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11章喜怒无常

“咚咚咚咚咚。。。”

“啊。。。”

“咚咚咚。。。”

死神的怒焰喷射着,掉落下来的弹壳把地上贝西莫给烫得尖叫不已。然而那个“恶魔”没有丝毫的停歇,手中粗大的枪管、那长长的火焰足有一尺长

两百米外那栋五层高的楼房外墙、被方远山手中已经可以称之为“炮弹”的子弹给打得千疮百孔,里面正拿着榴弹发射器的军装男子,被“炮弹”在第一时间就撕成了碎片。

要不是子弹偏了过去,恐怕发射器里的火箭弹在第一时间就爆炸了,那样方远山也不用进去了。因为这座基地看起来像头头的人全部集中在了上面。

楼房里的人被这密集的“炮火”给打得再也不敢露头,全部趴伏在了地上,动也不敢动。

“尼玛的,贱骨头,我方远山不发火、你们他么的全当劳资好欺负呢!”说着话的功夫、他手心一晃,那挺机载速射炮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地上的贝西莫除了的伤痛外,心里更是震撼莫名。他知道自己很可能发现了对方最大的秘密,这个人如果不出意外,真得如之前预料的那般,有特异功能!

想到这里的贝西莫、惊得心脏“嘭嘭”直跳,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但随后他想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情,对方这样毫无顾忌的在自己面前显露特殊能力,他这是。。。是没打算放自己活口了?

“嘭”

一拳捣在这个大校的脖颈上,然后扔进了“空间”。反正正如他自己预料的那般,方远山本来就没打算放过这个家伙。至于为什么,很简单,他看到他那阴鹫的眼神就很不喜。

方远山的身影在晨光下拉出一道长长的虚影,朝着那边低矮的楼房快速的接近着。路途之中忍受着晃动的感觉开启了四维图像、在三百米范围内仔细的搜索着,没有见到什么活人后,他才再次关闭了四维图像。

“哼”

见到楼上的家伙居然再次试图去拿那架榴弹发射器,他算计了一下距离,随后那个榴弹发射器已经凭空消失不见了。等这个军装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方远山已经如一道狂风般的冲了上来。

“是不是很惊讶?”

看着近在咫尺的枪口,这个军装男子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可惜方远山根本没给他话的机会。

“嘭”

迸溅的鲜血、脑/浆喷出了数米远,趴在他身旁不远处的那个“克罗夫茨”先生正抬起脑袋朝这边看来,顿时溅了他满头满脸。

“呕。。呕。。。”

伸手抹了一把脸的“克罗夫茨”,在见到手上挂着不知是肉沫还是脑/浆的物体时,再也没有忍住,开始大声的呕吐起来。

“你/麻/痹的,你要是再敢动怀里的枪,劳资就把你的脑袋打得稀巴烂!”

两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在听到方远山这话时、又看了看地上已经死去的军装男子,到底还是没敢去掏怀里的枪支。

地上一具少了半边脑袋的尸体,加上之前被“机载速射炮”打成三截的男子,此时这个两百平左右的会议室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其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硝烟味。

看着房间的地板上趴伏的十几人,方远山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事情已经这个样了,哪怕让他重新选择一,他还是会这样做。

在他枪口威逼下,地下的数十号人没有一个敢异动的。这样一个杀红眼的人,只要有任何轻微的动作,恐怕都会成为枪下亡魂,他们可不想去触这个眉头。

站在房间中央的方远山,四维图像朝楼下看了看。如同坎普斯、国安局一样,这个基地同样也有地下室。不过可能是知道上面发生了大规模的交火事件,下面的人已经把通道口从内部给封闭了。

反正这些地老鼠也跑不掉,方远山也暂时由得他们去了。

“乓”

一把实木椅子被他顺手拎了过来,椅子腿在跟大理石地面撞击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把面前的一条残肢踢开,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六点三十五了,再过一个半小时,很可能整个巴西甚至全世界都会知道今天发生在里约以及“圣埃斯皮里图州”的屠杀事件。

如果他不能在这之前把所有的对手给杀得精光,他就要面临着无穷无尽的唾弃、谩骂以及攻击。

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但如果还有一线机会的话,他还是愿意去尝试一下。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几个傻女人无怨无悔的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

如果自己真的成为全世界不受欢迎的人,在自己没有强大武力之前,这些女人恐怕要活在麻烦之中了,同样的也要背上骂名。

眼珠的利芒一闪而过,嘴里道:“都站起来,奉劝你们一句,最好把枪给我扔在地上,谁要是跟我玩花招,我就他么的送他见上帝。”

“噗通、乓、咣当。。。”

一个、两个,从地上爬起来的人基本都非常识趣,第一时间就把身上的武器给仍在了地上。不过有几个人还心存侥幸心理,在把上身的武器扔掉之后,留下了腿上绑缚的“掌中雷”一类的武器。

“乓乓乓”

连续三枪,那几个身上还留着武器的家伙全部仰天栽倒在地,大滩的鲜血很快的从他们身上喷射而出。

“草/泥/马的,把劳资的话当耳旁风是吧?”

房间里的人见他喜怒无常、说杀人就杀人的时候,刚有点蠢/蠢/欲/动,坐在椅子上的方远山、左手竟然又出现了一把大口径手枪。

“现在我问一句你们就答一句,如果考虑时间超过三秒,我就杀人。如果答的驴头不对马嘴,头被我证实是骗我的,一样是死。”

说完之后、方远山枪口指着面前穿着西装、身材瘦削的老男人道:“现在你给我滚过来!”

对于他没有任何恭敬语气的话,“克罗夫茨”面上不敢有任何的表情。这个椅子上的男子明显的已经癫狂了,这样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万一不顺心之下、把他给打死了,那真的死得太冤枉了。

“你叫什么名字?”

“卡姆克罗夫茨。”

“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着一头浓密黑发的克罗夫茨,保养得非常不错的面容怔了一下。刚想编个瞎话的时候、随之就想到这个男人“考虑时间超过三秒就杀人”的话,嘴里毫不迟钝道:“我之前是巴西商贸部部/长,同时是巴西2010总统竞选人。”

跟着又道:“我到这里来,是应邀到军营来演讲的”

方远山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他的面孔,随后抬起了手中的枪口,直直的对准了他的脑门,腮帮子上的肌肉跳动了几下说到:“再给你一次机会,后面一个问题重新答,如果还是这个答案,你就可以去死了”

“呼。。呼。。。”

被他暴戾话语吓得脸色惨白的“克罗夫茨”,在深呼吸了几次之后到:“好吧,我说实话,我过来是因为远山集团的事情。”

“继续说”同时他的手中/出现了录音笔,开始录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