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88章 春梦了无痕(二合一)

“什么?你们住在香江半山?”

“妈,你这么一惊一乍的干嘛啊?”慕容婉伸头朝外面看了一眼,见到方远山正跟自己的父亲谈得热火朝天呢,当下又缩了脖子,朝着自己的母亲嗔怪道。

张芳华压低声音问到:“那边的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啊?”

“当然是买的了。那边的房子怎么可能出租呢?”

“多少钱啊?”

看自己母亲一副好奇的神色,慕容婉“嘻嘻”笑了起来,伸手搂着张芳华的肩膀,凑过头去道:“我不知道。。。”说完赶忙站起身“咯咯”笑着跑了出去。

“这个丫头。。。。”

“来,小方吃个虾”

“谢谢阿姨”

“小方啊,你阿姨做得水煮鱼很不错的,你可以尝尝”

“谢谢叔叔”

看着方远山僵笑的表情,旁边的慕容婉红着脸在那里偷笑着,不时的抬头朝他看看,然后继续低下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一顿吃了快一个小时,方远山感觉自己的脸都有点僵硬了。之后慕容婉的爸爸又拉着他去喝茶,热情的快让他受不了了。等到了10点钟的时候、当他提出离开的时候、慕容婉的妈妈笑着道:“今天时间不早了,小方就在这里睡吧,家里房间多。”

所谓盛情难却,跟慕容婉认识都快一年了,到现在才过来拜访。难得未来的“丈母娘”没怪他、还留宿,他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洗过澡一个人躺在客房里,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他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巴西。那边现在刚刚能收支平衡,不过随着伴生的铁矿、铜矿之类的出售,也会慢慢增加盈利的,但这跟他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

铜铁矿是淡水河谷的主营业务,以他目前的能力肯定是不能虎口夺食的,他也没想过虎口夺食。只要能兼并巴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宝石矿,那以后世界有色宝石市场上、他的话语权就会变得举足轻重。

权势权势,肮脏的政/治游戏他是不想参与了;但是势力必须要有。以他现在的本事、多少钱都能弄到,但是那又怎样?他敢拿出来花吗?如果他真的去搞那些银行、金融机构,查不出来是他本事,查出来他就去亡命天涯吧!甚至有得时候根本不需要查出来,只要怀疑是他做得,那些国家机构估计就要对他下手了。

脑海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突然房门的把手动了一下,跟着慕容婉那张娇/媚的脸蛋从门外伸了进来。见到方远山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吓得又缩了去。

“进来啊”

门外的丫头听到他的话,犹疑了一会还是小心的走了进去,右手在身后顺便把门给关了起来。

“你。。。你还。。还没睡啊?”一句话问完、慕容婉的小/脸蛋上升起了一片红霞;眼睛也不敢直视他,在房间里到处看着。那副小模样看得方远山直发笑。

看着慕容婉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想过来又不敢的样子,躺在床/上的方远山也就这样打量着她。

可能是刚刚洗过澡不久,头发还没完全干,有几丝秀发还顽皮的贴伏在脸蛋上。身上穿了一套粉红色的印花睡衣,中裤把半截粉/嫩的小/腿露了出来;脚上一双印着卡通图案的拖鞋,显得特别可爱。整个人透出一股卡哇伊的味道,让人忍不住的想抱在怀里好好的溺爱一番。

门口的慕容婉见他在那里光顾着打量自己,期期艾艾道:“我。。。我就是。。就是让你早点睡觉的。。。”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

送到嘴边的“小绵羊”要是再不啃上一口,那简直该天打雷劈了。床/上的方远山见她脸上快挂不住的准备离开了,赶忙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拉起她的手朝着床边走去。

“你。。。今天。。。今天跟我爸爸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你爸准备什么时候把你嫁给我的”

“啊。。。你。。你真问啦?”

慕容婉一句话问完、抬起头朝方远山的脸上看去,见他一副好笑的样子看着自己,顿时不依道:“哎呀,你又逗人家。”说着小手不由轻轻的锤向了他的胸口,那一副小儿女的娇憨样让方远山都看傻眼了。

“丫头,你好漂亮!”说着他的脑袋慢慢的靠了过去,而慕容婉早已羞得闭上了眼睛。

“呜”

捧着丫头的脸蛋,嘴唇慢慢的凑了上去,额头、眼睛、鼻子、下巴,最后才印在了粉色的檀口上面。跟着两人慢慢的倒了下去

“嗯”

吻着吻着、方远山的一双魔爪不安分了,顺着睡衣的下摆处朝着前方的阵地攀爬而去。身下的慕容婉两只小手死死的压着,然后在他的亲吻下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按/压的手也变得无力了起来。

“呜”

盈盈一握的高耸刚被他抓在手心,身下的慕容婉眼睛一下睁了开来,在看了一眼方远山之后,随后又紧紧的闭了起来。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小丫头如蚊呐般的说到:“把。。。把灯关掉。。。”

“啪”

方远山头也没的把床/上的抱枕对着开关扔了过去,随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丫头啊,可以把外面这件脱了吗?“

“嗯”

“下面这件呢?”

“我不知道”

“哦,我知道了。”

“小婉,你人呢?,小婉。。。”

就在房间里两人已经快要坦诚相待的时候,门外面传来了一声喊声,顿时把这对鸳鸯吓得魂都飞了,在一阵“窸窸窣窣”过后,方远山又把灯开了下来,看着床/上正背对着他穿睡衣的慕容婉,方远山的脸颊都快抽/搐了。他很想对门外的“丈母娘”喊一声“我们已经就寝了,您老人家也去睡吧”,可惜理智战胜了情/欲、到底还是没敢喊出来。

床/上的慕容婉在把衣服穿好后又整理了一下头发,转过身来的时候也不敢看他,朝着房门口快速的走去,临走前才低着头嘻嘻笑道:“晚安、别想我哦”

“我很想你,要不你就留下吧!”

慕容婉抬起头对着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带着一阵“咯咯”娇笑之声离开了房间。

等慕容婉真的离开之后方远山傻眼了,飞机已经起飞,现在却没法降落了,搞得满肚子无处发泄,最后闷头朝着洗浴间走了过去,站在了冷水淋浴下面!

半夜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春梦,梦中的他正在科帕卡巴纳,周围有很多的女孩在围着他转啊转的!他努力的看过去,但是只能模模糊糊看到这些女孩的身材很棒、皮肤也很白。但就是看不见她们长什么样。他也不管那么多了,抓/住一个就抱在了怀里,然后在沙滩上滚啊滚的。

突然之间方远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怀里搂着个抱枕,而身下凉飕飕的一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一早,饭桌上张芳华笑眯眯的看着方远山这个“毛脚女婿”道:“小方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呃。。。非常好。麻烦叔叔阿姨了”

看着旁边“吃吃”笑着的慕容婉,方远山的肚子快要抽筋了。昨天晚上这个粘人的丫头来挑逗了一下,飞机起飞之后她却飘然离去,让他可是怨念颇深。

带着一脸标准“好女婿”笑容的方远山,吃过饭之后又陪着慕容婉爸妈聊了一会,知道他有事要忙、也就没再留他了,由慕容婉家的司机把他送往了江边的工厂。

“老板”

“老板你来啦!”

“。。。”

不知道吕画眉怎么做的,方远山一路施施然的朝着厂区里走去,路过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他这个老板的,搞得他想“微服私访”一下都不行,只能扯着个笑脸一一应。

“老板你来啦。”

他刚走到一座新建的办公楼前,那位新来的总经理吕画眉正好从里面出来,当下迎面走过来招呼道。

三十来岁的成熟/女人、穿着一套纯黑色职业套装,走路之间摇曳生姿,不经意的抬手掠了一下额头的秀发,真是风情万种,把停住身的方远山看的一愣。

走过来的吕画眉轻笑道:“老板,你看什么呢?”说着话的时候,这个女人的双目也微微跳动了一下。

摸/摸鼻子的他讪笑道:“没什么,咱们进去说吧”

“最近厂里怎么样了?”

“嗯,一切都好。不过。。。不过业务比较单一,没什么新的增长点,这是目前最主要的瓶颈。”

说着话的功夫,吕画眉目光偷偷的瞥了一下这位“小老板”。二十七八岁,身价数十亿美金,而且资产还在快速的增长着,她都怀疑以这样的速度下去,这个老板会不会成为华人首富什么的。

听到她的话,旁边的方远山想了想道:“嗯,这件事我想过了。这样,你把这个物流部出去,头重新组建贸易部,以珠宝首饰为主,是开店销售还是找代理商,你做一份策划出来让我考虑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

吕画眉一句话说完,脸上的表情已经兴奋得涨红了起来。

“果然不错,这个老板终于要开始动手了。”

说着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走到了办公楼前。这栋四层高的楼房、主体建筑面积大概在五百个平方左右,就在方远山以前临时休息室的对面。那边原有的一个车棚被拆掉了,换到了那边的大厂里。

大门口的自动感应玻璃大门、在两人走近以后开了下来,对着大门口是一个前台,里面站了一个小姑娘,而在她的头顶上方几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远山国际”。

“老板好”

“嗯”

吕画眉带着方远山在这栋楼里四处看了看,一二层作为厂里办公人员使用,三层为以后公司扩建预留出来的,至于四层、除了总经理办公室还有财务室外,其余的两百多个平方都是方远山这个老板办公所用。

推开门看了看,里面还有一股淡淡的油漆味,不过不是太浓。旁边的吕画眉解释道:“这栋楼连同内部装修,造价320万,财务那边有详细的数据。”

“这么便宜?”

吕画眉轻笑道:“因为厂房是我们的自用地,只要申请一下建筑手续就行。这个造价主要还是人工费上涨的原因,要不还能节省不少。”

两个人在他的办公室里把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重新敲定了一下,之后方远山就开着那辆“t98”离开了工厂。这辆车之前借给了唐兴文使用,不过后来在他离开下海时被他送到了厂里来。

方远山在路上问明地点后赶往了“徐晖区”的建业银行总部。这么大笔交易没有一个熟人跟着、方远山心里有点不踏实,所以把丁翰墨一块叫了过来作陪。

银行方面也非常重视,几位主要领导悉数到场,不过他们没有见到方远山本人。只有胡晓波行长还有华国金交所派过来的一位副总经理接待了他,连丁翰墨都不知道他们交易的详细数目。

中午十点二十到的银行,在下午两点钟以前双方就完成了交易。等坐上车以后、副驾驶的丁翰墨好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但一直都没问出口。

开着车的方远山笑到:“是不是想问卖了多少钱?”

也不知道是因为做了警察的原因、还是以前的八卦之心没有显露出来,此时的丁翰墨一脸的好奇,但还是装出一副你想就说,不想说拉倒的样子。

“两亿美金”

“。。。。”

丁翰墨在心里算了算之后,一脸呆滞的表情。这个以前卖几百万珠宝都兴奋到不行的朋友,什么时候说起两亿美金都能面不改色了?

仔细的看了看方远山的脸,见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丁翰墨迟疑道:“你。。你的那个金矿场这么好赚?”

“哈哈,你想多了。采金成本很高的,起码占据了百分之九十,所以你别看钱好像很多的样子,其实真没多少利润。”

丁翰墨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重新坐好身体,也笑呵呵的说到:“吓我一跳!”

把丁翰墨送到派出所后,方远山把车送了江边工厂,之后又到慕容婉家接上她,两个人再次赶往了机场,买了最近一班的飞机票。。。

“呼”

找到自己的座位一下子瘫倒在了上面,一旁的丫头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小/脸到现在还是通红一片。想到临走时妈妈的叮嘱,她就羞不可抑。

“小方啊,婉儿还小,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要多包容她一点。另外就是安全防护措施一定要做好,她是女孩子,你们。。。”

想到自己那个未来“丈母娘”的话,方远山也是一脸笑意,转头看了看慕容婉,见到她脸色红红如一个苹果般,他凑过头在她耳边调笑到:“你看咱妈都说了,让咱们做好安全防护措施,要不今天晚上先试一下?”

本来就有点不好意思的丫头,这下更是不堪,小脑袋都快垂到胸前了,后脖颈的一片绒毛在肌肤的映衬下好像也变成了粉红色。

就在这时飞机缓缓的滑向了跑道,随后猛得一抬头,朝着天上冲去。。。