伸出大手把他嘴巴上的封箱带揭了下来。

“老。。老板,我该死,我错了,您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呜。。。”

胶带刚刚揭掉,这个罗兹立刻大声求饶了起来,并且弯下腰来不停的在地板上磕头如捣蒜。

“饶了你?行啊,那你说说你到底有哪些地方值得我饶了你的?今天我心情还算不错,只要你说的好,我就饶你一命!”

还在磕头的以利亚罗兹,趴下的身体慢慢的抬了起来,带着哭腔道:“老板,我帮您。。。帮您。。。”

他刚想说“看在他为金矿干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可一想方远山也是刚刚才买下金矿没几个月,随后蒙蒂斯就防化处理了。再之后满打满算他帮远山集团干了没两个月,谈什么劳苦功高?

甚至应该是他对方远山感恩戴德才是,谢谢他没有把自己开除,还把工资、奖金、福利给提高了。

一滴血珠顺着额头流到了眼角,这个总监眨了一下眼睛,还没干涸的泪水和着血水一块滚到嘴角。他的舌头尝到了腥甜和苦涩!

“呵呵,是不是说不出来了?那好,我帮你说。劳资一个月给你二十万雷亚尔,给你配车、配房、配司机,就差给你配女人;另外还答应你各种优越的福利、年假。就是想让你帮我好好管着蒙蒂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方远山一番话说完,别说地上的罗兹了,连站在旁边的弗兰克、李富贵还有元高阳他们都是一脸不屑的表情。

如果自家老板有哪点对不起他的那还好说,比如工资没到位啊,让他“食不果腹”什么的。起码也有了一个背叛的先决条件。但是这么高的工资拿着,基本也就生活无忧了,为什么还要想不开的去铤而走险呢?

“为什么呢?说说原因!”

听到他的问话,地上的罗兹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呜咽”道:“老。。老板,我。。我玩赌/球,输了一大笔钱。人家。。。人家逼着我还。要不然。。要不然就。。。”

“呵呵,我说呢!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也没兴趣继续问别的了,直奔主题的问到:“我的钱呢?带我去拿钱!”

地上的罗兹一听到“钱”这个字眼,脸色更加的苍白,颤抖着语气道:“钱。。钱。。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