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95章不解风情

“卡特里先生再次以他无可辩驳的实力夺得了本次地下赌王大赛的冠军,让我们为他欢呼吧!”

“啪啪啪。。。”

随着周围黑压压的人群响起的热烈掌声,已经下台的方远山也跟着轻轻的鼓起了掌,嘴里笑道:“这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对于他想表达的意思、程明辉很能了解,倾过身笑道:“这里面有一部分本身就是靠赌为生的,还有一些也是博彩业巨头之类的人物。他们对于这一套约定俗成的规矩心里都明白,也不会去说什么。而绝大部分喜欢赌的人是不会知道这里面猫腻的,也就无所谓自欺欺人了。”

“那你意思他们这是钓凯子,钓到一个是一个喽?”

“呵呵,差不多吧!而且他们也确实需要这个名头去镇场子,免得什么阿猫阿狗去砸场子。”

从四楼的赌/场出来后,一个人走到了游轮的船舷边,看着傍晚的红霞铺洒在下面船头的甲板上,那一层血色看起来竟然带着几分残酷的美。痴痴的望着海平面,久久的不愿离开。

“这位先生好雅兴,没去找个美女谈谈人生吗?”

听着耳边这略带调侃的女声,方远山转身看了过来,见到是上午坐在他对面的那位欧美女人,龇牙笑到:“你不也一样嘛,船上这么多的帅哥、你怎么没去找一个的?”

穿着一身大红色晚礼服的欧美女子,朝着他款款的走了过来,到了他旁边时伸出皓腕搭在了栏杆上,看着海天尽头的红云自言自语道:“好长时间没见到这么美的景色了。”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方远山的嘴角歪了歪。看她这个样子也是生活阔绰、衣食无忧,搞得现在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忧郁的表情,难不成还指望他去“安慰”一下?

见到这个女人还在呆呆的看着海面,他龇着牙道:“有什么好看的,红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丑。”

“。。。。”

被他这一说,弯腰撅臀趴在栏杆上的女人、扭过头来白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他太不解风情了。

“嘿嘿,哥们不解风情、但是擅解人衣。”

跟罗兰那个神奇的女人斗了很长时间的方远山、别的没学会,对于女人的眼神他是掌握了一定解读技巧了。见到这个女人用幽怨的眼神看他,方远山自动脑补了一句,身后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女人。

三十岁上下、目测在一米七二以上,这个身高在欧美女人里也不算太出众;身材挺不错的,前/凸/后/翘,在大红色修身晚礼服的包裹下,勾勒出一丝致命的诱/惑。

另外就是脸型了,一头乌黑的秀发挽了个髻用发夹别在脑后,几根发丝顽皮的挂垂在了脸蛋上,算上在欧美人里比较柔和的脸蛋,整个看起来还算是方远山认可的一种欧美美女。

“好看吗?”

弯着腰的女人,随着说话的动作、一线深不见底的沟渠从脖颈下露了出来,让本来打算嘴硬几句的方远山吃吃道:“还行,就是胸小了点。”

这个女人雪白的贝齿咬着下嘴唇,随着他的话语低下头来看了一眼,等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经满是笑意了。“咯咯”笑到:“你们亚洲男人不是都很含蓄的吗?”话外音就是你怎么这么色?

“切,我遇见的欧美女人也很保守。”

“咯咯”

这个身材妖/娆的女人、在听他说完之后、顿时笑得是花枝乱颤,浑身上下跟着一阵抖动,把方远山看得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在这个女人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上几记,让她再勾引哥们!

“笑笑笑,当心下巴合不上去。”

“咯咯。。。。”

听到他的话,这个女人笑起来更凶了,跟着干脆趴到了栏杆上,一只手捂住了小肚子,肩膀不停的耸动着。

好一会这个女人才直起了身子,用手撩了一下被晚风吹乱的发型,抬起涨红的脸色道:“这位先生真是太幽默了。”

看着这个女人娇/媚的脸庞,还有略带急促的魅惑声,以及那淡淡的幽香,方远山的心跳加快了起来。他怀疑自己要是现在邀请她去滚床单、这个女人也不会拒绝的。

没敢继续看她,方远山也学着她把手臂放到了栏杆上,看着渐渐沉到海里的红霞问道:“你是特地过来跟我聊天的吗?”

还在看着他的女人,见他竟然避开了自己的目光,眼睛掠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上半身往前靠了靠道:“下午的比赛你是故意输的吧?那个拉曼给了你多少钱啊?”

顺着海风、他的鼻孔里钻进来一丝女人身上的体/香,甚至由于这个女人贴的过近,她的鬓角长发都吹拂到了他的脸上,撩得他皮肤上痒痒的。

“你如果还想说上午的提议,我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不知道是算准了方远山会同意、还是那个拉曼对自己的口才很有信心,反正在休息室里他已经拿了人家的钱,而且是一笔不菲的数字,他也不好出尔反尔的继续给人家添麻烦。

旁边的女人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有所气馁,继续在旁边说到:“我不知道你跟拉曼先生有什么协议,但其实这件事跟你们之间的协议完全没有冲突,怎么样,要听听吗?”

反正也不饿,而且跟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聊天、确实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方远山也就顺势点头道:“那你就说说吧。不过提前说好哦,我可没答应你任何事情。”

“咯咯放心,我不会把你给卖掉的。”

女人整理了一下脸上的发丝,跟他一样重新把目光投向了海平面,嘴里道:“今年年初内华达州传来消息,州府将增加两块赌牌,从原来的十二家变成未来的十四家。其中一块被赌业大亨韦恩跟他的几个合作伙伴给提前预订了,剩下的一块现在还不知道花落谁家呢!”

“你该不会是让我跟你一块去竞争吧?那可不是一个好主意,而且我也没钱。”

说了一句的他,脑子里已经转悠开了。赌牌这个东西对于博彩业来说太重要了,而且也不是一般人能玩转的。方方面面的人际关系要到位不谈、最主要的是想参与赌牌竞争,那需要很多的真金白银,以他目前的现金去竞争,根本是不用想的。

旁边的女人根本没容他多想,跟着说到:“钱的事你不用操心,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到时候要是能拿到赌牌的经营权,我们会给你干股作为报酬的。”

“哦,还有这种好事?那你就说说什么事吧!”

起风了,靠在船舷上的女人似乎是有点冷,右手往上抱了抱,看着方远山道:“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去吃点东西?咱们边吃边聊。”

“我也正有此意”说完两个人并肩朝用餐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