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08章 杀。。。

“现在什么情况了?”

“刚刚连线戈韦纳多岛,空军基地还有安全部的人都已经收队。不过从之前的热成像仪里分析,巴比特副总统,安格斯部/长、还有玛卡莫迪斯少将都被对方俘获,另外对方手里还有数十名安全部、跟海军基地里的高管在内!”

听着里约渐渐失控的局势,卢拉西斯尔使劲的按/压了一下眉头,他感觉自己的偏头痛又犯了。再有几个月他就要卸下总统的重任了,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意外。

心里考虑了片刻、等睁开眼才问道:“对方的人员身份确认了没有?”

站在西斯尔总统面前的是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中年人,在他的话刚说完就接到:“还没有完全确认,不过根据线索判断,现在在海军基地办公楼里的人应该正是方远山。”

“呼”

这位“深受巴西人民爱戴的总统”卢拉西斯尔,在中年人的话说完之后跟着问到:“罗赛福知道这件事了吗?”

“刚刚那边打来电话,已经有人准备着手开出一号通缉令,全力捉拿方远山归案。罗赛福女士因为目前没有任何公职在身,所以她不方便插手”

听到手下的答,西斯尔的眉头再次深深的皱了起来。这个他一手拉起来的下一界总统有力竞争者、“艾蒂尔罗赛福”,竟然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含糊其辞,实在是不像她的一贯作风。

“你通知下去,这件事给我严密封锁,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把这件事向外扩散。另外给我通知附近几个州的部队长官,让他们各司其职,不得派人前往里约州,有任何问题让他们打电话给我。”

一连串的命令下去,等这个中年男子退下后,他的目光投向了飞机旋窗外的天空。那里有一丝曙光正透过密布的云层往下面的大地上洒去,看那样子,今天也是一个艳阳天。

对于西斯尔来说可能是一个艳阳天,但此时方远山的双眼却如数九寒冬般一样冰冷。听到面前这位副总统的话,他的心情没有因此而松下来,反而扯起了嘴角冷笑道:“总统特/赦令?你在逗我玩吗?你知道我今天杀了多少人?”

据他所知,特/赦令是巴西总统的一项重要的专有权限,不受任何机构的干涉和限制。赦免权适用于在巴西一切法院判决中被宣告有罪的人。

特/赦令分两种:一般赦免和特殊赦免。一般赦免又叫大赦,不指定特定对象,赦免的对象可能是罪名或刑罚,所以在判决的前后皆可进行;而特殊赦免须指定一定对象,赦免的对象是刑罚,所以必须在宣告罪名并且判处刑罚之后才能进行。

不过像方远山现在的情况,如果想让巴西总统为他使用特/赦令的话,希望非常的渺茫,甚至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在那么多人面前杀了人,甚至坎普斯那边的基地里被他整个的给扫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特/赦了,头等这届总统卸任,下一届的总统还得找他麻烦。

最关键的是、巴西大选正在进行当中,很快就会换届了。。。

站在方远山面前的詹姆斯巴比特没有任何犹疑的解释到:“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巴西总统可以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秘密赦免。这项权力同样不受任何机构的干涉和限制,甚至绝密等级不受巴西现有法律的限制,长达50年之久。”

看着天空渐渐晕开了的颜色,方远山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那种久违的感觉又来了。一瞬间他的心脏如同被巨人的大手攥紧一般,令得他透不过气来。

“所有人都他吗给我闭上眼睛,快。。。”

一句话刚从嗓子眼里冒出来,方远山、包括作战室里的二十几人凭空消失不见。话音仿佛还飘荡在空中,在这座海军基地大楼的正前方,一束带着尾焰的火光冲着他们所在的楼层猛扑而来。

“轰”

一声巨响在戈韦纳多岛上空传开,连远处的里约热内卢市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早起的人都朝着东南方向看来,那冲天的火光还有浓浓的硝烟即使隔着数十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海军基地被偷袭了吗?”

“哇哦,今天是狂欢节吗?海军基地都放起了烟花“

“,这他么是炸/弹。。。”

“快看,那边有直升机在盘旋。。。”

当那颗炸/弹朝着方远山飞去的时候,他人已经跟着躲进了空间,双/腿还有一丝颤抖,嘴里大骂道:“草/泥/马的,这是亡我之心不死啊。你玛戈璧的,劳资今天跟你们拼了”

没有管那些被关在大铁笼里的几十号巴西政府高官,算计着时间的方远山,在感觉爆炸过去之后,眼睛朝着远处的墙角看了一眼。

“嗖”

两套加厚型防弹服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不放心之下,还在外面套了一件生化防护服。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后,带着一丝阴狠的笑容、脑袋微微晃了晃,随后又从空间里退了出来。

“呼”

仿佛是感觉到有人靠近了,已经被炸塌半边的楼层里、那炙热的火焰拼命的往他身边涌来,滚滚的浓烟也在破烂的房间里翻滚着。

被导弹炸出一个豁口的作战室,狂风正在外面肆虐着,把房间里还没有燃烧起来的物品、文件统统的卷出去,在半空中飞舞着。

带着厚重帽子的方远山,眼睛朝外面看了一眼,透过浓浓的烟雾还能看到、正有一架直升机在外面虎视眈眈着。

“尼玛逼的,这些人看来也是狗急跳墙了。”

已经冲出房间的方远山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在这样的海军基地里,有人竟然违抗上峰命令、并且朝着自己的老大开火,这已经是赤/裸裸的谋杀了,想要把他和这些人一起埋葬在这里。

由于爆炸的原因,此时楼道里的消防管道已经破裂,到处在喷洒着水雾。在楼道里狂奔着的方远山,已经重新戴上了面具,至于那个湿透了的防护面具被他重新塞进了空间。

带着一身的杀气和水气,方远山一路狂奔出了海军基地的总部大楼。天空那架朝他发射火箭弹的直升机在盘旋了两圈之后、朝着东北方向飞去。

由于事出突然、等海军基地里的人明白怎么事的时候,那架直升机已经远去了。

“今天劳资不把你们杀光就不姓方”

没有想为什么这架直升机能安然突破地面雷达的搜索、对着海军基地的总部大楼开火。这种事不出意外还是他自己惹出来的祸,那架直升机里的人应该是早先过来支援的,然后可能是接到了背后人员的指令、悍然对海军总部大楼发起了进攻。

“呼”

“呼”

“杜克卡西亚斯”、“彼得罗波利斯”、“乌巴”,这些里约州里的市镇居民、在大清早就见鬼了,一道人影以超过小汽车的速度在他们面前狂奔而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呢,那道人影随之就消失了踪影。

已经被刺激得完全失去理智的方远山、誓要把这些在背后算计的鸟人给杀得干干净净,让他们知道他方某人一怒血尸遍野

正所谓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